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那么短,写更多的诗吧

春曲

华尔兹明显不适合三月
燕子们的花衣还没裁剪
必须慢下来

北方只装下麻雀的小步舞
独角戏上演一棵老树的前半生
灰喜鹊是配角

三月应属于沉默的大多数
近处的山解封泉水
崖上的草并没有说谢谢
因为熟悉

桃花庵的钟声敲了三下
提醒砍柴人
天黑之前要回家

三月如你

你应该属于三月沉默的部分
一场雨也不能让你开口说
记得带伞
沙尘绕道而行
它害怕写好的长句
熬不过一个短梦

据说江南的樱花开了
你的山下依然荒芜
白草含糊其辞
寡淡得接近土的性情

不必交谈的时刻
就去看一棵柳
委婉地收敛旁枝
而不惊动敏感的水鸭
像极了想你的人
一遍遍写你小名

隐居者

他筑起高墙
用来挡风沙和世俗
偶尔也溜出去
采回小雏菊
甚至一粒红豆
黄昏时分
他收留倦怠的云
寄宿在暗黄的灯下
一本书握着封面
拥着绣花枕头
换一夜无梦

他模仿稻草人的勇猛
赶走鸟雀
包括善意的提醒
也一并被冤枉

他在五月许一个心愿
至今没有谜底
那时小桃正青涩
杏子玩心太重
拥有一个粗糙的爱人也好啊
拯救他的敏感词和猜忌
散养一亩兰花
比什么都合算
他这样想

鲁小南于2021.3.19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