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春秋(第三回)

在沈复的《浮生六记》里面开篇是这样说的“因思《关鸠》冠三百篇之首,被列夫妇于首卷,余以次递及焉。”意思是说“考虑到《关雎》是描写青年男女互相倾恋之诗篇,而且冠《诗经》三百篇之首,所以特意将本人夫妻生活的“闺房记乐”列于首卷,其余篇目则以次递及下去。”所以我们也依照这个方式,用一个爱情故事来开始我们的《春秋》之旅。

公孙敖是鲁国贵族,他曾经娶了莒国的一对姐妹,其中的正房刚死去,这一天,他访问莒国,为的是签署一项盟约,同时为他的弟弟襄仲说亲。可是当他回到酒店的时候有点失魂落魄,嘴里念念有词:

有美人兮, 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欲诉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旁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他的助手听到了,就说:“将军,您这是穿越了吧,这首诗是汉代司马相如的诗,他要四百多年以后才出生呢!”公孙敖说:“何必这么较真呢,人家就是表达一下心情而已么!那么我就换一段诗经吧”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

今夕何夕,见此邂逅。

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这一切都是因为公孙敖见到了他为襄仲说亲的对象-莒女。公孙敖只是在城墙上望了她一眼,便再也无法忘记那容颜。原文是这样的“登城见之,美,自为娶之。”

助手劝公孙敖说:“将军,那人虽美,可是那是您弟弟的未婚妻,咱们的行为将来是要被记载到一本叫做《春秋》的书里面的,两千年后,您让读《春秋》的人怎么评价您,您要注意影响啊!”

公孙敖道:“少来这套吧,两千五百年后,根本没几个人读《春秋》了,那时候的人更关心明星离婚、老虎吃人之类的事情,谁还管什么春秋大义。如今,遇到这样美丽的人,我若不能把他娶回家,那我还不如出家当和尚算了。”

助手道:“娶不娶她是一回事,不过和尚您是肯定当不了的,咱们现在是春秋时期,不但佛教没有传到中国,就连佛祖都还没有出生呢,不但佛祖没有出生,耶稣也没有出生,穆罕默德也没有出生,所以,佛祖、上帝、真主他们都帮不了您,出家都找不着庙,您只能靠自己了!”

公孙敖道:“你这人怎么这么较真呢,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遇到这样的美女,傻子才去当和尚!”

于是,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公孙敖就把莒女给自己留下了。回到鲁国后,公孙敖与莒女度过了一段蜜月期,每日里芙蓉帐暖度春宵,可是后来他兄弟襄仲知道了自己还没见过面的美女媳妇已经被哥哥娶回家了,暴跳如雷,就要找公孙敖拼命。鲁文公从中调解说:“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衣服破,尚可补,手足断,安可续”。于是公孙敖听从劝告,忍痛把莒女送回莒国,脱了衣服,保全了手足,兄弟和好如初,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春秋》里并没有写公孙敖送走莒女时跟她承诺了什么,只说第二年公孙敖被派去参加周襄王的葬礼,结果他抛下家业爵位带着吊丧的礼物跑到莒国找他的莒女去了,这一去就是6年,期间他们在莒国有了两个孩子,6年中,公孙敖嚼着莒国坚韧的卷饼卷大葱,一面享受着爱情的甜蜜,一面承受着思念故国的痛苦,同时也花光了他们所有的积蓄。终于受不了的公孙敖提出引渡回国,鲁国既往不咎的接纳了公孙敖,岂料,两年后公孙敖再次出逃,从此与他心爱的莒女在外漂泊,多年后,莒女香消玉殒,公孙敖也老眼昏花,漂泊多年的老浪子终于踏上了回乡的路,可惜却死在了回家的途中。

后来,公孙敖常常被描写成一个叛逃的官员,一个不义的兄弟,可是没人关心他当时的内心世界,只为城墙上看了那一眼,改变了公孙敖一生的命运,容易冲动的人更容易做出令人感动的事情。如周国平所言:人生如梦,爱情是梦中之梦;诸色皆空,色欲乃空中之空。可是,若无爱欲萦绕,人生岂不更是赤裸裸的空无;离了暮雨朝云,巫山万古长存,也只是一堆死石头罢了。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