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愉快的主妇犯罪

那些愉快的主妇犯罪

人大多对自己没有把握的事情充满了无尽遐想。

凑佳苗女士。

无法想象她是怎么从那个默默的家庭主妇转型成为一名推理小说家的。

“人只是地球上无数生物之一,为了得到某种利益而消灭某个物体的话,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不是吗?”

“有人本能觉得杀人是坏事吗?在这个信仰薄弱的国家里,大部分人因为从懂事开始就被灌输这种观念,所以才根深蒂固了不是吗?正因为如此才会认为残忍的犯罪者当然该被判处死刑。连这里面的矛盾都看不出来。”

“那个时候,我听到了,珍贵的东西,消失的声音。啪。”

“恋爱什么的,不过是在杀时间。”

“以为会忘了微风中漂浮着夏天要过去了一想你会心痛无声的天空好像要说话了时间它告诉我我爱你全是真的。”

“从今开始是你重生的第一步,开玩笑的。”

“有些事不能懂爱在夏天倒数计时的问我我要瞒着你多久我在那一次下雨就应该说

不要等明年这时候叹息爱情曾经来过。”

                                                                                                                                                          ---《告白》

这里的告白仅仅是字面的意思吧

一个大家都不喜欢的女老师,在她的最后一节课上对自己的学生说他们今天中午喝的牛奶里有两盒里加入了艾滋病患者的血液。

少年A和少年B,把女教师的女儿扔进游泳池的嫌疑人。

少年A杀人只为出名

少年B杀人只为有用。

“这个世界的恶用什么来衡量?只有更大的恶”

“即使他们被定罪又能怎么样?女儿的命还是换不回来”

女老师走了。换来一位激情活力的男教师。

少年B因为艾滋病血液的事情不再去上学,男老师一次一次的家访只能让他更加更加痛苦。

头在地板撞再多下又能怎么样?被少年A当年嘲笑着的懦弱始终不敢去做艾滋病鉴定。

B的结局十分简短,杀掉了母亲,然后自杀。

少年A的故事稍微有点复杂,原因之一是他的脑子还不算坏。

少年A有一个在某大学知名物理研究所工作的母亲,从小就被培养起如何拆闹钟。可惜,有着强大理性思维的女性果断选择离婚,也同时选择了离开了少年A。少年A为了让母亲能够注意到自己,拼命搞起自己的发明,最终在某全国竞赛中获奖。可惜,那天,刊登此事的那天,一个高中女学生自杀的事件做了报纸头条。科学竞赛这件事只在夹缝里稍稍提到过一点。这件事使少年A认识到只有杀人才能出名,才能在母亲眼里收获自己的地位。

这里我就不提期间少年A是怎么认识到有宗教信仰的班长女朋友,又怎么把她杀了故事了。

最后少年A制作了一颗炸弹。

他准备在作为优秀毕业生发言的那天放在讲台低下,炸死所有参加的老师学生。

这颗炸弹当然没有按计划爆炸。

它被女老师送到了少年A母亲的研究所。

它在那里爆炸了。

全书里没有一只好人,到处都是扭曲人性的泡沫。这也许就是凑佳苗女士的风格吧。

如果想看稍微治愈的,可以去看她写的《物语终焉》

即使是治愈系的一本书里还是会漂浮着推理的香味呢。

下次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