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墉的把话说到心窝里

96
李继中
2017.07.01 17:08* 字数 2096

刘墉的把话说到心窝里。

这本书通过最生动的故事和分析,教你如何,坏话好说,狠话柔说,大话小说,笑话冷说,重话轻说,急话缓说,长话短说,虚话实说,废话少说,把话说到心窝里。

说件鲜事给你听,有个丈夫跟太太亲热,抚摸着太太,很有情趣地赞美,你的皮肤摸起来真细,绝不像四十岁的女人,太太笑:是啊,最近摸的人都这么说。”啪!一记耳光。丈夫吼道:“你最近让多少人摸过?”你老实招来!太太捂着脸,哭着喊:大家是这么说啊!每个中心的小姐都这么说。

这是真事,但是怎么看都像笑话对不对?问题是,当你细心观察就会发现,我们周遭充满这样的笑话。只因为一句话没有说对,就把喜剧变成了悲剧,把眼看就要办成的好事变成了坏事。

“话”人人会说,只是不见得人人会说话;有话好说,只是不见得人人说好话。。

不说好话的道理很简单,因为他没有多想一想。举个例子,我有个朋友,在他新居后院搭了间工具房。那工具房是买现成材料,再自己组装的,专门用来放剪草机,锄头,铲子这些整理花园的工具。

可是我这朋友兴高采烈地才组装到一半,他的邻居竟然隔着墙喊:“你乱盖房子,是违法的。”

我这朋友气急了,跑到“建管处”去问,得到的答案是盖十英尺乘十英尺以内的工具房不违法,只有超过才违法。

    他回去量了量自己的工具房,是十英尺乘十二英尺,多了两英尺,于是拿去退掉,换成合法的尺寸。工具屋搭好了,他跑来对我说:

“我非要去糗糗我的邻居不可,我要告诉他中国人不是好欺负,我去政府单位问过了,现在搭的绝对合法,欢迎他去告!”

“你何必这样说呢?”我劝他,“您何不换个方式,对他说,‘真是谢谢你,幸亏你提醒我,不然我的工具屋多了两英尺,因为违法被拆除,就白白盖了’。你不是照样让他知道你去问过政府单位,现在是合法建筑了的么?”

朋友想了想,觉得有理,照办了。结果不但没有得罪邻居,还交上了好朋友。

再说个故事,有个人为了点小事和太太吵架,要离婚,起因居然不但不是坏事,还是好事。那一天,他太太买了一条上好的石斑鱼,特意打电话到办公室:你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打电话回来,我好下锅蒸,这石斑鱼,多一分钟少一分钟都不成。”

那太太想的很好,他丈夫出门,她蒸鱼,回来之后就吃鱼。丈夫出门,她蒸鱼,丈夫进门,正好上桌。偏偏她丈夫出门的时候,才打完电话,说要出门了,就碰上客户突然造访,耽误了二十分钟。“糟了!”送走客户,丈夫心想,赶紧打电话回家:“对不起,临时有事,现在才能走。”太太一听,在那头跳了起来:“什么你还在办公室?你不知道鱼凉了不好吃吗?”你知道这条石斑鱼多少钱吗?丈夫没多吭气,匆匆忙忙开车赶回去,一路想,一路急,加上晚上饿,胃都急疼了,路上还差点撞了人。进门没好气的说了一句,“鱼凉了就凉嘛,热热不就得了?” 太太也没好气:“你是没命吃好鱼,以后都吃凉的。”两个人当然吵翻了,拉开嗓子吼,把小孩都吓哭了,一条好好的石斑鱼,谁都没吃,还差点离了婚。你说,他们是会说话吗?如果那位太太能像我那搭工具房的朋友,换个角度说:“别急!别急!鱼凉了,微波炉热一分钟就行了,开车小心点,我们等你。”那丈夫不会感激老婆的体贴吗?

会说话与不会说话,常在那一念之间。一念之间,他懂得忍,懂得退一步想,想想坏话怎么好说,狠话怎么柔说,就可能有一个喜剧的结局。那一念之间,他毫不考虑地脱口而出,则可能是个悲剧的结尾。虽然很多人赞美我口才好,但是我从不这样认为,而且觉得年轻的时候老说错话。即使到今天,我每天都把白天说的话想一想,检讨一下,是不有不妥当,或者有更好的说话方法。

正因此?这本书里提到的案例都是最真实的,发生在大家身边的小事。

而由那些小事里,常能见到大学问;由那些简单的话语中,常能触及心灵的深处。现在,就让我废话少说,打开话匣子,把话说到心窝里!

    开不了口的老王

    学写作的人应该先学“什么东西不写”,学说话的人应该先学“什么时候不讲”。

“先生是第一次来我们社区?”小姐钻进车。老王没说话,只伸出两根手指。“噢!第二次了。”小姐把眼睛睁得好大,“上一次是……”老王还是没有搭腔,只耸耸肩笑笑。小姐指着前面的车道,请老王转进去,门口有一个警卫,先伸手拦了一下,看小姐探出头打招呼,赶紧又敬个礼,把栅门打开。“我们现在到的是A区,”小姐下车,带老王到电梯,“也就是整个社区的中心点。”进电梯,小姐伸着手指,犹豫了一下:“我们现在只剩下三个保留户,五十坪,八十坪,一百坪,您要……”老王伸出一个手指。小姐又把眼睛睁得好大,按了十二楼的钮,再转起身,歪着头盯着老王,笑嘻嘻地说:“先生看来好有威”

仪,您一定是个大老板、董事长吧?”

    老王点点头。小姐扑哧笑了出来,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真笨,还没问您贵姓呢。”

老王伸左手,用右手在上面画了三横一竖。“噢!王董事长。失敬!失敬!”

小姐带着老王,一间一间参观。“这原来是样品屋,也是全区视野最好的一户,本来不想卖的,”

小姐扭扭脖子,撅撅嘴,“可是,可是您知道最近建筑业不景气,我们只好割爱了。”看老王没说话,又加一句,“而且是大减价割爱。”老王还是没吭气,小姐又跟上来说,“您不是来过吗?那您一定知道我们以前的价钱喽!”

老王点点头。

老王是知道以前的价钱,因为他商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