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啦!贼火贼火滴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心向往出名儿的衣二哥最近心情糟糕透了。

原本在横店影视城门口混迹了几个月余的他,刚刚从一个谍战剧的小剧务口中得知,准备给衣二哥一个特务甲的角色。

衣二哥喜出望外,连连抱着小剧务的大腿,磕了一个大大的响头。

哪知天有不测风云,刚刚在一部抗战神剧里饰演匪兵乙的贾三,通过谍战剧副导演马仔的关系,以降低劳务费百万之五十的条件,把衣二哥的特务甲的角色撬走了。

虽然衣二哥已经在横店儿混迹了数月,按常理儿说,他老衣多少也深深谙其潜规则。

但区区一个特务甲,剧情戏份儿满打满算,都没超过六十秒,至于这样吗?

三流导演的破副导演其四号马仔,竟然在这个小得不能再小的角色上还运用潜规则,横草不过,已到极点。

悻悻离开横店。闷闷不乐把自己关在家里中,茶不思,饭不想。

其二弟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总想助其兄长火上一把。

一日,正在一串店内独自喝闷酒的衣二哥,见邻居万大礼,疯了似的从外面跑到串店,上气不接下气来报:衣二哥呀,你、你、你火啦!这次你家全火啦!

衣二哥立马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扔掉竹签子、扒拉开让其买单的串店小二,闪电般的冲回家中。

晚了,一切都晚了。

二弟手拿着还在燃烧的火把,冲着自家的已经烧塌了架的小房,嘴巴里念念有词……火了,火了!

这回我哥该火了……

消防车和精神病医院的救护车,前后脚儿的赶了过来。

消防员救火的瞬间,救护车把还没有办理出院手续的二弟,拉回了精神病医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