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蓦然回首(1)

96
小粹
2018.01.29 15:20* 字数 3211

一、回首

徜徉在青砖黛瓦间,漫步在小桥流水旁,婉转的评弹,五彩的苏绣,夜晚的苏州还是如白天般热闹。

“就是这个角度,就是这个角度,回头”,何建国举着相机,发现了一个很好的角度的他兴奋的像发现了新大陆。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路冰然不敢相信,竟真的是他,十二年韶华凋谢,那个烛光下的他,好像一直都在。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高中的某一天,语文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讲着王国维先生提出的三境界。

路冰然却盯着桌面上的一封信发呆。

路冰然:

也不知怎么就想到给你写信了,很久没见了,很久没说话了,上次见你也没说,对不起呀!

听说你们那老打架,还砍人、捅人什么的,比我们这儿乱,你小心那些疯子啊!

……………………………………以前是我对不起你吧!我也不想失去你这个

朋友,回信给了马林楠就行,如果你生气或什么,那就不用了!

给你讲一个笑话

……

莫子烽

“小心疯子”呵呵,是指他自己么!

“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他们就只是朋友么,还巧妙的刚好把朋友放在下面一行,是让她不由自主去加一个“女”字么?

莫子烽,路冰然,初二那年两人有一段庸俗不堪的转学生美女学霸与本班男神在一起的初恋往事。

两人学习好、长相好,一时成为佳话,只是慢慢的,褪去外表的华丽,她觉得他幼稚,他觉得她不够喜欢他,在学业越来越繁重的初三,因为一些传闻,两人便成了路人。

等到她清楚的确定传闻只是传闻,已经成为路人的他们还是路人,懵懂的初恋,本以为会把所有的第一次献给彼此的两个人,原来这么不堪一击。

这样或许也好,那时候他们年纪很小,人生的路还长,重新做好朋友的可能性很大。

“许文华,刘倾城,许情,倾华,倾城之,化十人倾,……”

前天校花刘倾城答应了同桌许文华的追求,许文华正倾尽其文学才华将两人的名字组合起来,要编一句很有意义或者很好听的话。

连续编了几天,此刻许文华灵感忽来,大笔一挥,高兴的和路冰然炫耀,“许你一生,倾城一世”,向来不喜欢语文的同桌竟然能组一句很有诗意的句子,路冰然心中感叹“恋爱中的人啊都是诗人”。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第三个境界”语文老师依旧说的起劲。

莫子烽,路冰然,其实他们的名字也是可以勉强组一句的,“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那天,烛光下的他有点高、有点痞,她盯着这位刚刚扮鬼捉弄自己的他,莫子烽,烽子莫,疯子,疯子……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莫子烽记得她第一次给他回信时,便写过这样一句话,也记得她的微信简介就是这句。

在来往的人群中,寻找她的踪迹,初中、高中、大学,她每一次都是这样,让他怀揣着即将永远失去她的忧心忡忡,无尽的寻找。

这么晚还不回去,跟一个男的瞎溜达什么,他冷哼一声,却不想她竟蓦地转过身来,一时手足无措,只好先端着相机转过身去。

从初二到如今,十二载光阴侵蚀,他明明与她的视线相碰,怎么却又转过身去了,竟不认识她了么?

“主动,主动”马林楠曾多次教育过她,如今可以派上用场了,她缓缓上前,“怎么,不认识了?”

“她不是一向高傲,从不主动么”,眼角扫到她走过来时,他有点诧异,不过“理他爹”这外号也不是白叫的,只用了几秒,他已想好了说辞,表面上优雅的转身,心跳其实砰砰加速,“不敢不敢,刚才在抓拍一只蛤蟆。”

“蛤蟆?”莫子烽这人果然不太正常,他还是那副做了坏事后得逞的得意洋洋的表情,这种有点贱的表情总是让人想上去给他一个巴掌。

然而路冰然却不知道,此刻的莫子烽正斜睨着何建国不满的眼色,其实莫子烽要表达的是“癞蛤蟆”。

“老婆,这位是?”何建国也不示弱。

哼,他真恨不得转头就走。

她也被叫的有些不自在,可是看莫子烽转头一副不想多看一眼何建国的样子,她却很心满意足,因为她知道他之所以转头,是因为他正撇着嘴,却又不想被他们看到自己这么幼稚。

第二天中午吃饭,何建国建议去一家高档的餐馆,路冰然却说她想去吃肯德基或麦当劳。

“就是,随便吃点儿就行”莫子烽道。

“有家意式餐馆,是意大利人开的,很正宗”何建国立即又有了建议。

路冰然和莫子烽相视一笑,初二寒假那次,马林楠等四人去路冰然家玩,五人在一家意式餐厅吃披萨,众人本以为有余鸿星这位重达200斤的胖子在,他们可以吃很多。

却没成想余鸿星半路被家里人叫走,那时候他们的压岁钱要么是已经花的差不多,要么是本来就没多少,所以四人不舍得眼睁睁的把钱扔掉,便硬着头皮互相鼓励,楞是把剩下将近一个半披萨吃完,直到现在四人闻到意式餐馆的味道就想吐。

