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了解远古到现代的阜阳——陈诚诚

谁不说家乡水甜?

  谁不说家乡土香?

  阜阳人脚下的一片土地,平坦肥沃,雨量充沛,生长万物。

  阜阳人脚下的一片土地,辽阔舒展,日照充足,孕育生灵。

  在距今二十亿年的早元古代,阜阳地区(今阜阳、亳州市境)及其整个淮北地区相对隆起,其后又经历了大约十三亿年的震荡,于距今七亿年前的震旦纪相对沉降,沦为海域。在距今四亿年的加里东构造运动期间,此地地质进入了以缓慢震荡为主的均衡发展稳定期,继承并扩大了震旦的沉积区。在距今三点四亿年前的晚奥陶纪至早石炭纪期间,此地上升为陆地,并长期处于稳定剥食夷平阶段。后来,地质又缓慢下沉,出现海侵与含煤构造。再后来,在南北压应力的作用下,此地形成了近东西向的褶皱带;由于应力场地调整,又形成了厚达七千米的陆相沉积地层。距今两百万年时,出现多元结构的第四纪地层。此地地层由冲积形成的松散堆积物组成,厚度断层由东到西分别为五百米、七百米、一千米。

  阜阳地区的成土系母质类型,由于大部分区域是河间平原,我们的袓先开发利用历史悠久,地下水直接参与成土过程,加之近代黄泛泥沙的侵蚀与覆盖,所以土类、土属、土种呈错综复杂的现状。20世纪80年代,阜阳地区对本土的土壤、土种进行了一次普查,展示了一万八千二百平方公里土地上的六个土类、九个亚类、二十五个土属、九十一个土种,其中以砂礓黑土与潮土为主,另有部分棕壤、水稻土,黑色石灰土。

  1977年,涡阳县店集乡农民淘井时发现淮北古象头骨化石。它的发现,证明距今约三到五万年前当时淮北包括今阜阳地区是杂生灌木的大草原。据考,与大象共生的还有野猪、野马、鹿类、驼鸟类等。

  上述有关地质及其成土、土壤的文字似乎枯燥,但考虑到阜阳人需要了解自己脚下的生存基础与发展的原始条件,笔者便粗略说说。

  天高地广的阜阳大地,拥有诸多生存优势、发展优势。她使植根于其上的庄稼、树木旺盛生长。她坦荡的性格,有旱灾也坦然得多,有涝灾也平和得多,不像山区,要么是山洪暴发,泥石流横冲直撞,要么是山体滑坡,好一个天翻地覆。

  坦荡如砥的阜阳大地,在小河沟纵横交错,平躺在袓国母亲的胸脯上,用她甘美的乳汁滋润着两岸的庄稼、树木与生生不息的阜阳人。

  不说林木葱茏,仅说粮食与经济作物。从亳州县(今亳州市谯城区)出土的大量炭化小麦考证,阜阳地区种植小麦距今至少有五千多年的历史。除小麦外,她生长水稻、玉米、高粱、红芋等五谷杂粮。还生长棉花、大豆、烟叶、蔬菜、中药材以及油类、麻类等经济作物。土特产可以说是应有尽有,如大葱、生姜、马铃薯、包瓜菜、香椿芽、樱桃、桔梗、半夏、薄荷、富陂贡米、贡柿、恋思萝卜、半截楼西瓜等。

  阜阳大地的动物资源丰富。大型的野生动物虽早已绝迹,但一般野生动物类别不少,数量不小。人工畜禽饲养成为一大产业。阜阳人相信“务五谷则食足,育六畜则民富”。

  阜阳大地的矿物资源颇丰。除了煤炭、石油外,还有铁矿石、石灰岩矿石、大理石矿石等。

  一马平川的阜阳大地,有过灾难,水灾,旱灾,蝗灾,瘟疫,轮番作祸。灾难过去,一片荒凉,一片贫瘠,但阜阳人战胜了,阜阳沃土化解了。人,还有头疼脑热的时候呢。阜阳大地有能耐自诊自疗;灾难过后,阜阳大地依然健康地为阜阳人造福。

  一马平川的阜阳大地,有过战争,有过战争给阜阳人带来的伤残与死亡。战国时期楚胡、吴楚之争,隋代瓦岗军起义,唐末黄巢农民起义军渡淮入颍,南宋岳飞驼涧大败金兀术,宋金顺昌之战,元末红巾军起义,明末高迎祥、李自成破颍州,清代捻军(俗称“捻党”、“捻子”)起义、白莲教起义,辛亥光复颍州,阜阳四.九武装起义,蒙城抗日保卫战,新四军游击支队抗日斗争,阜阳保卫战,狼烟熊熊,战火遍燃,并留下一个个历史的见证。残酷无情的战火熄灭后,阜阳人生存得更加勃勃向上,行进得更加勇往直前。

  一马平川的阜阳大地,四季都有降水,可谓雨量充沛。年均降水量在八百二十至九百五十毫米之间,只是季节分配不均,夏季太多春季次之,秋季较少,冬季最少。初雪期在十二月中旬,终雪期在三月中旬。绝多年份,风调雨顺。全年无霜期二百一十至二百二十天。生存在阜阳大地上,阜阳人大有四季平安之感。

  一马平川的阜阳大地,时有和风吹佛,午收前偶遇西南干热风,夏季与初秋时遭狂风或龙卷风的突袭。不过,干热风、狂风席卷此地的时日短,出现的年份少。龙卷风只是很小很小的局部,而且呈一条线,无伤整个阜阳大地的年成大局。更不会蒙受台风过境之劫难,只是几年才受台风影响一次。沙漠地区,狂风大作时肆虐大野,一扫无余,而且往往形成遮天蔽日的沙尘暴。沿海地区,台风来临时,山呼海嘯,生灵涂炭,一旦伴有海底地震,便造成灭顶之灾了。一比,一想,阜阳人幸运。

  “穷家难舍,故土难离。”“人恋热土虎恋山。”阜阳大地的肥沃,阜阳大地的美好,让阜阳人安居乐业。历史上的多次迁徙,阜阳人回来了。灾难后以结阵逃难,阜阳人回来了。外出打工后,阜阳人背起行囊又回来了。阜阳人安土重迁!

万物土里生。阜阳人脚下的一片沃土出生庄稼,出生树木,出生畜禽,出生百鸟,出生虫鱼,出生阜阳人,出生一代比一代俊俏、健康、聪明的阜阳人,出生阜阳人勤劳、纯朴、智慧的民风与精神。

谁不说家乡水甜?至今,阜阳人笑声最甜。

谁不说家乡土香?至今,阜阳人浑身土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世間已經太冷漠了 夜裏巷口的雜貨店 是僅有的溫暖 和老闆點了點頭 看見熟悉的淺淺微笑 隨手買了一盒雞蛋 我知道 我...
    蔡振源阅读 68评论 0 2
  • 【晨间正能量】:半天,工作室业绩17万,粉丝们追随者她的脚步,从当地品牌的100+排名到现在走向第一品牌!这只...
    72kidsjack阅读 26评论 0 0
  • 秋进末央,早晚有些薄凉。 这个季节天黑的比较早,下班回家,最后一站是个十字路口,红绿灯眨着眼睛,目送着人来人往。我...
    玲珑绪阅读 91评论 4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