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回忆录之2014年8月30日,入学报道。


我不确定用“懵懵懂懂”一词形容高中三年是否恰当,我们每个人看似都目标明确—读大学,但是回头重新审视那段时光,惊觉那时自己努力地太过浅显和无知,以至于错误地定位自我。

无论如何,我都亦步亦趋地走完了那段中学岁月,在2014年的夏天找到了自己未来四年的去向,虽然结果不是那么完满。 2014年8月30日报道的最后两天,舟车劳顿,爸妈将我送进了大学校门。

家乡汽车站到青岛的客车一天只有一班,7:20始发站发车,下午2:30分到青岛汽车北站,在接下来的四年时间里我也成为了这班车的寒暑假常客。那天气温很高,太阳泛着白光直直地蒸烤着汽车站前的水泥广场,虽然我并没有能够站在广场上感受它撩人的温度,因为客车没有进站而是在路边停下了车。

下车后,我和爸妈被人群簇拥着向前走,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行李箱与地面摩擦着发出刺耳的声音。“农大直通车,农大直通车”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不觉如耳,虽然我并没有看到喊话的人,但顺着声音我们成功坐上了一辆已有些人的客车,人潮拥挤中我未来得及环视车站周围的环境,以至于我对那一刻的记忆只剩下人头攒动。车上是和我一样对即将到来的生活充满新奇的一张张陌生稚嫩的面孔以及他们的家长。“100元手机卡,冲一百送156元,这是学校里办的手机卡,每人都要有。”车上,来接我们的人在不厌其烦地推销着手机卡,当然我也办了一张,连手机号都没有看清就放在了书包里,就这样178.....3832这个手机号码跟了我四年,也在四年里被我用作各种信息填写、app注册,而178开头的这一批号码在农大也成为2014级学生的标签。时至今日,我早已忘记在车站接我们以及在车上向我们售卖手机卡的人的模样,更不清楚他们是学生还是移动工作人员,事实上回学校第二天我就忘记了他们的长相。一路上我都在望着窗外,看着从车站到学校的道路、植物、建筑、公交站牌、每一个红绿灯......那一刻我的心里对这座叫作青岛的城市打心眼里充满好奇,虽然它不是我最向往的城市,却是我在2014年至2018年这四年里真真切切要待的地方,那时我还不清楚青岛的市南区、市北区,更不了解什么是“镶着金边的抹布”。学校东门,对,载我们的客车从东门进去。相比于大方气派、进门有一排桥的南门,东门略显寒酸,重点是南门的一排桥据说尺寸仿天安门前金水桥。从东门到南门虹子广场,四年里我走过无数次,A路线,B路线,一个人走,两个人走,一群人走.......对那时的我来说,这一切都还是未知。虹子广场真的没有可以用来遮荫的树,到处是走动的人和不动的车,热的让人皱起眉头。

广场上新生报道如上届以及我们之后的下届一样的阵势,穿着红色礼仪服的引导小姐姐(以我2014年的年龄)举着....,好吧,我忘记写着什么内容的牌子在一遍遍地来回走动,我记得我的妈妈赞美了小姐姐的优雅美丽。报道的大一新生以及他们的家长成为手拿相机的人取景素材,我不知道我和爸妈是否成为某些人相机里的照片。2016级学生报到时,彼时已经是大三的我在校园合适的位置目睹了虹子广场的入学报道盛况,一年一度的由各位新生家长贡献的青农车展也不是空有其名。后来,因为对摄影的业余爱好,我心有想法成为新生入学现场的记录者,无奈心有余而手无相机。

