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害怕自己的时间被别人来掌控

我这人喜欢自由自在,干什么事情都有点随心所欲。最怕被束缚,喜欢活得自在。最害怕自己的时间被别人来掌控。

那怕睡个觉,也是早晚不分,累了就睡,没时间观念。虽然从小奶奶一直叮嘱我:一夜不睡,十夜补不回。平时什么都听奶奶的我,唯独睡觉不听她的。经常躲在被窝里整夜的看书。

婚后独立了,更是随心所欲了。有时候遇到一本好书,让母亲把孩子带回家,自己竟然不去上班,反锁上门,躲在卧室里,看它个一整天。有一次下雨了,给我带孩子的母亲来我家,收我凉在外面的衣服。一开房门,我生生地被活捉,被母亲一通大骂。

年纪虽然大了,但老脾气丝毫没改。为追个剧,坐在被窝里,一个四十集的电视连续剧,能二天二夜,一口气把它看完了才作罢。

儿子知道没人能劝得了我,但怕我影响他老爸,给我买了耳机,让我带上耳机看。现在我不用胆心影响别人了,再以不用把声音调到最底。能听个滿意,看个舒畅。

社区舞蹈队经常出去参加比赛,一直邀我去加入。我就是受不了集体排练的时间,几次三翻地回绝队长。最后介绍了二个好姐妹去。

有一次,社区举办话动。没和我商量,就把我编进了时装秀队。我坚决不同意,社区书记是老熟人,看在社区书纪的份上,不得不答应。但警告我的书记大人,下不为例。

可一到有活动,她又要来找我了。说舞蹈表演一定得参于。最后我妥协了,讲好了,平时不参加排练,只参加双人舞表演。叫他们把舞曲给我安插在内,到时我自己会拉一个舞伴去表演。但也下不为例。

社区每年会举办花卉展,我表明了,我人是不可能去的,花可以提供。所以,一到时间,他们会派车子来装。大家开玩笑说,这花展成了我的个人花展。

每次花展后,好多花连盆带花的,都没了影,我好心痛。每个养花人,都把花儿当自己的孩子一样来爱抚的。最受不了它们受到伤害。

有一年夏天举办活动,整整过了半个月,才把花归还给我。装去一车,死了一半,装回来成了半车,就这半车也是半死不活的的,让我心痛了好一阵。这次以后,我只答应每次只能来借几盆。反正没了就没了,权当我送了人。

社区里的人,都说我家象只百宝箱,应有尽有。所以社区每次要出去参加各种手工活比赛,也是必然会找上们来,我还是老习惯。东西可以借,但人是不会去参加的。所以每次只提供参赛品。

后来好多人都来对我说,你的赛品一直得奖的,都被别人吞了。我说:本了是脱不过个情面,才借给他们所。只要东西不损坏来归还我,对于奖金奖品,我本来就没考虑过。

但是,有几次去市里参赛,举办方会给得奖作品者开没培训班。要求开班讲座,传授技术。这下他们没法儿了,他们拿了一半的奖金来给我,叫我一定得帮这个忙。

这时我才明白,他们每次借去是叫人代替我去参加的。所以这次要得奖者开班了,才不得不分一半奖金给我。因为拿我作品参赛的代表,压根就不知这参赛品是咋弄成的。

我知道他们有难处,也想帮这个忙。可开班传授这活,不是一天二天就能成的事。一件绣品,一件钩成衣服的成品,得花上几十天,乃至几个月的时间。我实在没这么多闲工夫奉陪。

家里的几千盆花要我管理,天天在家都从早忙到晚。连每年的旅游都放弃了,天天守在家。好几年了,没在外边呆过一夜。连以前和妹妹约好的陪她去次美国,都泡汤了。

外甥一来就动员我,求我陪她妈再出次远门。说我不去的话,她妈也不愿和她们几个小年轻去了。现在的我,再不是以前到处乱跑的我了,是绝对不可能再在外过夜了。别说是美国了,就是一日游也不参加了。

收到好多简信,有约稿、有约征文、有邀进群的。我都不敢回复,不是有意伤害谁。而是我这人最怕限时,限内容写文章。进了群不聊反而更失礼。干脆一律不回复。至今没参加过任何征文活动,没加过任何群,没进过任何培训班。

在家都幸福,想吃就吃,想玩就玩,想睡就睡。没有任何约束,自由自在地过自己喜欢的日子。看日出日落,花开花谢。累了坐下来,喝上一杯咖啡,更上一篇文,也是一种幸福。就这么简简单单、消遥自在地生活下去,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和外娚女在远方和朋友留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