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息,劳动不止

字数 865阅读 88

       当你口渴了,走进一个路边店,随手拿起一瓶水去收银台买单,然后拧开盖子仰头畅快淋漓地喝上一口,你会觉得很爽快。但你绝对不会想这瓶水是怎么来到这个小店的。

       我现在的工作对于曾经的专业和职业来说都很特别,因为就有一些同事每天负责把仓库里的水和饮料等货物,搬运到遍布这个城市每个角落的小超市里。

      下午六点,我拖着疲惫而麻木的身躯,怀着雀跃的心情回家时,经常能看见货运师傅背货的身影。仓库在路边,货车车尾对着仓库门,用一块十多厘米宽的木板在仓库和小货车之间搭起一座独木桥。他们一次背四五件水或者饮料,踏着颤悠悠的木板把货搬到车里。

       有时,两个区域的货物多寡悬殊大,就会两三个人跟着一辆车送货。可是驾驶室坐不下这么多人,于是多出来的人就需要在货物堆里找个空隙,把自己塞进去。坐驾驶室副座的同事从外边把门关上,再一起出发。

       他们大多是40岁出头的中年男人,也许因为每天都在消耗体力的缘故,每个人都很消瘦而沉默,也有一个例外。虽然搬货主要靠的是体力,但几个搬货师傅点货都没问题,长年累月的工作积累,他们点货甚至比办公室的人顺畅。这个例外的师傅体型强壮,孔武有力。每次遇到他,他都笑眯眯的。他不识字不识数,所以一般不负责点货,只是埋头搬货。除非家里有特别重要的事,否则他可以整月不休。

       我们办公室和仓库在一起,都在路边。师傅们闲暇时就会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喝水、休息。虽然办公室里有椅子,但不知因为拘束还是别的,师傅们都很少会在办公室休息。

       有一次公司组织春游,那个不识字师傅的小女儿也去了。十来岁的小姑娘,脸蛋白净红润,头发黝黑,衣服光鲜,非常活泼。师傅对她的女儿很疼爱,不时给女儿夹菜。

       每次看见他们搬货的身影,我都忍不住暗自感慨,这才是真正的挣血汗钱。

       实际上,这些师傅都是本地土著,在我们这个新兴的旅游城市,因为政府大力倡导旧城改造,这些师傅大多属于拆迁户,家里有好几套房子。在他们勤劳的身影后边,可都有一大笔固定资产。

       这些在最底层工作的师傅,踏实勤劳,不浮躁,不抱怨,他们身上常常流露出一种对生活的淡然和顺从,这对于爱抱怨郁郁不得志的人来说倒是不失为一种学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