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世界的抵抗和以前不一样

想写一些东西很久了,可惜拖延症晚期,一拖再拖,到今天,26周岁生日了。

“我对世界的抵抗和以前不一样”,貌似是韩寒说过的话还是写过的文章,不重要了,我对这句话很有亲切感,就拿过来用了。

失业,马上要满四个月了。打破了我上次的记录。不可否认,有一些不可抗力因素阻碍了我找工作的进程,但总的来说,我的态度决定了一切。

26岁,身边的同龄人都踏入了晒娃晒婚礼的行列,我依然形单影只,不紧不慢。因为我知道,急不来。以前我总以为人定胜天,觉得只要努力了没有办不成的事。后来才发现自己是太蠢太天真,感情就是最不可勉强的因素之一。人的主观能动性是非常有限的,很多时候只能顺其自然。

26岁,上个月跟妈妈去香港。一路上所有的行程都是妈妈掏钱,妈妈请我吃饭,妈妈给我买化妆品,妈妈给我路费。其实妈妈是不乐意的,可是她知道我没钱。这个年纪了,她也想女儿给她买东西,女儿给她抱孙子,可是偏偏事与愿违。在香港和外公外婆喝早茶的时候,妈妈悄悄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要吃什么就点,妈妈请客,吃好点。我真的感动了好久,也愧疚不已。回来的那天,我自己考虑了很久很久,觉得非常惭愧、非常内疚,我在想怎么才能扭转这样的局面,起码要快点找到工作,不能再啃老了呀。

26岁,我要找怎样的工作呢?

现在的我,对世界的抵抗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真正开始去找工作,认识到找工作的困难,我才知道自己当初有多天真。那种把一个工作或者公司当跳板的行为是不可取的,因为从第二份工作开始,你的行业和职业就决定了你的起点。制造业,非研发类,工厂型,这几个因素无一不限制了我下一份工作的提升,而工作地点的选择又决定了我不能接受太低的薪水。这是目前最矛盾的地方。

很多人事喜欢问我为什么要到深圳,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无聊。其实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微信上最近也有一篇文章题目大概是二十多岁住在哪里真的很重要,内容我没看,但我大概能猜到它说的是什么。我在北京呆过几年,在惠州呆了二十几年,这两者最大的差异在于这座城市给我的感受。那时候每次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我都能立刻昂扬起斗志,暗暗立志要奋斗要拼搏。因为大城市里完善的设施、各种社会职能的高效运转和配合、自由和拼搏的空气,能够极大地刺激一个人的感官,调动起一个人的意志。在惠州工作的这两三年,每天回到家里,吃妈妈做的饭,有时候妈妈帮忙洗衣服,什么事情都不用操心,早上也有妈妈做早饭,做便当,这种日子太安逸了,太不可思议了,我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

另外,我从小缺乏系统的教育和优秀的成长环境,我不能让我的子女和我一样吃这种亏,我想给他们提供更好的环境。

26岁,我时刻提醒自己,对人对事,要采取更加温和的态度,因为柔能克刚,上善若水。我对世界的抵抗,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有人让我不舒服,我肯定不会让他好过,可是现在,我只会从自身去找原因,这和看了一些心理学书籍也许是相关的,我觉得这种自省的方式更有利于更好地提升自己,修行自己。

这次急迫的辞职,跟少数同事让我感觉不舒服是有一定关系的,直到现在,他们的某些行为我想起来还是未能完全释怀,但我会隐藏,会选择遗忘。

26岁的生日愿望,希望尽快把工作定下来,踏踏实实,重建自己的一片天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