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而生-《我不是药神》观后感

这是我2018年看到的最好的一部国产电影,没有之一。

在之前007的影评中,我还在为国外的电影《天才枪手》《起跑线》等,击节欣赏之余,叹息为何国内没有这样的神作,不过现在好了,《我不是药神》来了。

通过这部电影,揭露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粒性白血病群体,他们需要服用高价药格列卫,有药能活,没药只能死。

1

——

真人真事改编

陆勇在新片发布会

这部电影改编自一个真实的故事--原型被称为"药侠陆勇"。

陆勇于1968年出生在江苏无锡市的一个殷实之家,新千年伊始,他开始勤勤恳恳地创业,2002年,陆勇所创办的纺织厂卓有成效,但他本人却遇上了一件天大的难事 —— 他得了 “慢粒细胞白血病”。

“慢粒细胞白血病”在百度词条上是这样写的:

“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是一种影响血液及骨髓的恶性肿瘤,它的特点是产生大量不成熟的白细胞,这些白细胞在骨髓内聚集,抑制骨髓的正常造血;并且能够通过血液在全身扩散,导致病人出现贫血、容易出血、感染及器官浸润等。 ”

它分为三个阶段,慢性期、 加速期和急变期。

在慢性期间还可以通过使用羟基尿、干扰素或格列卫等药物维持生命,但在加速期和急变期的时候这些药物已经无力回天,此时需要更加强烈的方案,要么通过骨髓移植,要么就清除白血病细胞,恢复骨髓造血功能或回到慢性期,也就是所谓的化疗(但治标不治本,只能暂时延缓病情)。

化疗有多痛苦,我们哪怕未曾亲身经历过,也会通过病人的描述而感到切身的难过,但许多病人便是通过这生不如死的治疗,去寻求虚无缥缈的生之希望。

《我不是药神》中,吕受益的角色正是如此,后期他买不起格列卫维系生命,病情从慢性期演化到急变期,因为没有合适骨髓移植,只能通过痛苦的化疗来尽量医治自身。影片有一段清创的镜头,咬着毛巾,掀开衣服,胸口碗大一个伤口。


片中的吕受益,关谷神奇

2

——

寻药

2002年,检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在等待合适骨髓的过程中,通过医生建议,陆勇选择服用瑞士产“格列卫” 维持生命,但在两年后,因为“格列卫” 的昂贵药价和各种其它医疗支出,家中百万存款已经开销大半。

陆勇开始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名为“格列卫”的抗癌药。这是第一个分子靶向抗癌药,可使慢粒白血病患者病情稳定,维持正常生活,但需要持续服药。在格列卫研制出来之前,慢粒病人的平均寿命只有3-5年。格列卫的出现让慢粒白血病人的十年生存率从不到50%上升到了90%。唯一的缺点是贵,每盒(120粒装),售价23500元,一盒吃一个月,为一个疗程,也就是说一个月要吃掉2.35万,一年吃掉30万,三年一套房子吃没了。一粒近200元,难怪患者吐出来的还要吃下去,而且需要终身服用,复购率是杠杠的。对于癌症患者而言,他们倾家荡产,别无选择。


没药没命

在生的迫切下,陆勇四处寻找新的治疗方法,阴差阳错之下,他偶然从韩国病友的口中得知印度“格列卫”的存在。

陆勇是有公司,有经济基础,经济压力还是很大,更多人吃不起药,死亡或者选择自杀。印度“格列卫”与瑞士“格列卫” 药性相似度达99.9% ,但两者之间的价格鸿沟可谓是天差地别,前者一瓶只需4000元,后者却要2.35万元。后来他发现印度有廉价仿制药,吃下来觉得效果不错,便热心地分享了相关经历和检查数据,并教病友如何自己去买药。与电影中不同,他没有亲自到印度去寻药,而只是做了一个引导分享如何购买的工作,也没有从中盈利。从04到18年一直默默帮助着“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病友们,已经有整整14年之久。

