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欠我一次分手|翩翩少年

这就是我不要脸秀恩爱的小说的名字了,你们将就着看,偶尔也要不将就的留言给我哈!

认识了十几年的一个姑娘,有天不断地抖动窗口给我。一般这种有大事发生的征兆都让我分外谨慎。我得小心翼翼的拿捏情绪,该作何反应。好在现在社交软件太多,我想找点蛛丝马迹,太容易不过。

翻开她的微博,最新一条赫然写着两个字:但愿。妈呀,吓得我,赶紧脑海里翻来覆去的想,最近她给我透露的点滴。她说她家那里饮用水不干净,附近好多人喝出了肺病。还有就是附近一所小学装修引小孩子们中毒,她们单位的人也有叫去问话的。

好像不太好的事情就这么多,那还有什么,值得“但愿”的呢?我整理好情绪回复她,她兴高采烈地跟我说,我相亲,都相到22岁的男生啦。但愿人家也能看上我呀。

她这份兴高采烈,看在我眼里,只是苦中作乐。原来,苦中作乐从来都不是本事,是哀伤本身。

相亲这件事,没什么对错可以赘述的,大家各有看法。相亲相来心仪已久的大帅哥的也不少见,成就美满姻缘这件事,如果单看来路,怎么成功的都不必大跌眼镜。

我也不想非得逊色的聊一聊爱情,那太无趣了。都已经开始相亲了,说明对爱情的认知,到了一个相对高阶的阶段。

我想起尹先生的第一次相亲。他妈逼着他去的。当然,每个作女都会跟自己说,你要是不想去,你妈还能绑着你去吗,哼,借口。

我和尹先生断断续续的分手过无数次,一会晴一会雨的,他妈比我俩都坚持,他妈坚持不让我俩在一起。我俩也时常变改作战方向,偶尔顺应他妈的号召。

那次是为什么分手的记不清了,是大学临毕业的时候,我因为家里安排工作的缘故,所以不急于找工作。可你知道大家都早出晚归,你一个人在宿舍点外卖的那种废柴的样子有多恐慌吗?我就信誓旦旦的开启我的作家梦,想要通过写文章写成郭敬明韩寒啥的。而且我还不打算给什么新概念投稿,我直接在马化腾旗下的微信公众号上写,一动笔就是100000+,我很有信心。

可是那是2013年,公众号刚风靡,我特么连如何开通都不会。

恰巧就在那时,和尹先生分手了。他去相亲。介绍人寒暄完,轮到自由提问环节,女生问尹先生大学的专业,尹先生喝口水说:你会申请微信公众号吗?

这件事过去快6年了,我前几天接待大学时候的老友来深圳小住,她八卦的说,你俩还没分呢,我说嗯,还没呢。她心疼的抱抱我,问我怎么就那么笃定在一起呢?我笑着告诉她,我一点都不笃定在一起,我只是不知道如何分开。

我给她讲了这个相亲的事儿,快三十的人了,被我唬的,眼泪一串一串的往下掉。

都说分手见人品,我不太有见人品的机会。我俩最长时间的一次分开,也就四年。时间节点的记录下,其实他依然参与了我人生的每件小事。在微博里转发抽奖信息,连@都没收到,却能收到远方寄来的包裹。

最认真的一次,是在三年前,北京。

你相信城运吗,不是城际高铁运输,而是一个人在一座城的运气。尹先生在北京就运气不佳。他那么优秀的人,先后被公司辞退,最后还惹上了官司。那段日子,我和尹先生的QQ是从来没有聊天记录的。经常我加班到昏天暗夜,他发短消息给我,往往是不大好的消息,我就拎着高跟鞋跑回家,手里拿着热腾腾的外卖。

打开门无一例外是黑着的,他坐在沙发上,手间的烟,忽明忽暗。

关于抽烟,我一直有个特玛丽苏的想法。我们初中的时候,还不太流行早恋和网吧。一个同学和校外每天打架的小男生谈恋爱。每天给我们讲各种心跳的细节。尺度都很小,都是牵手、拥抱、他把外套披上她的肩什么的。有个事情记得特清楚,她说某天吵架,男生很烦闷,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女生作起来就很不讲道理吗,就不让他抽烟,就不让他抽。男生吸了一口烟,拽过女孩,吻了下去。

讲这件事的时候,她是我们学校的前三名的学生,每天上课妈妈都在教室陪着,她是重点高中的培养对象,戴着大眼镜片的眸子里,有一点点的光,闪过又息了。

因为有这个玛丽苏幻想,所以尹先生抽烟,我从来没禁止过,别太凶就行。

那段日子尹先生和我说话的时间很少,我也算是第一次,知道了一个人的骄傲是这个样子的。骄傲根本不是拿着成绩炫耀,骄傲是没有光芒的时候,努力撑着不倒下去。

这种日子持续了近半年,我隐约听尹先生的朋友说起,他想离开北京,换一座城市。那时候我们其实都是对生活妥协的,离开一座城,也就意味着离开一个人,和所有你许诺好的人生。

知道这个消息后的第六天,我结束项目很早回家,灯火通明,他喜欢打开房子里所有的灯。厨房里有微香,是煎鸡蛋的味道。我探头进去,他不看我,让我洗手吃饭。

四菜一汤,也没什么好吃的,我转身进洗手间,大概知道他要给我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了。

这些年,我们总是一个城市又一个城市地换。初中都在哈尔滨,他高中去了沈阳,我留在哈尔滨,大学他去了北京,我去了烟台,毕业后我回到哈尔滨,他留在北京,后来他来深圳,我跟到深圳。

好像永远都没有办法,一直在一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