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lord:你必须比“坏人”更强,才有资格做一个好人。

96
复利青年
2018.02.14 00:09* 字数 2595

李笑来在2017的年度总结演讲中提到了一点感悟:“你必须比坏人更强,才有资格做一个好人。”

你最好比坏人更强,所以你才有资格当一个好人。生活当中绝对不缺乏所谓的善良,但是,你必须有足够的实力去支撑你的善良,你才能够让你们的善良发挥作用。···如果我不比他们强,他们真的就能做到一人一口唾沫把我淹死,一人打我一拳把我杀死,一人说一句话就能把我气死,那我死都死了,我的善良有什么用呢?

得强调一点的是“好坏都是相对的,各人眼中的好坏定义不同,好坏的评判结果也是不尽相同,甚至截然相反的”

这篇文章中的“坏”可以理解为“没那么好”,“好”就是比“坏”更好的。


正文

生活中很多的好与坏,有些容易区分,有些难以鉴定,这些好与坏虽然可能难以鉴定,起码我们还知道去分辨。

但是生活中的有些”好“,他们表面上看起来是好,可他们其实是我们不得不接受的“坏”,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对于现有的“坏”,我们除了接受,没有其他选项。

典型的例子是中间商,中间商分很多种,有机会我们一个个聊过去,今天只聊其中的一个——出版商。但是对于其他的都是同理可推

作为一个用户,我发自内心感谢出版商。没有出版商,就没有今天你我可以阅读的书籍,出版商作为知识的搬运工,把有趣的大千世界从内容创作者搬运到我们这些嗷嗷待哺的读者面前。

作为一个内容创作者,我不得不感谢出版商,没有出版商,我的思想,我的表达,可能只能锁在日记本里,无人问津,除了我自己时不时会翻开来看一下。

感谢归感谢,但是这个感谢,是“不得不”的感谢,即使是发自内心的感谢了,这感谢多多少少都包含着些许不干。

如果这“不得不的感谢”和“发自内心却不干的感谢”,只是我一个人经历,那我在日记里发发牢骚就好。

可多少次,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因为图书标价,而对图书望而生畏吗?只能把对此书的渴望隐忍在心中,如果实在想看,只能委屈其他物质享受,而去享受这精神食粮,甚至被迫走上自责的道路——盗版。

这事怪创作者吗?怪不得,大部分作家,除非温饱问题都无法满足,不然是不会太在意钱的,比起金钱来说,写作者更在意读者的正面反馈:

“我辛苦耕耘的内容对大家有没有用?”

“有用的话,又有多少读者因此得到了帮助?”

当然,在得到读者的认可下,又把金钱收获了,那是最好的。

有人说不对啊,既然作者更在意能不能给读者带来贡献,那为什么还把书搞这么贵?这不是逼着我们去看盗版吗?

                      创作者统统都是坏人!

                      创作者真是坏人吗?

作者的版税比例通常在 7-15%之间,纸张成本大约 10%左右。这是官方的数据,真实的情况还要惨一点。

如果你是个著名作家,比如莫言级别的,出版社会根据莫言提出的要求(印数,版税率),尽可能答应他;

如果你是个相对有点知名度的作家,比如王小山这个级别的,出版社会根据作者之前出的书销售数量大致估算出一个数字,一般版税不会低于以前出过书的最高版税率,印数一般在2万册以内。这个级别的作家在利益上没什么太多话语权;

如果你是个知名度不太高的作家,但是出过书,出版社会假装推脱说你的书出来不好卖,尽量压低版税率和印数,作者基本上没有话语权,能出书就已经很看得起作者了;

如果你是个想成为作家想出一本书并且从来没出过书,那太好了,出版社就喜欢你这样的傻子,你先掏一笔钱买个书号(一万多块),出版社给你印2000本书,接下来你要想办法把这本没有人看的书送出去。等把这些书都送出去了,你就是作家了。

一本书假如定价30元,按一个普通作家的版税的最高比例15%,作家只能拿到4.5元,其余都被利益链已经形成的中间环节层层瓜分。

最终结果是,想要传播有用内容的作者忍痛减少自己的收益,想要吸收知识的读者忍痛多出一点钱。

以出版社为首的中间方笑而不语,可这些中间商是“好人”,因为没有他们,作者的作品锁在抽屉里,读者的精神食粮无处寻觅,只能“不得不感谢”和“发自内心却不干的感谢”。

可披着羊皮的狼,终究还是狼,区块链技术的到来,让中间商的“坏”显露无疑。

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内容发布平台Ulord让所有的创作者可以做到比“坏人”更强,从而有资格做一个好人!

                        什么是ulord?

Ulord 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内容发布平台,在这个平台上:

版权作者可以在该平台发布各种格式的文字,除此之外还有各种格式的图片、音乐、视频、软件等内容,并允许第三方开发商在其开源协议之上构建自己的应用程序。

而消费者,不管是读者,还是欣赏音乐的,还是看漫画、看电影或者是使用某个app的所有用户,可以直接在平台上购买。

最重要的是,创作者可自行掌握作品在传播过程中的版权定价,同样是上面的例子,作者就定价4.5元(等值代币),读者买单的时候,就是4.5元(等值代币)!而且对于双方都是即刻到账,创作者立刻收钱,消费者立刻收到货。

其实从本质上看,Ulord还是一个中间商,不过这个平台的中间商不是人,是技术,是代码保证的法律,对法律如果大家都完全没有异议,那么法律的执行不像现实生活中那样是延迟的,法律的执行是实时的,触犯了法律,代码法律强制立刻执行。

对于一个个的代码而言,代码不需要金钱,代码勤勤恳恳地履行着他的功能,所以创作者可以做言行一致的善良的好人,读者可以享受好人们带来的各种内容。

虽然技术不需要钱,但是技术背后的团队需要金钱,可比起以前的“坏人”,ulord的“小坏”是我们真心发自内心感谢的好!

对我们这么好的,我们拿出一点钱(代币)犒赏他们,完全可以接受,对于让平台变得更好的社区开发者奖励钱(代币)也是应该的。

不仅如此,那些让好的创作内容得到应有尊重的消费者和传播者们,必须也是要给予奖励的(代币)。

以上是ulord的基本,实际上ulord还有很多好,比如为了让其他人下载更快速,而主动贡献自己硬盘储存内容的用户有奖励。

不正当的劣质内容会受到大家的抵制而直接从ulord上消失,那些所谓的水军会被一套公正的机制直接在区块链上留下不可篡改的作恶记录从而想做恶不敢做,胆大包天做了恶直接就盖个坏人戳·····

虽然我夸了很多Ulord,但是这个美好的未来能不能真的实现,实现的话又能实现多少,我没有答案,未来会告诉我们答案,在答案到来之前,我们要感谢的是区块链,然后感谢Ulord,即使Ulord可能只是个白日遐想。

但是不得不说大家包括我在内,都从这遐想中对未来充满了向往,更爽的一点是,我们不必跟“坏人”做艰苦的斗争,连照面都不用打,正义就不战而胜了!

这是现实版的,正义必胜,真切地应了那句话,正义或许会迟,但是绝对会到!

不过Ulord实现的第一天,首先要跟大家说的第一句话,应该是

                          对不起

文案,我都想好了

致所有人:

                    “对不起,我来晚了!”

                                                                                                                              Ulord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