第八章 猎魔

    嗖的一声,面前的一团雾被打散了,老王爸爸好像看到什么东西夹着尾巴逃进了大雾中。用内丹充当能源的战术眼镜在红色的雾中像针一样刺透出来,周围的妖物围着他旋转,它们都畏惧这个男人。老王爸爸警惕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敌人,脚下加速,快步向孩子们的位置跑去。

    “铁皮!白蛇!”老王爸爸大喊了一声。他隐约听到了孩子们的应答,顺着声音的方向又跑了大概五十步,终于看见翻滚如热汤般的红雾中出现了两个小小的影子。但是老王爸爸不能不注意到他们头顶盘旋着的妖灵,那两只蝙蝠形态的怪物瞪大了眼睛,好像十分兴奋。老王爸爸见惯了妖怪们嗜血的样子,他不敢犹豫,一只手已经把枪举了起来。

    砰砰砰……老王爸爸对准那一对大翅膀中央便是一顿速射,枪口的闪光在雾中格外明亮,像是池塘中泛起的涟漪。第一发子弹穿透妖怪的时候,妖怪被驱魔的力量灼伤,身上燃起了蓝色的火焰……更多的子弹追过来,只见那怪物在半空中被子弹巨大的惯性东拉西扯,像是跳起了诡异的舞蹈。老王爸爸毫不吝啬,瞬间打空了一个弹夹。那第二只蝙蝠怪物想要逃走,但是老王爸爸早已在一秒内换好了弹夹,又是一次速射。

    老王爸爸蹲下来,他看到自己的孩子们吓得小脸煞白,话都不会说。一看到爸爸,白蛇就开始放肆的嚎哭起来。比他年长的铁皮看起来还要好一些,老王爸爸把两个孩子抱起来,赶紧安慰他们。他看到天空中的妖怪似乎都被激怒了,整片大雾就像是暴风雨降临前的乌云,那雾中不知隐藏了多少只妖灵。老王爸爸暂时说不清这些东西是什么,但是他猛然想起了那突然降临,移平了一座城市的妖族堡垒,不正是笼罩着这样的大雾吗?

    老王爸爸数不清空气里有多少只嘶吼的妖灵,它们叽叽喳喳,像是一场盛大的狂欢,许多声音无法分辨清楚,有的是人类的声音,有的是不属于人类的声音,还有一些根本不是自然界的声音,这些声音混合在一起,让人听了耳朵承受起巨大的压力来。

    他打不过这些东西,当务之急是找地方躲避。老王爸爸眼镜的光芒刺透浓浓的大雾,看到了前方的房子,那是已经变成干尸的老大爷的房子。他急忙一只手抱起白蛇,一只手拉住铁皮,向屋子跑去。妖灵们追了上来,从各个方向把三个人紧紧包围住了。老王爸爸把手枪塞进铁皮手里,命令道:“开路!”铁皮便颤抖着朝天空开枪。老王爸爸也腾出一只手挥砍,面前很快被清理出一块空地,他一步步接近了房屋。

    门没有锁,被老王爸爸一脚踹开了。爸爸把白蛇扔在地上,正有一个妖灵钻进屋来,被他一刀刺中了眉心,化为雾气消散了。铁皮也进来了,老王爸爸把门一关,世界安静了下来。

    “爸爸,你受伤了”铁皮惊慌的说。但是爸爸根本没有察觉,他上下看了看自己,并没有发现什么伤口。铁皮把他的外套脱下来,爸爸看到,那衣服的后背已经被鲜血浸湿。

    更多的鲜血还在不断从他的后背渗透出来。王爸爸立马明白了,这都是那些妖怪干的。

    成年人的理性让他开始思考。这些东西从哪来呢?是这个镇子一直就有的吗?那就可以解释当地人怪异的举动了。但若是这样,那个老人怎么可能没有防备的被杀死呢?是在他们来这里之后才来的吗?是追杀他们而来的吗?是妖族的某种生化武器吗?

    大女儿究竟看到了什么,会让她不顾危险的跑出去呢?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出现在了天上。但是它的光被大雾完全笼罩住了,只有很少的一丝映射到了雾中,把雾也变得明亮起来。气温不断升高,凉爽的体感渐渐消退了。紧张了一早上的王爸爸感觉自己出了很多汗,他敞开自己的衣服散热,却发现那些汗都是红色的。

    上午八点,雾完全消散了。

    对于这诡异的雾,爸爸暂时没有任何合理的解释。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赶紧去找另外两个孩子。老王爸爸的头发很久没有理了,长长的包裹住自己的脸颊,紧紧贴着头皮,一缕缕的垂下来。他的胡子也已经老长,脸上皱纹纵横,眼袋浮肿,整个人看起来极度的疲倦。但是他不得不把疲劳的双眼挣得老大。刚刚的搏斗让他腰间的旧伤有些疼痛,这让他走起路来难免有些不稳。

    道路都能看清了,那令人头皮发麻的血雾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但是地上干枯的鸟儿尸体却暗示这一切都真实的发生过。爸爸发现,他其实并没有跑出多远,只是从镇子东端的旅店跑到了靠近镇子中心的一户民宅。而且他走的不是大路,那个老人的家也是紧挨着一片地,不是对着平整的砖路的。但是,他明明是往山口的方向去的,怎么来到了方向相反的地方呢?

