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聚散

文字原创/四季界

图片来源/网络

他读书随性,很难称得上博学。写作随缘,有条件就写,没条件也不烦恼,无非过日子而已。他总在可能的限度内生活、写作,绝不试图“超越自我”,这是很多大家所未必有的心境。他是汪曾祺。

几年前初读过汪曾祺的作品,我喜欢自己叫他汪爷爷。他的字朴实温情,就像一位慈眉善目语速略慢的邻家爷爷,绝不是脾气古怪的那种老头。大大的金鱼眼袋满是学问。很羡慕如果谁家有这样的爷爷,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如果让我挑爷爷,我会选择汪曾祺这样的。

他是名副其实的吃货,喜欢买菜、做菜给家人朋友吃,做完了菜他喜欢看着别人吃,然后自己每样菜只吃几口便放下,喝茶抽烟聊天。

喜欢下厨的汪曾祺

他的写意画的主角会是几根藕、两块红萝卜等。正是他爱食物爱的深沉,他笔下与画中的食材不但颜值高还更有滋味。汪爷爷是高级吃货,他会吃更会做菜品菜,幻想跟在他后面,看他挑中的菜,跟风买吧,准没错的!

汪曾祺画作
汪曾祺画作

缘于一次书友会,特别想换《彩云聚散》这本书,后来得知此书的主人更想用它来漂流,读完后要还的。汪爷爷的书,我绝对会收藏,所以它就出现在我的书单上了。这次读毕他的散文集子《彩云聚散》,又勾起了我对汪爷爷的想念与做我爷爷的觊觎。

此集子分为四章,第一章的主题就是吃。夜深人静时,每每读到汪爷爷介绍的食物,寥寥数笔,从中即可以闻出鲜香的味道,口津泛滥,肚瘪空城。所以,读这一章节时内心是很矛盾崩溃的,民以食为天,小食物中透渗出大道理。

汪曾祺画作
汪曾祺画作

接后两章的行文与主题亦大多是生活中的平常琐事与常见之物,有的人写文章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汪爷爷的文章是化腐朽为地气,为世间寻常百姓事,从小事中萃取出人生哲理。例如,八仙是我们常见的民间传奇中的人物,但我们不知道八仙有一个特点,即他们都是“地仙”,即活在地面的上神仙,也就是死不了的活人。因而八仙是专为人祝寿的团队。

汪曾祺书法

每种蔬菜各地的叫法相差有别,汪爷爷会特别写上几篇,引经据典,最后会感慨:蔬菜的命运,也和世间一切事物一样,有其兴盛和衰微,提起来可叫人生一点感慨。

秦少游的词,看来汪爷爷很喜欢。文中多次引用,经他一介绍,我也喜欢上了秦观《醉乡春》里的一句:“醉乡广大人间小。”简单七个字,无限回味。

汪曾祺画作

湖南古丈有一首描写插秧的民歌:赤脚双双来插田,低头看见水中天。行行插得齐齐整,退步原来是向前。好一句“退步原来是向前”!这句,我分明记得早年游北京八大处时,有一处的门楣,就有这副对子。只不过后人将前句改为“六根清净方为道”,多了许多禅意,悉不知原来出处是民歌。我记得当时看到这一句时,伫足了良久。

八大处景观

最后一章写的有点深了,有很多不认识的字。是汪爷爷写京剧与戏曲中的词句用法,原来汪老做过很久的京剧唱词作家,他提倡青年作家应多读读元曲,多写写字,尝试画画。因为这些都是内心运动,适合养气。沉得住气,才可以写出好文章。

看到这,我脸好热。写字与画画,我也去尝试过,但都浅尝辄止,三分钟热度。仿佛可以看到汪爷爷一脸的严肃,对着前面我这个不学无术的学生,又恨又气啊!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

---the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