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流沙之百家争鸣 | 扫地僧之孤山踏雨(二)

----===目录===----

前情:扫地僧的独白
扫地僧之孤山踏雨(一)
扫地僧之孤山踏雨(二)
扫地僧之孤山踏雨(完)


4.

师父,从这里到鹤鸣山庄还要几日?

明日便到。

这次来的人到底有多少啊?

不知道。

路上佩刀佩剑的人越来越多,只怕真来了不少吧。

不少,不少。

……

师父,我怕!

怕什么?

这里来的人都是高手,我只会扎马步,会不会才出手就被那恶人杀死啊?

不会。

啊!为什么?

真遇上了,不出手你就会死!

……

师父,要不咱们不去了吧。

不行。

去了也是送死,为什么还要去?

已经躲不掉了!就在刚刚,铁前辈已经给我们派了差事。

什么差事?

你负责接待前来助拳的各路英雄。

师父你呢?

铁前辈还没说。

……

师父师父,我不想离开你!

总有一天你会武功大成,独自行走江湖的。

可是我还没学会武功啊!

你的差事只是负责接待,用不着武功的……哎呀你别抱着我的腿!

师父,求你了,别让我离开你!

滚!

……

米小夏被安排在渡口接待江湖群豪。他很快就忘记他没能和师父一道,作为一个仅仅扎了几天马步的小卒子,他在渡口看到了江湖的高阔,忘记了江湖的险恶。因为他发现在渡口,他能看到、能结交更多的江湖豪侠。

渡口在湖边。

和他一起接待的老钱说,鹤鸣山庄就在湖中央的那座岛上。

那是一座湖心郁郁葱葱的小岛,和米小夏所在渡口不同,对岸的渡口由一个精致的小亭和连着小亭的长廊组成,人离开船,跨步进入小亭,眼中照样一派湖光山色,头顶却无风雨之虞,闲适!

米小夏心中羡慕,对老钱说,既然是在岛上,怎么叫山庄?

老钱一笑,笑中尽有前辈提携后辈的大度:“从这方向看到的只是个小岛,却不知这小岛狭长,这里只看到狭,看不到长。”

米小夏斜下里走出几步,没看出老钱说的“长”,问:“这岛叫啥?”

“鹤鸣岛。”老钱说,“鹤鸣山庄便是因此得名。”

米小夏心想,没鹤啊,正要说什么,老钱远远地见前面来人,对米小夏说:“你去召船夫回来。”自己快跑几步,迎了上去。

为首一人米小夏认识,正是道骨仙风的林霖林大侠。在他的身后不远,另有四人四马缓缓骑行而来。

这边渡口简陋,但比寻常野渡自是要好不少,扎了一座草亭,供五六个人歇息等船。

后面的一拨人马快到时,三个短打模样的人催马紧走几步,赶在林霖头前近了亭子,一齐下马,扯起衣襟不停扇风,口中大声诅咒这热死人的天气。

米小夏虽是江湖雏儿,也看得出这三人下马时动作整齐划一,便是几匹马,也威武高大,比平日见到拉车的马精神百倍。再看三人举手投足,自有肃杀之气,不似寻常武夫,倒像是听惯号令的军前武卒,心中纳闷,听师父说过“江湖事,江湖了”,梅二先生之死虽涉及命案,但绝不会惊动官府,更何况是惯于军旅的武卒。

只见那三人对后面仍悠闲踱步的摇扇公子喊:“公子,这里!船还在对面,正好凉亭下歇歇。”

等林霖慢悠悠赶到,那几人却拦在台阶前笔直挺立,却不让道。那几人等公子赶到,拨开林霖等人,要让公子先进凉亭。

林霖好修养,只是微微皱眉,跟在林霖身后几人却不答应,“哼”了一声,道:“好大的架子!”说完默契地一齐踏进一步,反堵在上凉亭的台阶前,不放公子模样的人进去。

林霖宽袍阔袖,手往两边轻抬,理了理袖子,淡然道:“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你们且让开吧。”

那几人脸上写满不服,然林霖开口却不得不听,微微侧身,眼睛斜着公子,不情愿让开一条道。

那公子不急不忙,合上折扇,对林霖抱拳:“多谢!”这才施施然走进草亭。

林霖听这人口音不是河东河北的爽利,倒有江南一带软糯,猛然想起一人,心中暗吃一惊,口中道:“这位莫非是慕容公子?”

那人转身,儒雅施了一礼:“不敢!”又抬头打个哈哈,道:“林大侠好阅历!好见识!倒叫晚生好生佩服!”

林霖一滞,若非慕容开口,他绝不会想到远在江南的慕容家也会来此地,更没想到他还没认出对方,对方却早知道他是谁。寻思对方明知他是谁,不过凉亭一席之地也不肯相让,心中不忿,脸上便有些不自然,试探问道:“不曾想慕容家远在千里之外,也来趟这一趟水,看来慕容家与鹤鸣山庄交情匪浅啊!”