在电影中,格列卫化身格列宁。真人药侠陆勇化身徐峥演的印度神药贩子程勇。程勇因生活所迫,只身前往印度寻低价的仿制药,将药人肉带回上海,打通了进药通道。并借助思慧的病友群,销售价格只要正版药1/20的印度药。遭到药企、警察的追捕。

影片中老太太对着警察恳求:“警察领导,我求求你,别再查「假药」了行么。这药假不假,我们这些吃的人还不知道么?我吃了三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可你们非说这是「假药」。不吃药,我们就只能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

3

——

情与法的较量

自救同时救人,药侠陆勇在2013年竟因涉嫌贩卖"假药",被警方带走。

自古就有一句话叫忠义两难全,左手是法,右手是情,从法的角度肯定是不对的,这么做会导致盗版横行,而药物也一样,资本家得不到利润,他会下大力气开发新药吗?怎么想也不可能吧。但从情来说,确实是吃不起,一个月两万多,一年三十万,三年一套房子续命,普通工薪家庭谁吃的起,这种盗版的低价药也只能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买这种药也是人之常情,这真是两难的选择。包括这部电影笔者也厚颜承认是看的枪板,昨晚上完导图课回家批完作文作业睡前看一半,今天中午午休看剩下的另一半。为的是先睹为快,写出这篇观后感交作业。同时也是暑假行程排满了没法去影院看。

好在,陆勇在看守所一共待了135天,之后千余名白血病病友签名为陆勇求情,最终有关部门"撤回起诉"。好人还是有好报的。陆勇被看做普罗米修斯式的人物,不顾自身危险为病友盗取天火。官方也开始向他寻求帮助,云南省工商联希望他能够牵头,促成云南药企与印度药企合作办厂。

人人都怕生老病死,生不起,病不起,死不起。特别是人到中年,年初网络一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刷爆朋友圈,一场感冒,辗转医院,最终还是没能挽回一条性命。每个城市,医院永远是人最多的场合,看病难看病贵,直到今天依然存在,并且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存在,“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这也是这部现实电影豆瓣评分9分的原因所在。这部电影已经金盆洗手,将代理权转让给张万林,开公司上正轨的程勇,本不用铤而走险,继续贩卖印度药。但他还是从一个商人转变成了一个救赎者,从超市2000元高价进货,500元成本价卖给患者,最终在分药的时候,被抓获,判处5年徒刑。

最后结局处理的非常好,虽然他确实触犯了法,但就像他对儿子说的一样:我不是个坏人。

4

——

救赎与改革

那些让人难以辨认的口罩脸,口罩上方对活着强烈渴望的眼神,刚刚成为父亲为生寻找希望的老吕,为了患病的女儿消耗青春的刘思慧,蓬勃的年纪里独自承担病痛的黄毛,信主传播主的刘牧师,这些身患慢粒白血病的患者或是患者家属的代表人物的相继登场,这注定是个悲伤的故事。

“谁家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何时不会再因病致贫,中产变无产,无产被碾压?

这也是个充满希望的改革。陆勇在看守所呆了135天,因为病友的联名申告。而电影中的程勇却没这么好运气,他判了五年,好在最后的成本价,亏损,自我的救赎,三年后提前释放。

面对争议和不理解,陆勇逆风前行14年。陆勇案正好发生在医改加速的变革时期。2015年之后,国外新药的审批流程缩短;食药监总局发文,要求中国仿制药在2018年年底前完成生物一致性评价,这意味着国产仿制药的质量将得到保证。一系列政策出台,他的名字也不断被提及。

令陆勇得救、违法又因之成名的格列卫,已经被多个省市纳入医保。 2011年,Cyno 在杭州、苏州、成都和无锡举办过四场推广会,陆勇帮忙组织、站台,正式将 Cyno 介绍给患者。陆勇事件作为新闻在央视一直滚动播出,他把我们这个疾病公诸于媒体、公诸于社会,也是一个很大的推动。”

每一个个体都会推动社会的改革,我们的明天会更好的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