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只有姐姐才懂的沉重2021-04-20

电影《我的姐姐》讲述了张子枫饰演的姐姐安然在父母车祸去世后跟素未谋面的弟弟安子恒相依为命的故事。从天而降的弟弟打破了姐姐原本的规划,她的人生有了更多的无可奈何。
弟弟是否成为姐姐人生道路的阻碍?
安然跟弟弟是没有感情基础的。从天而降的弟弟需要自己去抚养,搁在谁身上都觉得是一个沉重的包袱。况且姐姐安然有自己的路要走,要追寻自己的梦想,想要去北京读研,改变自己的专业。弟弟的到来,给姐姐带来了牵绊。弟弟一开始给人的感觉很调皮,任性。非得吃肉包子,还用球打人,说话语气也很不好,给人感觉很不懂事。对于刚刚失去父母的小孩来说确实能够理解,他还小,需要父母的宠爱。
  随着姐弟俩的相处,两个人也渐渐有了感情。弟弟也越来越懂事,两个人谈话的时候,弟弟说“你等等我不行吗,我的人生只有你了”,站在弟弟的角度,失去了父母,从血缘关系来讲确实只有姐姐了。可是姐姐安然已经有了自己的人生规划,她的一生不只有弟弟一个人,她有她的理想,她有她自己的路要走。在重男轻女的原生态家庭里没有感受到爱,她内心敏感,缺爱;她孤独,骄傲;她独立,自主;她有梦想,有骨气。她是新时代女青年的代表,有自己的理想追求,不会因为一些外在的原因放弃自己的梦想。站在时代的角度,她有这样的想法完全可以。她为什么要因为一个突然而来的弟弟牺牲自己的大好前途呢?就像是姐姐说的“我的人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啊?”。
  而姑妈却是老一辈的典型代表,她任劳任怨,她用实际行动来说明“我是姐姐,从生下来那一天就是,一直都是”。因为是姐姐她放弃去俄罗斯求学的机会;因为是姐姐她赚钱供考上专科的弟弟上学。她用实际行动来说明长姐如母。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时代确实是这样。女孩最终都是要嫁人的,只有男孩才能传宗接代。女孩就要做出一些牺牲,在出嫁以前给家里赚钱。如果家里很困难,还要打工给弟弟赚学费,供弟弟上学。两个时代的交织下,很多姐姐都是这么过来的。八十年代以前,有多少姐姐放弃了自己的理想,难道她们不配拥有自己的人生吗?
没有人应该去做什么,基于传统儒家文化的影响,基于社会道德规范的约束,很多人一生下来就背负了某些责任。有时候,真正的去做自己,倒是成了遥不可及的梦
姐姐能否听从内心的选择?
电影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安然在最后签协议的时候,养父母提出了一个让安然以后都不见弟弟的要求。弟弟任性的时候安然想法设法给他找养父母。后来弟弟懂事了,为了姐姐自己愿意被人收养,不想成为姐姐北京梦想的绊脚石,亲自打电话给之前的收养家庭。此时的弟弟多么让人心疼啊。安然冰冷的心无形之中被弟弟融化了。在找收养家庭的过程中,弟弟给安然带来了来自亲情的一缕阳光。安然渐渐适应了弟弟的存在。可理想跟现实终究是不能两全的。要么放弃理想,当一辈子自己不喜欢的护士工作来供养弟弟。要么给弟弟找到领养家庭。可是,在提到以后再也不见面的时候,安然为什么犹豫了呢?她不想去北京读研了吗?她不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了吗?如果是这样,她前期要的到底是什么。
“我拼命地存钱,我要去北京,我要离开这个地方”,从姐姐的角度,考研是她成为医生实现理想的唯一途径,如果这个时候被耽误了,将会是一生的遗憾。“我要是养活他我这辈子就完了”,安然后期把房子卖了,有没有可能带着弟弟去北京呢?站在道德的角度上,如果安然最终没有抚养弟弟,多多少少会受到一些人的职责。如果她们留在小县城,她要委屈一辈子,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想想都是煎熬。如果她们一起去了北京,安然的生存压力会很大,弟弟求学也会面临很多问题,自己卖房的一百万不知道能撑多久,考研也不知道能否顺利。如果弟弟在自己身边,肯定要拿出大部分精力去照顾他。如果弟弟最终被收养了,自己可以去北京寻梦,弟弟未来的生活也会有一些保障。但是两人的情感都会有一些缺失。安然应该会愧疚,弟弟或许会埋怨。
很多时候不能两全,走上一条,另一条注定荒芜。安然姐弟的情况是一个时代的缩影,那个年代要求姐姐有牺牲精神。可是在新时期,追求爱的均衡。作为父母,要一碗水端平。那些从小被教育着你是姐姐,应该要让着弟弟,内心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敏感吧。父母天平失衡缺失的爱,该从哪里去补回?
“有的人离开,有的人到来;有些事选择,有些事放弃。”,这短短的一生,我们都将会失去,在人生的三岔路口,选择了就莫回首,永远向前,不管怎么样,未来都是值得期待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