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likeland作品

那天是五一假期的第一天,4月30号。

考完雅思的我,匆忙和室友吃完饭,坐城际、赶地铁,最终还是晚了几分钟,有些事注定会发生的,就一定不会错过。

我的票是下午3:35的,开车前我们无论如何也赶不到那里,只好不断刷新购票网站祈求能有一张空票让我改签,有时看到有一张票,无奈就是无法改签,不知是被另一个急切的人抢走了还是那只是系统显示的错误,无奈最后只好来排队人工改签。

我早已习惯了到哪里都是人,刚开始尚可淡定的等待在队伍中,可是在外面30多度的天气下,那封闭的大厅更像是一个蒸笼,每个人都好像不知自己处在蒸笼之中,只是奇怪自己为何这么烦躁、眉头总是不自觉地皱起。

橱窗里的每个工作人员都声嘶力竭,无数次的地给缺乏买票经验的人解释没票了,卖不了了,但是人家就是不信邪,仿佛车站有票藏着不卖。

工作人员说的急了,面红耳赤地喊道是真的没票了,有票我哪能不卖给你,怎么说了那么多遍就是不听呢!还在闷热的蒸笼里排队的我心想:要是我,解释那么多遍不通肯定也急眼,只希望到我的时候别对我那么凶就好。

终于到我了,玻璃那头的女售票员一边飞快的敲打着键盘查询,一边随意地用手拂一下从发际线流到下巴快滴下的汗珠,眼睛里尽是血丝,神情略显疲惫,但动作仍是干脆利落保证效率。

我尽量快速简短的说明我要改签到最近时间的车次,售票员竟然告诉我说有一张特等票要买吗,还是5:40的!机不可失,我立即改签那张票,之前担心售票员会对我很凶、很不耐烦的情况也一点没发生,反而很温和。买完票,我真诚的说了声谢谢!

所谓柳暗花明又一村,前一分钟还听隔壁窗口的售票员告诉乘客说只有下午7:10的无座和7:40的有座,当时我心想:哎,不管哪个坐到天津都没有公交到学校了,只能拼黑车,贵不说关键是不知道有没有人会在假期第一天回学校。如此一来,我可以早到天津,还能赶上回学校的公交车!

短暂的喜悦过后,我重新被蒸笼的闷热包裹。

空气中混合着香水的味道、汗水的味道、烟的味道、食物的味道,充斥着售票员的声音、乘客的声音、小孩儿哭闹的声音、行李箱轱辘的声音、广播通知的声音。

封闭的候车厅里充满了水蒸汽,它们吸附在我的头发上,和我自己的汗水一起从发际线兵分两路向下流淌,有的从眉头、鼻尖流过脸颊,最终都在下巴汇聚,顺着脖颈疾速流下,在锁骨处打了个旋儿,迫不及待地冲进衣领的怀抱,我觉得身体愈来愈沉重,很想找个位置迅速坐下休息。

我便开始寻找座位,好不容易发现一个空位,刚走到跟前,发现原来是座位上的小朋友在旁边玩耍,小朋友的奶奶看我来了对他说:你不坐我就给别人坐了啊。我一看原来是一个大约50多岁的大妈领着俩双胞胎男孩儿,我说:不好意思,实在是没有位置了,两个小朋友能坐一个座位吗?

她却说他俩不行的,要不你来坐我这位置?她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提出了一个我不可能接受的建议,我的心理必定是我哪能坐你的位置让你这么大年纪了站着。我只好作罢,心里用:算了,我是年轻人,我站着好了来安慰自己。

之后我到肯德基买了杯饮料只为寻求一个座位。我坐在了一个女生对面,她在和别人打电话,聊着聊着便哭了起来,她向电话那头的人哭诉,也被她对面的我听了来。

我大概了解到她没考上大学,压力很大,自己的妹妹今年就要高考了,肯定比自己有出息,爸妈都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她觉得自己就是个错误,我手中准备好了一张纸巾,准备在她电话挂了后,以给她递张纸巾为开始,听听她的故事,开导开导她。

遗憾的是直到她背着包离开,都没有挂断电话,我换到她坐的沙发凳上,更舒服些。发现脚下有张纸写满了字,我猜是她的,因为我之前也有过心情不好把不满写在纸上的经历。

拿起来一看,果然,她在餐厅的宣传纸上写满了各种宣泄的话,比如能用两脚解决的事情别用一巴掌解决,比如没有WI-FI差评、人太多差评,那么多字,却找不出让她伤心的线索,我看着那满纸的黑字感觉那张纸沉甸甸的,负能量满满,让我忍不住想要迅速逃离,还好过了不久,就到了候车的时间,我有种解脱的感觉。

我的脚步轻盈了许多,速度也放快了。在通过一条宽走廊的时候,那里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人或坐或躺在地上,我匆匆瞥了一眼,看到:一个姑娘无比落魄地靠在墙角抽烟,地上已经有了很多烟头;还看到睡在地上的一对中年夫妇,还有那光着的脚,和脱在一旁随意放置的已经有些破损的鞋,仿佛老远就能闻到令人不悦的气味,他们身旁有个大编织袋,但是很空很瘪,不知道里面之前放了些什么。

那个女孩儿刚刚失恋,男友一句不爱了就可以收拾行李离开,只留下一屋子落寞。七年感情的长流细水,终究抵不过别人一个月的热情似火,她准备坐车去见他最后一面,只是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新欢能让他抛弃了七年的陪伴而奔向新的怀抱,之后她要到一个新城市打拼,在那里没有人认识她,她可以慢慢舔舐自己的伤口,忘记这里伤害她的一切,那痊愈的伤疤提醒她别再重蹈覆辙。

那对中年夫妇刚刚从儿子的大学赶来车站准备坐车回村里。儿子去年考上了北京一所不错的大学,成为家里乃至全村的骄傲,上了大学依然刻苦学习,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当家教、做各种兼职,常常是饭忙的来不及吃,营养不良还饿出了胃病,进了医院。夫妇俩得知消息后,急忙赶来北京看望儿子,还带了很多家乡的吃的还有药材,每天给儿子做些清淡养胃的营养餐,在汤里放些滋补的药材给儿子补身体。就这么陪伴了儿子两周,儿子的病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夫妇俩才放下心来车站坐车准备回村里,离开车还需要很长时间的等待再加上路途的奔波劳累使得他们顾不得形象躺在走廊上休息一会儿。

还有那个售票员。她上小学的孩子得了水痘,她一晚上几乎没怎么睡,给孩子喂水、给水痘上擦紫药水,还要看着不让孩子因为感到痒而抓破身上的水痘留下印子。今天一早换孩子的奶奶照顾,她随便抓了几片面包在地铁上迅速解决完自己的简易早餐,就赶来上五一假期的第一天班。

可惜,匆匆赶路的我,并不知道这些背后的事,作为一个行人的我,只能在遇到他们的时候,不轻易凭第一印象下断论,尽量理解包容,毕竟这世界上多的是我不知道的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