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包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有不同的感受。 有些人认为它只是装东西的便利工具,无所谓轻重;有些人则把它当做炫耀财富标榜自身地位的标签,背着身价远远超过自身价值的奢侈品包包招摇过市,而我只是一个从小就嗜包如命,看见喜欢的包包就会忘记烦恼忧愁的女生,真正的做到了“包”治百病。
        深深记得小学时候的我对每天背的书包就已经朦胧出美的要求了,虽然事不如人愿,我只能天天背着父亲大人为我专门挑选的超级实用型大布袋,完全没有达到小女生对梦幻和童话般想象的审美要求。但是内向胆小的我完全不敢向父亲提出半个不字,只好天天祈求书包快点烂掉让我早日摆脱这丑陋的包袱,这样我就有机会和父亲去买新书包了,于是每当我带着美好的愿景和父亲出现在包包批发市场的时候,父亲又会再次用他那男性的独特审美为我挑选书包了,我看着五颜六色琳琅满目的书包挂满了小商铺的四面墙,多么殷切的希望父亲能挑中那个粉色的迪士尼公主包包,可朴实素雅的父亲总是将目光停留在那些中规中矩的中性书包上。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逐渐从那个永远剪着男生短发的小姑娘长成了留着一头长卷发的青春少女。 上大学期间我也和身边同龄女生一样学起了化妆,学会了穿高跟鞋,当然还有我那永远不变的追求-----包包。由于大学期间经济还不可以完全独立,所以我都是省吃俭用,或者讨巧的向父母开口要钱购置喜爱的包包。单肩的双肩的,小的大的,浅色的深色的,方形的船型的我都买过,但是由于我的喜新厌旧和怕父母责备,不少包包都未能幸存下来,不是赠与同学亲戚就是弃于垃圾箱中。
        但是我买包的热情从未减少,后来我大学毕业了,由于我学的是师范外语专业,而当下外语专业毕业的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我成了众多毕业大军中炮灰的一员,我成了一名代课老师,拿着微薄的薪水为的只是多多增长教学经验,时时刻刻为考编做着准备。但不时的做着与我身份不相匹配的白日梦也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对包包的品味也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变化,我不再像以前那样频繁的买包,走过商场的橱窗,路过打折区堆成小山一样的包包时我学会了控制,当我手痒痒的时候我会暗暗对自己说:“这种款式咱买过,不适合我” ,匆匆离去不再看它一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