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夏的理想生活

1、

又是一个夏日的清晨,阿夏被不厌其烦的蝉鸣唤醒。

他揉揉惺忪的睡眼,用力地揉搓一把自己的脸,硬生生把仅存的一些睡意挤出来。他花了几秒钟回忆了一下今天的日程安排,是了,今天陈东要来。他心里生出些雀跃,一骨碌爬起来。

“嘿阿夏,今天还起得挺早!”远处叮铃铃的铃铛声由远及近,阿夏推开屋门,迎面便是那穿着黑衬衫牛仔裤的少年。陈东是阿夏的初中同学,也能算上是“发小”这样的革命友谊。陈东这小子,爸爸是镇上丝厂的厂长,生意四平八稳偶尔风生水起,妈妈是一小的语文老师,从小手里就有点“米”,成绩在班里也是中等再偏个上,再加上一张长得周正的脸蛋,小生活过得十分滋润。阿夏能引起陈东的注意,倒不仅是因为他的少言寡语和微弱的存在感,还有件超乎他生活认知的小事。

小学时的一次春游,班里组织到镇里的“姑娘湖”春游,这帮小孩儿一早就对这湖的名字看不上眼,不过那带着黑边儿眼镜的中年男性一进门,他们就瞬间闭了嘴,像集体憋气的青蛙。“你们...一会儿注意排好队...守秩序...路上小心别踩到脏东西...注意安全...”“四眼儿”推推眼镜,扫视这十几个小孩儿,慢条斯理得叮嘱,然后一抬眼,给予这些精力充沛的“小犬”短暂的自由许可,“它们”便一溜烟儿蹿出这小笼子。

乡间的小路不完全泥泞,有一条正儿八经的水泥路铺设在小犬面前,它们只要不随意“越轨”就能顺利抵达目的地。不过,千万别指望它们个个都服从命令。“诶陈东,去那边玩呗!”班里最壮也最顽劣的大白提溜着“小结巴”阿虫晃过来,向陈东发来探险邀请。“行啊!不过我可不想只和你俩去!”陈东随手拉上离他最近的阿夏,“走呗哑巴!一起去咯。”那时的阿夏,对于自己在班中的立场格外明确,自然也没有异议。

春游前一晚下过短暂的小雨,今天的太阳也并不强势,那股湿润的气息还没有完全散去。四个孩子在这样的好天气里享受、嬉闹着,虽说气氛有着些许微妙。

这短暂的平静突然被一道抛物线打破,四个人一怔,发现是一只蛤蟆。它的身型娇小,大眼睛和腮帮子有节奏得一鼓一鼓。对它来说只是短暂的休憩,对大白他们来说却是个整幺蛾子的好机会。

“诶,你过来。”大白招招手,随后自然地揽过阿夏,“跟你打个赌怎么样?”他指指那只蛤蟆,“你敢不敢踩住它三分钟啊?”阿夏抬眼看看那只浑身疙瘩的生物,低下头沉默不语。“怎么样?考虑好没?你要是不敢,就证明你是个胆小鬼,晚上铁定得尿裤子!哈哈哈!”他说完就自顾自地笑,仿佛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阿虫在一旁冲着阿夏挤眉弄眼,天生一副小走狗嘴脸。“喂喂,大胖子,你干什么?”陈东上前拉过阿夏,仰头问,“你怎么随便骂人啊?再说了,既然是个赌,也要看你要拿什么来赌啊,不然凭什么答应你?”

“好,要是他敢的话,我就把我这个月一半的零花钱都给他!要是他不行...他就要当我的随从一个月,什么事就得听我的!还有...”大白和他滚远的肚子一起挪过来,戳了戳陈东的肩膀,“你!”他头冲向阿夏,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怎么样?你敢不敢?哑巴?”

春天的风拂过两旁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阿夏低着头,时间在他的身上停住了脚步,他抬头对上大白的视线,毫无拖沓的点头。随后,他径直走向那还毫无察觉的生物,毫不犹豫地抬起脚落在了它的身上。

风大了,树叶传出哗啦啦的声音,阿夏抬脚的瞬间陈东不禁屏住了呼吸,他不知道那只蛤蟆会变成什么模样,会不会立刻逃开,抑或是变成一滩肉泥。他看不清阿夏的表情,他感激又意外于阿夏的果敢,却又难免参杂着一些怀疑与惊异。他只能看到阿夏逆光的背影,少年宽大发皱的短袖T恤在风中折出许多纹路,甚至隐约能看到额头汗珠的晶亮,但是阿夏保持着单脚站立的姿势,几乎纹丝不动。陈东不禁想,“真是个怪人啊……”

大白和阿虫起初饶有兴致,绕着阿夏转转,东瞅西看,顺便确保一下蛤蟆的安全。但万万没想到阿夏没有讨饶、放弃,甚至尿裤子,一点儿也没有好玩儿的反应。大白抬手看表,表情也变得越来越难看,“好了到了,我得承认,你赢了。”大白虽然不情愿,倒也讲江湖义气,他走到阿夏跟前,“钱等回去以后给你,没想到你还挺牛,比那谁强。”他斜睨了眼陈东,轻哼一声。

