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种(短篇小说)

    你别看它个儿不大,但是一跑一跳,真真儿地透出了一股子硬气。毛很杂、很乱,黄中露出点儿黑。每次见到它,它总是从墙脚那边慢慢靠过来。用鼻子在你身上品品滋味,这时你也不用停下,往前走就是。嗅么好了,瞪着两颗溜圆儿的眼抬头看看你。又低下头,放心满意地去了。又蹲在那拐角口寻摸。虽然这条小胡同不是它家开的,但它看护这条小胡同却很上心。因为胡同前有条街,里面人来人往,什么人都有。保不齐有个心术不正的,拐过胡同来打住在这儿的人的主意,那怎么办?所以必须得有个“胡同卫”,于是不知何时,它便上任了。

    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来的,我也不知道。反正自印象里打我住进这条胡同里,它就存在着。一开始人们对它有些恐惧,因为它是野狗,自然卫生状况比较差。虽然它小,但毕竟是畜生,万一哪天它也心术不正,伤到人怎么办。后来有人也打过电话请人带走它。可人家到这儿一看,说这狗的大小不算大型犬类。并且看它那样像是有人家的。等找一找人家来认领,没人要时再说。再后来,人们见它性情比较温顺,又不咬人,于是也就没人再管它了,也没有再打电话去除它。

    管是没人管了,可嫌到底还是有的。尤其是有小孩子的家庭,父母总是提醒孩子:怕怕,记住了吗?别去碰它,要不,它就吃了你。久而久之,孩子们不再称它作小狗儿,反叫它恶狗。走路也是避着、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它走。它的一举一动都惹人们的注意。

    据有年纪的人讲,看它那毛色,不像个纯种,倒像个狼与狗的串种。这一说可不要紧,整个胡同都传开了,说那条野狗是个杂种,是个狼狗,得小心着点儿。于是,不光小孩子们躲着它紧了,就连大人也不敢轻易靠近。可这小狗天生活泼,你越是加紧了步子走,它越是认为你和它玩儿,它越小跑跟着你。可当人们被“逼”得实在没法,摸起一块石头转身对着它的时候,它摇着尾巴歪着头看着人。渐渐地,它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灰溜溜地走了。以后,只要是胡同里的人或熟人经过,它也只是闻一下就又蹲在胡同口了。那个地方有点儿像它的岗位,它好像真把那里当家了,吃喝拉撒都在那儿。

    后来,你猜怎么着?它居然下崽儿了。下了两只小狗。它们的父亲一直没露面,所以我猜那两只小狗长大了一定更像它们的母亲……

    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了,小狗要吃奶,可仅靠四处搜罗来的饭无法添补自己的肚子,更别说儿女了。于是,它开始挨家挨户地要。走到平房阶上,蹲在那里摇着尾巴乞求。等到人终于把门打开,看到它们一家三口,马上变了脸色:你他妈的浑蛋,干嘛跑我家门口要。刚扫好的台阶儿,又让你那狗崽子弄脏了。滚,小心打死你这三个杂种。说着,摸出扫把来。它怕伤着孩子,倒退了几步。哐!门重重摔上了。只听里面道:怎么了?又是那三条臭狗,成天跑咱这里来讨东西吃,糟蹋多少粮食啊!等我过两天弄点儿药药死这几个畜生。里边的话已经息了。而外面这三口只能老老实实再去别的地方找东西。这正被我看见了,正好兜里揣着块肉干,不知它吃不吃。“喂”我大声招呼它们。它们赶忙跑过来,抬着头,摇着尾看着我。我打开包装纸,扔在地上。它们围上来,嗅一嗅,然后由大狗衔着,带着两只小狗,又返回到它每天站岗的位置。完了吗?我有点不敢相信。要知道,一般的狗都是贪得无厌的。你给它东西,它吃完后会马上再围著你,非得吃饱了不可,可它们……望着它们过去的背影,我忽然觉得这场景很熟悉,并且,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涌上心头。它,已不再是条狗了……

    又过了几天,街前……哦,对的,就是胡同口前的那条街,发生了这么一幕:一名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将一位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人拖拽到街上,一边拽还一边骂:“浑蛋,谁他妈让你上我单位去给我丢人了?你还嫌不够显眼吗?破坏我的生活,留着你真无用了!”街上围了不少看热闹的。有人见那名男子想对老人动手,便上前制止道:“你个小年轻揍个老太太算什么?”那年轻人气儿不消:“我打我的母亲,管你什么事?她去我单位里大呼大叫,说我不孝,影响我的前途了你们知道吗?”众人看不过,由指指点点慢慢变成了打群架,连拉架的都打了。胡同里有人报了警。再看那老太太,爬在地上哭得上不来气儿。可就是没人帮扶她,也没有人劝架,就这么静静地听着她从哽咽的嘴里喃喃自语着什么。后来才知道,这是一对儿母子。儿子有出息了不养老,老人想儿子了去单位找他,没成想竟发生这么一档子事儿,就这么简单!

    在警察来之前,那条杂种母狗一直瞪着眼睛在看,看那事情的前因后果,也不叫,也不动,就这么看着。不远处,它的狗崽儿还在那边儿的小土丘上刨土玩耍。作为一条狗,它竟然像是看懂了人之间的故事。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很惊讶,包括我在内:因为人总是这样,对于不正常非本性的行为见怪不怪,而对于发自内心深处的本真却备感奇异。

    那个曾经说出“杂种论”的老人说,它在思考着什么,或者是吓蒙了。我想,前者的可能更大一些,而后者,几乎不存在可能……这时我发现,那个曾经不赊口吃的出去的那位大姐,看它的神情也缓合了不少。不知怎么的,我竟然微微一笑……

    杂种,杂种。警察平息了斗殴,天也快黑了。而它竟然带着三个崽儿在岗位上睡了。或许,这是它们睡得最安详的一夜吧!或许,它们心里明白,明早醒来,又会面对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你别看它个儿不大,举手投足间好像散发着某种灵性。我已经领略过了英雄的背影,只希望,那不会被流逝的岁月冲刷了才好……

    唉,杂种!

——————13年3月19日夜手书

18年7月26日午改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