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哲学基础》读书笔记(八)

      分析哲学不是一种系统化的哲学,很多时候,分析哲学家们设法澄清科学、政治学和教育学领域中使用的语言、概念和方法。“澄清”是在分析哲学中贯穿始终的主题,大部分的分析哲学家认为,判断某事物是科学而不是哲学,哲学的真正角色是批判性的澄清。

      某种程度上讲,所有哲学都在对观念、意义和问题进行逻辑分析,人们通常将分析哲学看作是哲学的新发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尼采等的著作中都有关于分析的大量论述。

      分析哲学在教育上的应用对学生有直接的影响,它帮助教育者弄清楚打算教给学生什么,教育进程中,将使用更为清晰的语言,使用更有意义的教学方法。分析家强调语言的作用是学习,语言分析是教育哲学需要关注的主要任务,这种论断的基础是,成熟的教育主张应该更精确、更科学,而哲学分析提供了途径。学生应该学习语言,他们在生活中运用这些语言,并且描述他们的生活,为他们的生活意义辩护。语言用法影响着学生和老师,教师通过语言(包含动作)来表达思想和传达信息,他们使用的方式会产生深刻的影响,学生通过语言接收知识、开展思考。分析家并不试图为某种教育方式提供规范,而是力图澄清教育者运用的语言风格、运用过程、潜在的假设以及包含的目的。

      分析家关心现代教育的方法和教育内容,希望教师和学生从教育内容、教育方法、教育政策和政策提出者的立场等方面对课程进行严格检验。分析哲学的主要目标是获得清晰的原则、共识和结论。

      分析哲学家关注教育计划的制定方式,任何课程、目的和目标的论述核心必须保持在人的意向性上,意向性也就是我们对于将做什么的构想。

      语言分析家关心,教师是否对他们在课堂上使用的语言有很好的理解力。教师应该比其他任何职业更能意识到语言的潜在价值和局限性。教师需要恰当地使用语言,使他们的意思能够表达清楚,教师需要理解语言的逻辑,理解各种各样的词的用法和规则,并且在分析语言方面有熟练的能力。

      对分析主义教育哲学的批评指出,虽然分析方法已经帮助教育者较好地澄清并确认一些教育问题,但对于满足不断改变的、复杂的、世界的要求,可能还是个较偏狭的哲学观点。分析家们抨击了实用主义者、存在主义者、改造主义者和其他的哲学家,因为他们承认必然的变化,并做出关于社会和教育政策的根本性判断。分析家早就试图通过反驳古老的宏大方式或系统方法去重新定义哲学的工作,这种努力有一些积极的作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