慕容听林霖话语中隐然有讥讽之意,笑道:“十几年前,梅大先生与家严合伙做过买卖,一起赚了不少银子,两家来往不少,交情自然也深。这些年家父虽闭门不出,往日的情分却不敢因此淡了下去,听得梅大先生有难处,家父便叫晚生催马而来,还好不曾误事。”

林霖虽是隐士,对江湖、庙堂的事从不敢大意,这慕容家虽已落魄,当年却贵为帝王。即便流落江湖之后,慕容家各代弟子也尽有秀民长才,为一时之雄,倒不可小觑了。

林霖呵呵一笑:“慕容先生风采,我实仰慕。可惜吾生也晚,不能亲见,深憾啊,深憾!”

慕容公子还未作答,林霖身旁一老者冷笑道:“不意梅二先生一死,这梅花拳在江湖上的名气反倒还大了几分!”

那人腰中别着一对流星锤,铁链子缠在腰间,米小夏看着就沉,但老者毫不为意,举手投足绝无累赘。

慕容公子略加思索便知这人的意思,心下恼火,忍了忍,仍是笑道:“吴老爷子误会了,晚生愚钝,家传的几个粗浅招式尚学得无比吃力,无力旁顾,岂敢觊觎梅大先生的拳谱!”

那老者脸色微变,道:“老朽不过片言只字,慕容公子就知道老朽的来历,果然家学渊源,叫人好生佩服!”

老者口中说佩服,脸上颜色却看不出丝毫佩服之意。

慕容公子笑:“吴老爷子出身点苍,以流星锤声动天下,晚生却听家严说,吴老爷子的流星锤虽然气势磅礴,若论杀招,还是不及吴老爷子的灵动三剑!”

老者听了,张口想要呵斥,却说不出话,略微退了半步,反有一丝惊惧之色:“难道……难道……”

慕容公子微微一笑:“家严还说,‘点苍三剑’自上代掌门起便少了‘澜沧流云’一式,吴老爷子若是方便,大可去姑苏一游。”

慕容说完,老者脸上阴晴不定,亦惊亦喜,过了片刻,上前一步,毅然道:“若是公子能补全‘澜沧流云’,吴信章愿听公子差遣!”

林霖全然没想到会是这般结果,一路上好不容易拉来的帮手,被眼下这年轻公子三言两语就拉拢过去,心有不甘,只是心知眼下虽算得上自家堂屋门前,但总难与慕容家为敌,只好笑着拱手:“这等意外之喜,倒要恭贺吴老了。”边说边在心中盘算,没想到吴信章以流星锤闻名,却是点苍派的人。

吴信章也喜不自胜,连忙笑着回礼:“好说!好说!”心下却想着,若是带着‘澜沧流云’回到点苍山,说不得也能和师弟挑战一番,夺回掌门之位。

几人各怀心思,场面却融融冶冶,生生烘托出几分喜气来。米小夏虽是初入江湖,但心思灵动,远远听到几人对话,在脑子里转了好几转,也大略明白几人对话的意思,心想:“原来这江湖中人,与村妇莽夫一样,看到心爱之物,也是一般的争争抢抢!”

据说那恶人武功高明,招式繁复,却不惜为一本《梅花拳谱》杀伤人命,想必如之前问师父的话,料得拳谱之中必有吸引那恶人之处,难说其中的高深处,连梅大先生也未必完全弄清。

人心难测,说不定这些人打着为梅大先生助拳的幌子而来的,有不少人想的不是助拳,而是那一本《梅花拳谱》。

米小夏看着湖心岛上的渡口,想着山后的鹤鸣山庄的样子,心中苦笑:“不知梅大先生知道这个,心中该作何感想?”

转念又想,师父此来,只是为助拳吗?

上一章:扫地僧之孤山踏雨(一)
下一章:扫地僧之孤山踏雨(完)



前情请看《扫地僧的独白

扫地僧会有一个系列出来,《扫地僧的独白》是第一篇,也是整个故事的全貌,除了生和死,一篇文章写了扫地僧的一生。

后面的故事,都是扫地僧一生的片段,可以单独作为一个故事看,也可以作为一个系列看。

我希望,这会是一个由若干短篇组成的长篇。希望我能做到!

>>>>>>>征文丨鬼谷流沙之百家争鸣

谢谢这个征文,谢谢流沙小妖怪的点名,让我能接着这个故事写下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目录===---- 前情:扫地僧的独白扫地僧之孤山踏雨(一)扫地僧之孤山踏雨(二)扫地僧之孤山踏雨(...
    范_纽文阅读 962评论 30 55
  • Block是iOS开发中一种比较特殊的数据结构,它可以保存一段代码,在合适的地方再调用,具有语法简介、回调方便、编...
    飞鱼湾阅读 2,773评论 0 7
  • 想想自己这两年: 最开始的时候,雄心壮志,心比天高,什么都有兴趣去学,什么都想获得。然后因为好高骛远,老是获得失落...
    风起云卷阅读 80评论 0 1
  • 江南的夜幕如一幅缀着星星的刺绣,绵绵春雨裹着纯白色的栀子花簌簌落下,坐在墙角爬满厚厚青苔,充斥着草药香味的房间,透...
    hellokey阅读 332评论 2 7
  • 『扑棱棱——』 振臂,鸽入云霄,素手微捻展开信笺。 『离境归,携秘蛊』 蹙眉,烛火之上陡然燃起一抹青烟,皓腕轻抬,...
    艾丽卡斯图尔特阅读 67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