“就去麦当劳吧”坚持己见本就是路冰然的一贯作风。

“你下午去哪儿,咖啡馆坐坐?”午饭后,莫子烽提议。

路冰然没想到莫子烽会有这样的提议,她喜欢咖啡馆,莫子烽却并不喜欢。她看看何建国,何建国是A公司老板,今年A公司一直准备着上市,路冰然本是作为A公司法律顾问来苏州分公司进行法务资料审查,两人下午原是要去公司。

“没事,没事,工作可以放到明天”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自然有察言观色的本领。

三人在一家咖啡馆坐了一会儿,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何建国掏出一张白色请柬:“下个月我和冰然的婚礼,欢迎光临”。

路冰然诧异的看着他:“婚礼?”

何建国向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别出声。

莫子烽攥着桌上的饮料杯,云淡风轻似的盯着请柬,作为朋友,他没有表现吃醋的资格,可是被压抑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反抗,他真的控制不住,要疯了!

他打量着请柬上的每一个字:“七年挚友蜕变挚爱,爱需要勇气。”

原来人家昨晚那句“老婆”并不是随意叫的,原来她跟我离婚,就是为了跟他结婚,这一次,是真的要失去她了么?

“七年挚友”,哼,我还十二年呢!

“然然、莫总,我有点事得先走,实在抱歉”,何建国接了个电话,便急匆匆的走了!

“终于走了”莫子烽毫不掩饰的直言道。

他尝了路冰然的一口咖啡:“难喝死了,还那么贵,哎,他结账没?”

“应该结了”路冰然笑答,紧张的气氛忽然间松了下来。

“早知道多点一杯了,你尝尝,还是我的果汁好喝。”

路冰然微笑着摇头,看着那个依旧傻里傻气的他,他这个人还是很幼稚,她既喜欢,又讨厌的幼稚。

“看,我拍的怎么样!”莫子烽抬头和她那宠溺的眼睛相撞,不知是谁的手机铃声响起,两人不约而同红了脸,低了头,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很熟悉的动作。

“借下书”那天他急切的想要看一看这位冰美人笑起来的样子。

他拽了拽她后背的衣服,着急的又说了一次“借下书”,却不料……

“啪!”

他愣住了,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有人敢打他的脸。

她愧疚道:“对不起”。

“没事”他又是那天烛光下那副坏笑的样子,她心想“他这人怎么被打了还傻笑,这人真是个疯子”,发呆的她盯着他一动不动。

“哎,怎么了”同桌余鸿星在他们中间打了个响指,她和他这才意识到彼此已经对视了许久,不约而同脸颊泛红,低了头。

他摸摸自己的右侧脸颊,她欠他的,他统统都要讨回来。

这不是何建国吗,莫子烽相机里的第一张照片,正是何建国举着相机拍路冰然的背影,所以“蛤蟆”是指“癞蛤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路冰然真是佩服自己夸张的想象力,和他在一起,律师理性的思维便不复存在了。

“拍照技术一点都没提高”她翻着莫子烽的照片笑道。

“切,那是你不懂欣赏”他反驳。

“莫子烽,在跟踪我?”她本想这么问,但还是换了别的语句,“你什么时候来苏州的?”

“昨天,昨天我去了狮子林、拙政园还有网师园”莫子烽对自己的这招先发制人以及很明确的暗示很满意。

这不就是我游玩的顺序,离婚协议终于起作用了么,路冰然嘴角微扬,淡淡的道:“我也是”。

“恩,你带糖了没啊?”莫子烽双手握着饮料杯,下巴抵着杯子,抬着头看着她。

“带了,放心,不会晕倒的”路冰然说完才觉得自己有点自作多情,可他的眼神分明含情脉脉。

先送一本书给她些微光,再到苏州向她明确的暗示,莫子烽,终于决定峰回路转了么?

十二年光阴的锤炼,他们已是熟悉默契的挚友,跨越朋友的界线,他们真的能转回去么,如果再重蹈覆辙呢,如果这一次连朋友都没的做呢?

“下周我要去你们那里出差,准备好好招待我!”她还是做了这个决定。

蓦然回首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