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眠。最近都容易失眠。然后六点多被舍友吵醒。这种令我反感作呕的宿舍生活。这种令我厌恶经营的舍友关系。我容忍这些噪音似乎是表达一种理解她们辛苦学习的情绪。可谁理解我眼睛肿涩的难受呢?当我选择继续升学时我也充分考虑到要继续我厌恶的宿舍生活,我要跟各种性格想法的人再次打交道,因为是同一个宿舍无可避免。我也已经十分厌倦去看每个人的性格特点。曲意迎合别人或假意关心别人都是我在宿舍常做的事。老实说,我并不关心她们,要不是碍于我入党需要群众基础,我根本不想去刻意经营关系,这样真的很疲惫。会不断有人问我,这么多年宿舍生活还不习惯吗?我只能说这个人问这个问题简直是要触碰我的愤怒点。为什么住宿生涯那么长我就一定得适应?为什么人们普遍地认为某个人长期从事或者长期处于某种情况,这个人就是适应了习惯了呢?很简单一个例子,当你长期被凌辱欺压时,你会适应吗?就算你会习惯,但是你会没有任何情绪地去适应或者说接受吗?

把自己的心肠锻炼得冷漠点阴狠点,或许并没有那么烦恼。为什么生出一副好心肠这真是致命折磨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