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进山搜救,路遇猛虎报恩(十):巨虎下山

王一枪心说王二啊王二,你好歹也是经常上山打猎的人,胆子怎么这么小,十几头狼就把你吓成这样,要是碰上了老虎,你还不得乖乖躺下等老虎吃你?正想开口说话,头顶上“唰啦唰啦”几声,一只身形硕大的灰狼从茅草屋顶钻了进来,呲着牙冲着王二就扑了上去!

王一枪举枪就要朝灰狼开枪,还没扣动扳机,大黑“呼呼”咆哮着就跟狼滚成了一团,两只动物疯狂的互相撕咬,皮毛“嗤啦嗤啦”撕裂的声音仿佛也在撕裂王二的灵魂,他双手抓着猎枪,使劲靠在墙角,两眼直勾勾盯着在地上搏斗的狼和狗,豆子大的汗珠立马爬满了额头,哆嗦着朝王一枪喊“一枪哥,求求你,赶紧把狼打死!”

王一枪没说话,把枪靠在墙上,从小腿上抽出猎刀,瞅准时机一把抓住了灰狼了一条后腿。灰狼正跟大黑搏斗,感觉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腿,回头就想咬,可大黑死死咬住灰狼的脖子,灰狼一时无法动弹。王一枪冲着灰狼的侧肋“噗噗”就捅了两刀,血顺着猎刀往地上哗哗流着,灰狼挣扎了几下,身子软了下去。王一枪检查了大黑的身上,除了破了几道口子没什么严重的伤害,一边给猎枪加了一倍的火药,一边叮嘱王二在屋子里守着,让他有机会就开枪打狼。

屋外狼群开始“嗷嗷”乱叫,王一枪心里暗暗叫苦,从偷袭的行为来看,这狼群不是等闲之辈,自己必须要小心才好。拿出一根带着铁刺的皮带子,把大黑喊过来,给它缠在了脖子上,防止被狼攻击要害。抓着猎枪,推开门就冲了出去,大黑紧紧跟在主人身边。

一出门王一枪愣了,村子中间的小路上乱糟糟的,几头狼拖着一只羊正在撕咬,王一枪心里暗暗骂了一声,举起枪“轰”一声,两只狼应声倒地,被打成了筛子,还有一头拖着伤腿要跑,大黑没给狼机会,冲上去把狼咬倒在地。

村东头传来了几声枪响,隐约听见很多羊在乱叫,还有人吆喝的声音。王一枪心说不好,李百草家的羊圈被偷袭了,自己早跟这个土郎中说过冬天不要养这么多羊,可他偏不听,这下好了,附近的狼找不到吃的,被羊吸引到了村子里,一边给猎枪上火药一边招呼大黑往村东头跑,大黑撇下还有半口气的狼跟了上去。

跑到村东头,王一枪远远看见李百草和两个猎户站在他家的房顶上,举着火把拿着猎枪和狼群对峙,猎户举着枪瞄准却不再开枪。跑到近处一看,王一枪心说狼真是奸诈,原来狼把羊圈的篱笆门咬开个大洞,跑到羊圈里和羊混成了一块,猎户想开枪却不敢开枪。

羊圈里的几只狼大声嚎叫着,不远处的山坡上出现了一片绿幽幽的眼睛,王一枪冲着房顶上的李百草和猎户大声吆喝让他们千万不要下来,一边拉住大黑,敲开门闪身进了旁边的院子,举着枪防备着。李百草心疼自己的二十多只羊,夺过了猎户的一条枪,跑进了羊圈,把枪顶在一条狼的脑门上“轰”就把狼的脑花打了出来。正想装火药,一条大黑狼飞扑上来把李百草压在了身下,房上的猎户赶紧跳下来,扑上去救李百草。

王一枪心里那个恨,心说李百草你真是要钱不要命,牙一咬打开了院门,举着枪就跑过去,一条狼扑了上来,王一枪直接把枪管伸进了狼的嘴里,“轰隆”一声闷响,狼前半身顿时就炸开了,大黑跳过几只羊,把一条母狼压在身下拼命撕咬。王一枪扔下猎枪,手里攥着猎刀就去帮大黑。

受到近距离的几声枪响和人喊狗吠的惊吓,羊群惊了,挤开了篱笆门,跑到了村子里,冲着山口跑去,狼一看羊群跑出去,不再理会人和狗,速度极快地跟了上去。李百草刚被猎户从黑狼嘴里救下来,一看羊跑了,马上就追了出去,王一枪“回来”还没喊出口,从刚才身后的山坡上“呼啦呼啦”窜下来十几条狼,跟上了羊群和李百草。

王一枪心说这下李百草恐怕要交代了,招呼两个猎户赶紧追,还没到村口就听见了李百草的惨叫声。狼群已经截住了羊群,几条大狼转过身就扑向王一枪三人,大黑没犹豫,呲着牙就迎了上去,王一枪和两个猎户也拿着猎刀冲了上去。

一个照面大黑就和一条灰狼咬在一起,黑子的半边脸马上鲜血淋漓,王一枪和两个猎户被四五只狼缠住无法脱身,不远处李百草躺在地上,没有再发出声音,两只狼已经开始撕咬他身上的皮肉。正僵持着,又有几匹狼朝王一枪他们围拢过来,刹那间就向王一枪和猎户扑了上来!

人挥动着猎刀刺向狼,狼呲着牙咬住人的手和腿,一个猎户被拽倒了,王一枪赶紧弯身去救他,一匹黑狼“呼”扑到王一枪的背上,张嘴就要咬王一枪的脖子,另一个猎户一手抓住狼的耳朵,举手要砍黑狼,却被另一匹灰狼凌空咬住了大腿,深深咬进皮肉,无法动弹。

王二从村口的屋子里看见了这一切,却没有胆量冲出来救人,靠着墙哆哆嗦嗦蹲下了,捂住自己的耳朵,不去听人和狼的厮杀。王一枪被黑狼按倒在地,咬住了肩膀,头一瞥看见大黑被三只狼围住,身上的皮肉被咬烂了大半,还在拼死反抗,想要冲过来救自己。

王一枪眼角湿润,心说死也要和大黑死在一起,这么好的狗,值了!闭上眼睛等着狼群分食自己,忽然听见不远处雪地被踩的“吱嘎吱嘎”直响,睁开眼睛一看,一团巨大的黑影冲自己的方向奔来。还有几丈远,是一只身形巨大的老虎。巨虎席卷着一身冰雪,瞪圆了两只绿幽幽的眼睛,身上的毛竖立起来,“轰隆”咆哮着,前掌锋利的爪尖匕首一样弹出,向狼群猛扑过来!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