    远远的,爸爸就听到了旅馆内的吵嚷声。这绝不是现在应该出现的情形。老王爸爸脑子突然一阵空白,脚已经不听使唤的跑了起来。他一脚把门踢开,举起枪指了进去。

    他发现,自己的枪,正指着一个不可思议的面孔。

    “砖……砖头”

    面前这个正匍匐在地上的瘦长身体和自己亲爱的孩子居然一模一样。老王爸爸盯着他的脸看了居然有一分多钟,那粗黑的眉毛,狭长的眼睛,高高的鼻子和厚实的嘴巴,不正是他的儿子砖头吗?他额头上的伤疤也不会说谎,那是他四岁那年一次捡垃圾被军队的狗划伤的,那次事故让老王爸爸自责了许久……可是,砖头不是被妖怪吃了吗?

    老王爸爸突然注意到,砖头的腿还是断着的。但是已经停止流血了,也用衣服撕扯成的布条止住了血。但是他的残肢一条比较长,另一条短些,显然是被斜着切下来的。

  是啊,这是自己的孩子啊,是砖头啊……

    老王爸爸突然一把跪下来紧紧的搂住了砖头,像牛一样吼叫着大哭:“儿子……爸对不起你啊……”

    一家人把砖头抬到了房间里。但是爸爸看了一下,心里的阴霾依旧没有消散。

    “你们的姐姐还没有回来吗?”

    孩子们摇了摇头。

    爸爸咬紧了牙。他绝对不会再让自己的孩子遇到危险。他二话不说,转身就去背包里拿装备。然后他叫上铁皮和自己一起,对其余的孩子们说:“我要去找姐姐,你们在这里待着,绝对不许乱跑。”

    砖头看着爸爸的背影夺门而去,伤痕累累的脸上挤出一个复杂的表情。

    风起,吹拂过地上的一缕沙尘。

    地上没有脚印留下,什么线索也没有。老王爸爸凭着记忆找到最后见到女儿的地方,离门口只有几十米。但是现在那里只有一层沙子散在砖路上,什么也没有。

    父子俩沉默了许久,他们都没有任何办法能找回姐姐和女儿。

    “爸爸,要不用无人机吧”铁皮说。老王爸爸点了点头:“把青龙也叫过来。”

    不一会儿,青龙拿着无人机跑了出来。没有过多的交流,直到金属的机械飞上天空。

  青龙还没有忘记,他曾经就是这样操纵着无人机,在战场的废墟中发现了自己的哥哥,然后失去了他……他的心里担心悲剧会再次发生,他有很强烈的感觉,因为这场景和之前竟然是如此相似。他已经对这个精密的机器产生了一丝畏惧,虽然它是他亲自一个零件一个零件组装起来的。

    旅店内,收银员兼老板娘清醒了过来。

    她神态疲惫的拿出一罐啤酒来,狠狠地灌了一口,脸上的表情这才有些放松。这时她好像注意到了自己店里的异样,刚刚好像多了一个人……算了,管他呢,什么店不店的,命都快没了。不过,如果是残疾成那个样子,要不要收半价呢?……

    “姐姐,你醒啦”白蛇在楼梯口一看到老板娘,就立马飞跑了过去。老板娘喝着啤酒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个孩子跑到自己面前,瞪着好奇的眼睛问:“姐姐,那场雾是怎么回事啊”

    老板娘不假思索的说:“宝宝乖,这雾啊,就是老天爷眼睛里进了沙子,揉坏了,所以下起了这样的雾”

    白蛇好像明白了什么:“那,天上也会下红色的雨吗?”

    老板娘笑嘻嘻的点了点头,碎发随着她的笑声垂了下来:“对啊,小朋友真聪明”

    但是在白蛇转身离去的时候,老板娘的眼神里却闪过一丝冷漠和悲凉的神情。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便急忙拿了自己钥匙和手机,转身出门去了。

    老板娘站在镇子的一头,看着绵延出去的平坦砖路。空空如也,就像从来不曾有过人在这里居住。

    她开始向前走,向着想要拜访的第一户乡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