在小姐姐的引导及被告知家长不能走到上面,我独自踏上过了四年我依然不知道有几层的台阶到图书馆二层上交报道材料并且从至今我也不知道属于学校哪个部门的老师手里领到学校下发的相关材料,当然毫不意外此时我已经忘记当时双方交换的材料具体是什么,高考准考证、中学档案、大学录取通知书、校园卡.....那个台阶好长,我转身走下去看到爸妈在台阶下等着我,他们站在偌大的广场一角,旁边放着行李箱。按照报道流程,我和爸妈来到园艺学院的报到处,好像是在广场的西侧。这个我待了一年将我从大一的无知无措送到大二的学院,至今对此我仍是十分感念。“欢迎你。我们是你的班助,这是你的宿舍号、床位号....”.应该还有其他,我已记不起。两位班助,女生漂亮,男生帅气,我对他们充满尊敬,如同低年级崇拜高年级一般。性格使然,虽然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们并没有太多接触和对话,但他们都还不错。我记得在我签字确认报道信息时,爸爸和学院一名老师聊起来,依据我脑海里对当时情景的回忆以及合理的推断,那位老师应该是学院的王老师,只是我没想到一年后我因事与他进行多次交流接触,那些是后话。拿好东西,做好登记,我和爸妈在一位学姐的带领下走回宿舍。一路上,这位学姐温柔的、善解人意的向我们讲着学校里的餐厅位置、充卡方式、宿舍与教室的距离等等事项,得知这位学姐和我是老乡,爸妈很是欣慰,觉得日后彼此会有所照顾。这位学姐确实在以后的一年里经常来到我所在的宿舍,只是并不是来找我,而是宿舍里的其他人。我并不因此而伤心,她喜欢在我们宿舍夸夸其谈、向我们传授一些所谓的前人经验,我只是听着,心里保持一份距离,而我们也没有因为老乡情分有所走近。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彼时她接我的那一份温柔消失殆尽,而我庆幸自己没有和她假意亲近。

东苑2号楼,刚进楼门被坐在一排桌子前的学生模样的工作人员叫住,顺理成章地办了一张水卡,100元,这张水卡好像已经被我淘汰多时。黑暗拥挤、潮湿味重的走廊,一眼就看出比高中时要窄的床板,屋里两三个先到的同学,这是我的宿舍生活环境。没有来得及感受太多,更没有和宿舍同学说上几句话,我就和爸妈走出宿舍,天色渐晚,爸妈还没有住处。我们一路摸索一路问询成功走到东门,彼时我还不知道学校还有个南门。东门外一家廉价的炒菜馆,我们坐在他家露天的桌子旁,吃了那一天的第一顿饭,至于点的什么菜,我当然也忘记了。我们坐的位置刚刚好可以看到学校的东门,出出进进的人有家长也有学生。妈妈交待我在学校要照顾好自己,吃好学好、努力奋斗。爸爸没怎么说话,只是告诉我女孩子在外不要到处玩,尤其是晚上。第一次长时间离开家,很明显他们是不放心我的。太阳已经不见了踪影,将暗未暗的天空中若隐若现的星光。不知道是通过导航还是向人问询,我和爸妈一路走到大润发,因为我还需要购买些日常用品。那段路程于我来说如此陌生,亮起的路灯都能让我新奇不已,大润发,多么生疏的名字。买、买、买之后,我跟爸妈说学校的另一个门好像在这附近,那时我还不知道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南门。无奈天色已晚、人生地不熟,我们转了几圈后没能找到传说中的校门便原路返回东门。大学四年,那是爸妈唯一一次来到我求学的高校,时至今日对于爸妈没能看到学校南门、从南门那排“金水桥”走过一事仍耿耿于怀。四年里我无数次从大润发到南门、从南门到大润发,闭着眼都能走过的一段路就这样生生错过了。缺乏出行旅行必备常识的我,没能早早为爸妈预定到宾馆,东门每晚40元的廉价宾馆早已客满,剩下的一晚200、300元的“高档宾馆”被爸妈果断拒绝。我们走出很远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住处,路灯下我们的身影显得那么落寞无助,在这座陌生的城市,我的爸妈显得无能为力。后来,爸爸说可以去汽车站,全称青岛汽车北站,我们下车的地方。我用高德地图成功为爸妈查询到农大东门到汽车北站的公交车,915或613,这两班车就是农大东门的网红公交,农大之人出行必备,耳熟能详。高德地图,从2014年8月30日起,陪我走过大学四年里我去到过的每一座城市,每一个景点,因为我是个没有导航就寸步难行的路痴。站牌前站满人,我挨着爸妈突然一阵鼻酸心生不舍,周围的人与物如此陌生,我胆怯迷茫。613来了,妈妈把手中提着的购物袋交给我,“你今晚回宿舍收拾好东西,明天我们再过来。”爸妈顺着人群坐上了车。车开走的瞬间,我的泪决堤而下。夜晚10点,第一次来青岛的爸妈还得继续为晚上的住处奔波;夜晚10点,我对身后的大学陌生不已;夜晚10点,我开始想念过往的一切。

