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念未央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到达另一个城市是黎明。

南方凉秋的清晨,天空是迷离而寂寥的蓝。

背上的旅行包有点沉,里面塞了寥寥几件衣服和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穿着长袖线织毛衣,浅浅的卡其色,是自己喜欢的。在火车的卧铺上仰躺了一夜,穿过沉寂的绿色山脉,望透小小村落的灯火。从黄昏走过寒夜,看那那鱼鳞似的屋瓦上,一层薄薄的轻纱似的白雾飘荡摇晃。

我在思考,我还能为你流浪多久。

陌生的街景,陌生的人群,如梦如影,一睁眼,全部消失不见。我没有选择方向的底气,于是索性闭眼,让公交车把我带向郊外。我知道方向是错的,可是阳光真的很暖,蜜糖似的挂在我的时钟上,让我只想定格住这样缱绻的时光。

郊外公园,我看到了一只小白狗,奶声奶气地轻吠着,肥肥的,绒绒的小身子扭来扭去,像极了我家的乖乖,我忍不住伸手摸摸它湿润的小黑鼻子,它天真地地抬起头看我,用它粉嫩温暖的小舌头轻轻舔我的手指,它的主人们——一对老夫妇,依偎在一起,慈祥地望着我和他们的小闺女。

我的心柔软地膨胀起来,哪怕它不是乖乖,虽然,他们不是我们。

怅然若失的,漫无目的的,不知走了多远,只觉得脚后跟微微疼着。我的思绪飘着,飘到哪儿?我不记得了。唤醒我的,是咖啡走廊里的醇香味道和要干渴生涩的喉咙,嗯,不是那首熟悉的歌,真的不是。

“纵容着,喜欢的,讨厌的,宠溺的,厌倦的,一个个慢慢黯淡。纵容着,任性的,随意的,放肆的,轻易的,将所有欢脱倾翻……”

看到窗外的高层公寓,喝着甜腻的卡布奇诺,一切都很好。宿命给的结局,也许就是让我们摊开手掌,在上面画一个圈圈,是兜兜转转,是空空如也,没有诺言,也没有永恒。

就像那个已经没有戒指的手指一样,挣开了束缚才能获得自由,不是吗?哪怕留下了戒痕,也会消失的,终将消逝的,不是吗?

没有家的人就可以四海为家,不会爱的人也会另寻他欢。

眼泪轻轻地掉下来,我太娇气了,卡布奇诺真难喝,心疼我的钱包而已。

南方的城市,晴天来的悄无声息,不像这场大雨一样,浩浩荡荡,嚣张肆意。我怕不是个傻子,在这样的天气里在街上游荡。我就是个傻子,是个看不下去暧昧氛围里旁边那对情侣腻歪的傻子。大雨击打着地面,溅起的朵朵水花打湿了我的牛仔裤,我却依然快活,穿梭在高大的法梧下,品尝着这份古朴沉郁。

偶尔有女人从我旁边路过,从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香水味,让我想起了你送给我的,夕颜和玫瑰。那天,你说,我们终究要在一处的。认真的表情,让我想起你说,我们以后会到这个城市生活。你说对了一半,你来了,我也来了,我们终究是一处的,你是你,我是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挨挨挤挤的弄堂,灯光是如豆的一点一点,虽然微弱,却稠密,一锅粥似的。

我去外滩散步,一边是母亲河黄浦江,一边是一座座百年历史的高楼。我感觉十分新奇,这儿记载着如罂粟花一样奇美的城市的血腥与耻辱,自由和新生。

我感觉,我仿佛站在时空的交错点。

打开我们的铁盒子,一叠叠车票整齐地被一根皮筋绑住,旁边散落着一些照片,我一张张地翻过,渐渐地感到安宁。

打开手机,进入你的空间,在那条说说的底下点了个赞。

“天蓝蓝的日子,我在想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