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小公司

这不是一篇负能量的文章,当然也不会有心灵鸡汤,他仅仅阐释了一个在大城市里的应届毕业生初入职场的所见所感,每个人都有梦想,他也不例外。


                                  分割线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在这家公司已经工作了一个月了,这是一家外商独资的公司(公司介绍这么写的),总部在台湾,这里是广州分公司。

听起来好像很高大上的样子,但其实他只是台湾公司与大陆这边的一个中转站而已。

我原本应聘到这家公司的职位是维修员,不知不觉却做着售后的工作。

身为一个职场小白,老板在招聘的时候基本什么都说得很模糊,但可能因为是公司环境好的原因,因此我留了下来。

每天的工作量不多,几乎一天八小时中,有几个小时都是对着电脑发呆,真的想不到要做些什么。

用虚度人生这四个字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然后就在我进来的第一个月,和两位员工相继离职,离职的理由都是工资太低了,对于我一个对钱没有概念的人来说,其实还好吧。

钱不在多,够用就行。


                            背景分割线


在公司里,基本每一个同事的性格都很不一样。财务芳芳在公司里总是担任着大姐大的角色,办公室不到却总是喜欢命令别人做这做那,可能由于他是老员工的关系,所以大家都很让着她吧。

平面设计小关看起来是一个很老实的人,但在相处的过程中,却总是旁敲侧击地去诋毁别人,一会儿说这老板的坏话,一会儿又和老板打同事小报告。

啊达是公司里的经理,但是办公室里的管理者是财务芳芳,而不是他。啊达是台湾人,也许是刚来大陆的原因,还在学习着这边的为人处事。

朱姐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怀孕三个月,做着销售助理的工作。朱姐说话亲和,待人也特别好,大家对她的印象都很不错。

我是公司里唯一一个售后人员,大陆公司的各个门店机器坏了,都要通过我这边去协调,通知厂家更换新的零件。但机器的损坏率不是很高,因此大多数时候我都是特别闲的。

3d设计小叶和我是同乡,比我晚到公司,平时做着机器设计的工作,可能是由于是同乡的关系,因此我和他的关系比较好,很多事情我都会和他说,他也偶尔会和我说说她的事情。

而老板经常不在,在全国各个门店到处跑,同时老板也是台湾人休假什么的。

以上便是广州分公司的人员组成,可以说是一家很小的公司。


                              人员分割线


突然那么一天,小叶发微信跟我说,他要辞职了。我感到很惊讶,毕竟他才来没多久。

小叶说道,这个公司氛围不行,才要去更好一点的公司发展。

我说,其实还好啦。

小叶说,你那么闷骚,当然不会感觉到有什么了。

也是我平时神经比较大条,却不怎么爱说话,每天就上上网看看新闻,一个应届毕业生活的像30多岁的大叔一样。

小叶说,还记得上次你让我帮你画个3d图吗?

我说我记得,那是我一时心血来潮,看到设计那么好玩想学来着。

小叶说,你是不知道,那时候小关(坐他旁边)一直在小声和我说,别帮他画了,他都是傻的。

小叶不理他,继续画,小关和芳芳在微信聊天上谴责我的行为,说我干扰办公室的秩序。并且用着很污秽的需要辱骂着,讽刺着。最后还和老板打小报告。

听到这里我特别的惊讶,因为平时他们在小叶不在的时候也是说着小叶的坏话,只不过我只是默默的听着,装作不在乎而已。

从那以后,我都是一个人点外卖,没有和小关和芳芳一起出去吃饭了(其他人带饭或者点外卖)。


                    失去两个同事分割线


如果说这是我想辞职的原因,这倒也不至于。但这会是成为我辞职的一个导火索之一。

小叶辞职几天后,果不其然,公司里的芳芳和小关一直在和同事们说着小叶的种种不好,我默默的不说话,不参与。

直到有那么一天,也就是我工作了两个月的时候,老板从台湾回来,带了一些吃的给我们。

顿时,公司里面的气氛似乎活跃了起来。

我说的活跃并不是只大家都很开心,只是芳芳和小关,还有啊达,他们一直聊着台湾和大陆的种种不同,说着大陆怎么怎么不好,简直快把台湾吹上天了。(除了老板和啊达,我们都是大陆的)

我一直很不喜欢奉承老板这件事情,所以我一直沉默着,也不愿意搭话。

然后芳芳说了那么一句,老板从台湾来大陆,每个月这么几趟,天天出国超好的,什么时候带上我就好。

老板也说,出国来大陆,那是因为老婆在台湾,隔三差五要回去。

芳芳又说,什么时候我也能出国去台湾玩玩多好。

出国?台湾?开什么玩笑?

于是我再也忍不住,不想沉默了。

额,台湾是中国的。我说。

台湾是中国的领土,只是中国一个小岛,再漂亮也是中国的。

一时间办公室鸦雀无声。

那份喧闹,顿时被我打破了。


                          准备离开分割线


几天后,我提出了辞职,毫无保留。

我想就算一条咸鱼,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咸鱼,也会感谢着生他养他的祖国。

我不敢说我是一个多么爱国的人,但是起码我知道,原则是不能改变的。

除了原则和尊严,其余什么都可以让步。

既然不能改变什么,我愿意离开。


                                  后记


我没有否定所有的小公司,也没有刻意讨好大公司的名声。

但是如果让我选,我可能会留在大公司,也许说在大公司里会有机会更好的体现个人的价值。

我只希望尘世间这些恶心的东西离我们远一点,当我说出那句台湾是中国的的时候,我充满了勇气。

我想我不会再这么碌碌无为下去了,我想重新拾起我的梦想,去寻找属于我自己的路。

走出公司大楼的那一天,阳光正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