我提着购物袋从东门一路哭着一路走回宿舍,我记得我给还未开学仍待字家中的好友打了电话陈述我的委屈与无助,我以为我的朋友们在之后的开学之际也会像我一般懦弱的哭泣,事实证明她们并不会。路痴的我当然没能记住东门到宿舍的正确走法,黑暗中我来来回回转了许多弯路才假装安然无恙地回到宿舍。铺床、洗漱、躺在床上、自我介绍、入睡。对于陌生的环境与陌生的人(当然后来的八个人相处的热火朝天)我向来表现得比较抗拒和拘谨。8月31日新生报道的最后一天,我乘车来到汽车站成功与爸妈会合,问及他们昨晚的住所,爸爸说在汽车站很快就找到了,40元一晚很划算。汽车站依然满满的人,“农大直通车”也还在叫喊着。在汽车站附近,同样的露天菜馆,我们吃上了早饭or午饭,我记得爸爸点了一瓶白酒。坐上汽车北站通往市南区的那辆人巨多的305,我们于上午10点左右来到青岛第一海水浴场,并于10点16分用我的美版苹果4s拍下照片。爸爸年轻时走南闯北或许见过大海,而我和妈妈都是第一次来到海边,沐浴海风,还是比较开心的。日后我分别和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再次来到这里,只是不复当时内心的小雀兴。

匆匆一游我们便赶回汽车北站,爸妈要坐下午2点30分从汽车北站回家的那辆车。在车站,我将爸妈送到候车室,心里又泛起了酸水。妈妈叮嘱我一人在外万事小心,有事给家里打电话。我与他们分别后艰难地挤上回校的公交车,613或915,坐在窗边,我看到妈妈从车站走出,在车窗下再次叮嘱着我一些事情,那一刻我无心她的话,只是和她不停的挥手示意我会好好的,强行忍住不争气的眼泪。车开走的那一瞬间,我的泪水再次决堤。好吧,我承认我太过多愁善感。

至此,我的大学之旅正式开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毛衣吟》 温志龄 一件毛衣织多秋,压在柜底觅难求。 大侄落地即启动,...
    碧野牧歌阅读 140评论 0 7
  • 我叫阿布,刚刚跨过24岁的门槛,向25岁的未知大门迈去,来上海7个月了,过年放假10天,放假的第一天大清早便兴...
    大司马与少司命阅读 142评论 0 0
  • 在我小学的时候,除了一二年级叫我的那个老师比较负责之外,其他的老师真的一点都不负责,特别是我那个六年级的老师,...
    小欣先生阅读 330评论 0 3
  • 四月注定是忙碌的月份。也许是一年之计在于春,农民忙于播种,公司需要在开春就打一场胜利的战役,为下半年的发展争取多有...
    一人独占一江水阅读 234评论 2 4
  • 先说说两者的关系,DataBinding是一个实现数据和UI绑定的框架,而MVVM是一种架构模式,实现MVVM模式...
    容华谢后阅读 5,860评论 5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