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如何不爱你,纽约

NYC

If you love a person,

delivers him to go to New York,

because there is a heaven;

If you hate a person,

delivers him to go to New York,

because there is a hell.

—Charles Dickens

人们穿梭在纽约的高楼之间,

为了自己的生活和理想而努力着。

在感到无法忍受生活的压力的时候,

独自痛哭一场,再站起来勇敢的面对一切。


也许有的人,

把人生最美的年华给了纽约,

却发现自己从未属于过这里,

只得整理整理几年的时光,

离开这个繁华又落寞的城市。


曼哈顿奢华的公寓里,

有人跑步机上,大汗淋漓,

释放着这座城带来的压力;

也有人站在窗前,面无表情

手拿一杯香槟看着外面的一切;

在一扇扇窗里,有着多少你看不见也看不穿的故事。


布鲁克林破旧的街道,

艺术家们演奏者手中的乐器;

流浪者们躺着看来往的人群;

从玻璃窗透出的光洒在路上,

井盖上冒出的雾气将一切融合在了一起;

这是只属于纽约的音乐会。


这是一个有着美好梦想和残酷现实的城市,

她让人心驰神往的原因,

并不是那没有温度的钢筋森林,

而是生活在这的人们和发生着的故事。


曾经有一首歌,唱出了许多人那个贫穷而又美丽的梦。


歌里这么唱到:我多希望我可以牵着你的手,带你穿梭在纽约的大街小巷。在那里租上一个公寓,像家人一样。开上我的旅行车,装上满满一车的行囊,同我们最好的朋友挥手告别。你为画展绘作,我在满是名人出没的餐厅做服务生。我们穿着二手破旧的棉外套,脚踩着白雪皑皑的地面,走过人来人往的中心公园,我们站在回家的地铁口,冷风将我们的脸颊吹成了蔷薇般的粉色。我们注视着对方在列车窗玻璃上的彼此,细数着,纽约这座城市到底改变了我们多少。


I wish I could take you with me

All the way to New York City

We could get an apartment there

Be closer to our families.

We could take my station wagon

And fill it to the brim

And wave goodbye to all our lovely friends

Never to return again

You could write for picture shows

And I could get a job waiting tables

At a restaurant where famous people like to go

We could buy old overcoats and walk through the snow

All the way around central park

Our cheeks as pink as wild roses

We could take the subway home

And stare at our reflections in the window panes of the train

And see how much New York has changed us

All the way to New York City


也许你不曾有机会了解这些,

但已成为纽约一部分的丸子们,

将会让你更加接近纽约的灵魂。

他们将与你分享的,

可能是一场未尽的爱情;

也许是一次初到纽约的自我冒险;

或者是成功前的坎坷的青春岁月。




                                                           我在纽约等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