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一)

我好想你。

朋友圈这句扎眼的话,不禁让周艺萌皱了皱眉。她不耐烦地胡乱刷走那条消息,心底掠过一种莫名的不爽,就像是走在空阔的大马路上,还来不及走马观花,就瞥见狭窄路口一个世俗的大妈为了几毛钱,和另一个世俗的大妈讨价还价、争吵不休的场景,这种由心底散发的嫌弃甚至是不屑,让她自己都有些捉摸不透。

想谁?应该不是自己吧。希望不是。

别自作多情了周艺萌。她无奈地摇摇头,嘴角还挂着不禁意间对这种无聊想法的嘲讽。

她放下手中微烫的手机,在日记里写道:

“我也。可我不能告诉你啊。”

一丝秋风从那可怜的窗的缝隙中溜过,翻过了这页轻浮的日记,吹散了周艺萌心中口是心非后侥幸留下的那丝欣喜。

关灯。睡觉。明天见。

(二)

果然第二天,他的朋友圈的这条消息被删掉了,悄无声息地,不留一丝一毫的挂念。

幸好昨天没有自作多情地在下面评论什么。周艺萌讪讪地想,半躺在床上,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了眼手机开得不太亮的护眼屏幕,又看了眼窗外灰蒙蒙的天,睡不醒似的。

她不知道他此时是怎么想的。她揣度不出,也懒得去细想。脑仁嗡嗡作响。

“早上好,昨天睡得好吗。

我昨天的梦里好像有你的模样吧。“

周艺萌草草地在日记里写下她永远都不会说出的话。

“等下,学校见。”

(三)

她始终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自从那件事之后。

她始终都会记得。

——ZYM,我告诉你。

——嗯?

——你别把自己当公主一样,不是所有人都要围着你转,不是所有人都要哄你开心的。

——哦……那你走啊。

——……我只是想说你脾气太差了,终有一天,我会忍不了的。

——谁让你总是气我的。

——我狠话放在这,如果哪天,你再这样莫名其妙不理我,我绝对不会再来哄你再来理你。

——你以为这样我不难受吗。

——反正你也知道,我妹子挺多的,从来不缺你这一个。

——哦

不知道那天是怎么了,周艺萌觉得他说的每一句话都那么针对她。或许就是因为太在意所以才这么觉得吧。

散了散了。

虽然嘴上不说,但从她脸上不由自主的无奈和无助看来,她的确是在意他的。

没有人知道那天他们其实约好了一起去画颜料版画,就小时候一直画的那种,周艺萌已经向往了好久好久。更没有人知道,甚至他们自己都不曾想到,在路途中就会闹得这样不欢而散。

画终究是没有画成。

那晚的风很喧嚣,周艺萌不同往常,她一个人走着,慢吞吞得,像是在故意拖沓着脚步。她迎风不停搓着冻僵的双手,但始终没有等来温暖她内心的那个人。

罢了。

“只可惜我们都是自私的人

我们都期待着彼此先一步的退让。“

(四)

接连着下了几个星期的雨,黏腻的空气拖拉着,也终于算是入冬了。

周艺萌走在冷静的大街上,萧瑟的风更添了几分凄凉。路边的霓虹灯早已亮过了路灯本身,忽明忽灭。她抬头,仰望那深邃而迷茫的天空,眼睛涩涩的,或许是风拂过了吧。

“唉。

惆怅。

所有的所有,我该如何对你讲。

我们都是凡尘中的一粒微土。

世界那么大,即使擦肩了又能怎样。“

周艺萌眯缝着眼,凝视着马路对面的他,视线渐渐模糊了。

偶然地,悄悄地,错过了,在冷风中萧瑟。

“可我还是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你。”

(五)

——他和我说他想你了。

突然有一天,周艺萌的某个好友一脸严肃地说道。

——哈?什么啊。

——他让我别告诉你。

——哦……这样啊……

——他说反正他不会来找你,但是他想你了。 你说你俩怎么这么作呢。

好友无奈地抱怨了几句,叽叽喳喳的,周艺萌也没怎么听进去。

但她心里不免也宽慰些了,猝不及防的话让她脸上也红扑扑的。

“谁不是呢。

你一定不知道我的余光就是你去往的方向。“

(六)

“可谁又知道,昨天放学后你和朋友的欢笑在风中荡漾时,我就在你的身后,一直一直,却未曾等来你的一次回眸。

可谁又知道,最后我还是去画了那幅画,做了你最想做的事,但陪我的那个人却不是你。

可谁又知道,多少次我在私信里输入了‘我想你了,回来吧‘,又悄悄删除,挣扎纠结了多少次,才在朋友圈写下那条消息,只祈祷你能掠过我的心意。

可谁又知道,那次马路彼岸的相遇根本不是偶然。再上一个、上上一个寒冷的路口,我早已凝视你许久。

可谁又知道‘围着你转哄你开心的只有我’、‘你都不给我抱紧你对你好的机会’都是上次不欢而散时,我想了很久却最终哽咽在口的话啊。

可谁又知道,我的这本日记里你匆匆掠过却留下的不可磨灭的踪迹,居然是如此之多。

只可惜我们都是自私的人。

我们都期待着彼此先一步的退让。“

他在日记里写道。

(七)

  怪只怪岁月披上了太浓的妆,日记里的彼此又都过于惆怅。

她写尽了他的思念。

他写尽了她的忧伤。

最终又都在遗憾里奔跑,感受冬天最后一丝温暖的凄凉。

(九)

他和她都曾在平行时空里看向同一片天空,只可惜没有令人惊叹的星辰大海,只有匆匆而过的牵挂,让人心疼,让人潸然泪下。

(十)

我好想你。朋友圈闪烁的消息格外扎眼。

好巧,我也是。她回复道,拾掇起以往的忧伤。

“晚安。”

“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