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

读左宏元,怀念先生。

三年的研究生涯,

最令吾纪念与感恩的还是先生。

十二年的教会生活,

历经波折,艰难苦涩,

遇到的人渣牧师要比恩师多的多。

暗箱操作、草菅人命在教会这张爬满虱子的华丽毛皮下时常发生,

可惜受虐的都是那些籍籍无名之徒、默默奉献之辈,

而真正犯错的仍然高高在上,受人敬仰。

无知的糊涂徒(“信徒”),

真正清醒的能有几个?

恰逢危难之际,

格外思念先生。

他们称呼您为“活着的图书馆”,

这话是不错的。

您的课虽没有指定的教材与资料,

但海量的信息与丰富的知识无不传递着您自己的人生感悟与至理名言。

想念您!

想念您——

宽恕待人,勤劳备课,

独辟蹊径,归于大同。

您所教授的每一门课,

都已活化在吾眼前,

您说过的每一句经典,

如同圣经的书卷显现——

醍醐灌顶,

酣畅淋漓!

您的悉心教导,

令吾在寸草不生之戈壁沙漠挣扎存活。

您那句:“请记得,你首先是个中国人,其次才是位基督徒。”至今不断警醒吾心,呼唤吾灵。

嗟乎!

余多年研究的基督化家庭课题,

察遍所有相关书籍——未果,

阅遍成千数万家庭——未得,

却在重拾余之启蒙教育《朱子治家格言》时,

茅塞顿开!

大彻大悟!

纵吾读经百遍,

又通晓原文及历史背景,

然则

屡次被踢

屡受摧残。

由此观之,

牧师是最不可信的存在体,

教会为罪不可数的集中营。

即便如此,

吾仍未选择离开,

只因吾深信那看顾余之永生上帝,

必怜恤余,

为余做主,

替余申冤!

窦娥之冤尚有尽头,

更何况神之选民呢?

每念及此,

加倍感恩先生。

若提及余当年之辉煌战绩,

不若炫耀先生之品格高尚。

余不在乎曾经的优秀,

只想掩盖并憎恶它们,

缘由——

它们给余带来太多的重负与嫉妒。

战战兢兢、如覆薄冰的日子,

太累了,

但吾不得不坚持,

且乐此不彼。

只因血液里流淌着列祖列宗的遗训与嘱托,

行事为人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还要与基督徒之名相称。

由此观之,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

然,

从您身上学到的——

批判思维、心清目明、

明辨聪慧、宽容大度……

足将影响学生一辈子。

先生,

吾知您不用微信,

愿看到此文之人,

帮学生转告先生,

学生在此叩拜恩师!

也许学生的坚持,

会使学生龋龋独行,

但学生深信,

身正不怕影子斜,

脚正不怕鞋子歪!

先生,珍重!

(2018、8、13夜,暴雨过后的夜晚格外静谧,远处传来悠悠虫鸣。吟诗“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怅然泪下,在古琴的余音袅袅中,写下此文,以为纪念。愿大雅君子,冰壶玉衡,空谷幽兰,旷野烟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