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跳楼,他们狂欢;裁判猝死,他们点赞 | 写给有良知的你

96
巴塞电影
2018.06.29 17:31 字数 1668

2016年9月5日,中华慈善日。

当晚8点,甘肃庆阳第六中学停电,公寓D楼109室一片漆黑。

黑暗中,17岁女孩李某,正在被班主任吴某疯狂猥亵。

《熔炉》

「李XX。」门外传来一声呼唤。

淫魔弹开身体,几欲实施的强奸被迫终止。

事后,就像我们不只一次听说过的那样——校长包庇老师,检察院驳回上诉,媒体三缄其口,事情不了了之。

留给女孩的,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症、重度抑郁症,还有多次自杀未遂的出警记录。

17岁,在本该花季雨季的年纪,她被世界伤透了心。

2018年6月20日,人民日报创刊纪念日。

下午7点15分,丽晶百货商场八楼,女孩挣脱消防员的手,凌空坠落。

据说,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

「哥,谢谢你,我走了。」

霎那间,撕心裂肺。

这个曾经救过她一次的消防军人,声嘶力竭地狂吼,却没能唤回分毫。

可耻的是,与吼声同时发出的,是楼下围观群众的鼓掌欢呼。

出事当天,庆阳最高气温29度,闷热无风。

在那道狭窄的楼沿上,女孩从下午3点坐到7点半。

期间,庆阳人的微博、微信、快手被跳楼消息刷屏,现场围观者数以百计。

人们或刷手机,或开肉嗓,反复嚷嚷着一个意思——

你倒是快跳啊!

这样的恶言恶语,女孩足足听了四个小时。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跳楼成了寻常新闻,围观起哄成了跳楼标配

2003年5月,湖南湘潭一男子被起哄声激怒,向救援人员作揖后跳楼;

2011年8月,上海市一女子在起哄声中跳楼,被气垫救下,事后称「原本跳楼动机不强」;

2013年3月,广州市一男子在起哄声中跳楼,救活后直言被群众刺激,称自己「不好意思走下去」;

2007年海口,2009年上饶、2010年鞍山……

电影《老炮儿》里也有这个桥段——

每每发生类似事件,我总要问自己一个问题——

这群人是怎么想的?

6月25日,中国足协官微发布消息,称一名足球裁判在体能测试中猝死,年仅35岁。

听说足协累死个裁判,他们乐开了花。

这条以「沉痛哀悼」为开头的微博,被点了18000+个赞。

转发的留言里,不乏冷嘲热讽之辞。

这回我终于明白了——

他们压根儿就没有「怎么想」,他们本来「就这样儿」!

想起那个叫茅侃侃的可怜人。

他14岁就是电脑高手,23岁功成名就,一度堪称「中国的比尔盖茨」。

2018年1月25日,茅侃侃自杀身亡。

次日一早,前央视《赢在中国》主持人王丽芬发布微博,大肆炫耀自己蹭热度的「10万+」。

看这笑容,真是好开心啊。

4个月后,滴滴司机奸杀空姐。

个别自媒体如狗扑翔,言辞之「生动」令人发指。

他们不但乱蹭死者的热点,一旦蹭出战绩还要「奔走相告」。

这样的「自媒体时代」,不要也罢!

一个又一个悲剧,一次又一次狂欢,无休无止,无德无良。

他们有的穿着西装人模狗样,有的光着膀子起哄架秧。

不管披着什么皮囊,他们的行事原则永远一样——

你生我不欢,你死又何妨!

去年火过一部电影,叫《玩命直播》。

电影中,女主角在一众看客的怂恿和威逼下,完成一个又一个作死任务,最后被迫假死保命。

结尾处,黑客入侵直播平台,「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看客们收到一条短信:

「你们都是谋杀案的帮凶!」

事实上,他们何止是帮凶。

他们催人赴死,恨不得在死者身上踹上两脚,看人确实凉了,撇撇嘴扫兴离去。

他们积攒这个世界的恶意,然后十倍奉还给我们,殊不知他们自己就是最大的恶意。

他们捡到手机的第一个动作是关机,被踩到脚的第一句话是MB,出差旅行没人管的时候,打个电话就敢叫鸡。

小时候我们以为这种人都活在监狱里,但是很遗憾,他们就活在你身边,而且还活得挺好。

《神医喜来乐》

有人跳楼,他们狂欢;

有人猝死,他们点赞。

如果哪天落到他们手上,分分钟让你肝肠寸断。

所幸,这群王八犊子,还没变成天王老子。

6月25日晚,庆阳市委对外宣布——

「对于现场围观起哄者,警方已拘留2人,另对6名网上谩骂者进行身份核实和调查。」

抓了2个,追查6个,大快人心!

不仅如此,良心自媒体纷纷发声,掀起一场关于「人血馒头」的大声讨。

从今往后,谁再消费死者、没有底线,谁就是众矢之的!

鲁迅先生在天有灵,不知是该欣慰还是该悲伤……

作恶者或能一时逃脱法律制裁,但道德谴责将伴随他的终生。

有良知的你,要让「他们」看到自己有多丑陋、多卑鄙,让「他们」知道我们有多愤怒、多团结。

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让这个世界明白——

正义不会沉默,良知总会发声!

(文/邓不利索)

电影
电影
104.0万字 · 55.6万阅读 · 797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