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跑

现在每晚睡觉,很痛苦。禾苗的睡眠很少,每晚都很晚睡,我又不想丢下她自己呼呼睡了,所以我基本也是每晚一点多才睡了。直接导致的最恶劣的后果,就是出痘痘,还都是那种又大又疼的。

在北方总部培训的时候,我的室友源源和另一个朋友小帆来上都了。还记得刚去北方总部培训的时候,我特别融入不了这个集体,可现在看见她俩,觉得格外亲切和想念。现在一起吃饭,一起唱歌,这些孩子们都是这么的真诚,我真心感谢。

今天,我和禾苗参加了厂里的绕静湖长跑比赛,我俩本来是奔着重在参与去的,没成想还拿了个六等奖,不错不错,尤其是禾苗,在来例假、脚伤和没有吃早饭的情况下,跑出这个成绩,very  good.   very  happy。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