阿夏却没有动,他直视大白,眼神晦暗不明,沉静而不死寂,好像有一种劲儿,黑压压得盖过来,要把大白淹没。大白很意外,他想说一些什么,但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音。“嘁,真怪。走了阿虫,到别处玩儿,真无聊!”阿虫看了眼大白,一歪脑袋,跟上了大白。

阿夏抬了脚,蛤蟆悄无声息地告别了两人。陈东犹豫片刻,对阿夏说,“阿夏,你真勇敢!今天谢谢你啦!我知道姑娘湖旁边有很多小鱼儿,我们等一下一起去抓怎么样?”阿夏终于露出笑意,切换回了春游模式。

男孩儿的友谊来得很快,也欢快得像自行车铃一般,发出清脆的笑声。陈东麻溜得跳下自行车,随着惯性小跑着把车停在自己的专属车位上。

“你怎么才起啊阿夏,昨儿和你说要带你去个好地方,得早点儿!”陈东拿着刚买没多久的肉包和豆浆蹦跶过来,顺手递给阿夏,转眼又看到阿夏手里拿的桃子,摸摸脑袋笑了几声,“嘿!谢啦!你家桃子最好吃了!真是想了好久了!”

“行了啊小东,前天刚来找阿夏玩过,没给你吃过呀?”阿夏的母亲走出来,用围裙擦擦手,挂着慈爱的笑容。“嘿嘿!好吃啊,那可不得想着嘛!我和阿夏先出去啦,谢谢阿姨!阿夏,赶紧拿车去,今天路远!”说完,陈东和阿夏就一溜烟儿跑出了院子。“早点儿回来啊!别呆晚啦!”阿夏妈走出院子几步,冲他们喊,然后摇摇头,“这俩孩子,不知道又要跑去哪儿。”

2、

Z镇是个美丽的城,青山环抱让它多了一份宁静而宽容的气质。这个地方称不上繁华,但也绝不是亟待解决贫穷的程度。镇上的居民主要靠养蚕和外出打工为生,前不久发生了一件奇事,倒是自动为小镇开辟了一条财路。

镇上有座祖传下来的小寺庙,寄居在一座不起眼的山上,多年失修让其只能勉强成型,镇民们也没那颗虔诚的心来保护多年前的钉子户。某个暴雨天,一个汉子急着回家,不巧暴雨让泥土泥泞难走,汉子不得已,只好前往小庙躲雨。谁知他前脚踏进寺庙,后脚就听到一阵轰鸣。惊觉回身,只见庙前的一块大石缓缓碎裂。一眨眼功夫,又一道闪电便凛然落下,四四方方砸到那块大石上。那瞬间的震荡堪比宇宙爆炸,让汉子暂时失了五感。片刻,他心里生出些莫名的好奇,便捂着脑袋走出庙门查看那石。暴雨影响了视线,但汉子看那巨石的轮廓,隐约有些人形,他提着胆儿走近些许,登时一惊,那石头虽不成形,发挥些想象力来看,似有一人盘腿而坐,此时一束闪电划破天际,汉子看得更加真切,他心中暗呼“噫!这竟像是座佛像!”

暴雨渐停,空气里飘着湿润的泥土气,这件事经汉子传了第一版本,又被些好事者添油加醋,就成了这一带“百年难遇”的奇闻。镇长听说之后,咂嘴,喝茶,沉思,后来便拿起电话,联系各方神通。不久,那神庙便修缮完成,镇长还煞有其事请来别镇的一书法先生,端端正正题上“万神庙”的牌匾,号称“天神显灵,有问必答”。有了网络宣传和政策支持,这庙慢慢也就成了一景点,不光本镇镇民每逢佳节双休日就带点供品来奉点儿香火,别地儿的香民也按时准点儿来求个签、保个平安顺遂。说起来,这也有资历档少年们的探险基地。

山路不好骑,阳光火辣辣的晒烤着大地,用汗水和光亮刺着少年们的眼。不过俩人毕竟骑行经验丰富,中途也记得休息一下,喝点儿水,终于在中午之前到了目的地。

“嘿阿夏!我们到了!万神庙!这儿可有的逛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星之畔畔, 不知何夕。 云之绕绕, 华之灼灼。 ――这是我们的世界 这是624年的星世纪,一个关于星云畔的故事。 ...
    Dt_gun阅读 107评论 0 0
  • 有时,与一位音乐家的“相遇”,是需要岁月的铺陈,经历的积累,以及一点点的契机。比如,和加拿大老男人莱昂纳多.科恩。...
    海里的鱼66阅读 60评论 0 1
  • 批判性思考 清楚理解:用自己的话复述别人的想法分析:分辨异同评估:分析逻辑是否严谨,支持材料是否充分。推断:通过现...
    Clay黄宇阅读 9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