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曾是武林高手,后来自废武功,融入社会

96
付岩杰
2015.02.04 13:04* 字数 1736

相比“靓仔”、“帅哥”,付小杰更希望别人叫他“付大侠”。

虽然从没人这么叫过。


其实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练武的事情,因为那些俗人们总会说:

“阿杰,不能加薪,不能泡妞,练这破武术啥用?”

这种不能被人理解的感觉糟糕透了。


加班后的小杰背起又大又重的双肩包,去老地方吃炒饼。

“宫保鸡丁,一份炒饼,切碎点。”

“小伙子练的轻功?”

老板下完单不经意的一问。

“恩?”

心里虽不愿承认,但小杰脸上的表情却很诚实。

“日常大负重,脚尖点地行走。轻功训练的基本方法。”

说罢老板用两根手指掂了掂他的背包,

“就是火候还欠点,可以再加30公斤”。


小杰抬头仔细打量了老板一番。

这种早上与油条做伴,中午和小炒为伍,晚上陪着盖饭的中年人,虽然也很俗,但并不是小杰最瞧不起的那种类型,至少他们出早点档起得很早。


“你是牛大力他们杂志社的吧?”

没想到炒饼店老板竟然还知道自己主编的名字。

“我注意你很久了,个子虽然不高,但常背着个大包很显眼。跟老牛也聊起过你,算不上骨骼惊奇,但聪颖好学是个好苗子。可惜啊……”

“可惜什么?”

小杰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脱口而出。

“现在已经不是练武的时代了。”

说罢老板眼袋后的小眼睛里竟然还有泪花在闪。


“知道金庸么?”

“恩。”这有谁会不知道么?小杰心中不屑。

“其实他是个历史纪实小说作家。”

小杰虎躯一震。

“你小时候就没有觉得武侠小说里面的其实都是真的?只不过是很久之前发生过的事情?”

小杰菊花一紧。

这句话真的说到他心坎里去了,其实小杰一直以为《天龙八部》和《三国演义》是同一类型的作品,坚信古人都是会武功的。直到他爸爸一句都是瞎编的,破碎了小杰的幻想。


“你的意思是?”

“是的,都是真的。”老板拿过一瓶小二,对着小杰坐了下来。

“那现在怎么?”

老板一声苦笑:“知道清末民初四大高手么?”

“黄飞鸿,霍元甲,宫宝田,叶问?”

“屁!铁拳无敌孙中山,天魔共残毛泽东,再世魔王袁世凯,穿林北腿蒋中正。”

小杰无语。

“那时候是个好年代啊,高手比比皆是。钢铁飞龙詹天佑,秋风孤剑李鸿章,各门各派,百家争鸣。说是中原武林的黄金时代也不为过。”

老板自斟自饮起来。

“后来呢?”

“打仗了。”

才一杯下肚,老板就已有点微醺。


“他们那么厉害,还怕打仗?”

“小伙子,你以为中国没出现过个人英雄主义?没用的,齐天大圣也打不过十万天兵,读过《毛泽东选集》么?”

小杰羞愧地摇了摇头。


“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那是个乱世,纵使主席身边聚集了一大群高手,最后也还是靠人民战争才平定了天下。和平年代,不需要英雄。”

“那你们也可以继续练武阿,不当英雄就是了。”

“你见过国贸桥底下修车的大爷拧螺丝用过扳手么?金刚指。你掂量过清华三食堂打汤师傅的大勺么?铁皮铅芯,重百斤。你以为牛大力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广东佛山八极拳王!”


突然小杰想起有次吃炒饼的时候,隐约见到厨房里比划的身影,当时还以为是厨师发神经。


“那您是…?”

“陈氏太极,陈建军。你以为我的炒饼是生来就那么劲道的?”

老板面露笑意。


太极和面,这不是电影《功夫》里的情节么?!

小杰大喜。

“建军师傅,那你能。。。”

“你想学?我教不了你。”

“为什么?”

“我们早都已自废武功,这些只不过是身体的记忆罢了,皮毛的皮毛。”

“为什么?”

“因为寂寞。”


噗。

“寂寞”这词从炒饼店老板口中出来,一股浓浓中二的味道,中年的中。


“高手总是寂寞的,你知道东方不败吧?他没有家人,因为早都死于敌手;没有朋友,因为所谓朋友只想有求于你或是趁其不备,杀掉你好取而代之。没有人能够承受得了这种寂寞,无一例外。所以我们自废武功,融入社会,只为求个老婆孩子热炕头。小子,别瞧不起你周围的市井之人。有可能他便是一个隐藏的武林高手,随便一掌便能将你轰杀至渣阿!”

砰的一声,小二的酒瓶已被老板捏的粉碎。


“所以别胡思乱想了,安心工作吧。这也是老牛让我转告你的,别因为练武的事总是耽误了稿子。早点回去睡觉,这顿我请。”

小杰背起包走出店门,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二天,立春。

北京难得的无霾蓝天,小杰第一次觉得早晨这么精神。

他再也不会瞧不起那些上班族了,因为他发现天桥上拉二胡的大爷用琴声割破飘扬的落叶;他发现公交车司机闭眼开车,却精确地避过每一个行人;他发现办公室的老马屁股从来没有挨过椅子,一直在蹲着马步。

而他自己,也悄悄地往包底多塞了两个15公斤铅块。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