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范儿1

           

在人生的旅程当中,总是会有意外的惊喜。在参加第11届cccc这个大会之前,我就定位为自己是来做义工的,是为服务大家的,而不是来学习的。果然,我比所有的人提前两天来到呼和浩特这个梦想中的地方.说到梦想中的地方,是因为呼和浩特这个名字。有一种异域风情的感觉。虽然我以前也曾经来这个城市讲过课。但我那个时候来的是闹市区。想到这次的会议会场会在梦想中的草原,心中真的蠢蠢欲动。

在我很小的时候,是一个非常热爱文学的人,可是那个时候可以读的书籍特别少。偶然读到一篇关于草原的文章。那种,风吹草地现牛羊的感觉,好美好美。一直有一种想法,可以去看看草原。小时候还有这样一首歌,现在记忆犹新。

歌词是这样的

辽阔草原美丽牧歌群群牛羊,

草儿青青,彩虹灿烂,挂在蓝天上,

有个少年手拿皮鞭站在草原上,

轻轻哼着草原牧歌牧放着牛和羊

年轻人啊,希望我能够和你一起和你一起诉说衷肠

年轻人哪希望我能够和你一起和你一起看护着牛和羊

这首歌总是会给人带到一个情境当中,那就是辽阔的美丽的绿绿的草原,有一个黝黑的少年手拿着皮鞭,骑着一匹马,悠闲的在草原上看着他的牛和羊。时而吹着口哨,时而跃马马扬鞭。有一个懵懵懂懂的女孩子漫步在草原上邂逅了少年,陪他一起骑在马上,吹着口哨哼着牧歌,笑看羊儿儿马儿悠闲的吃草。

作为一个基督徒的心理咨询师的我,经常会被来访者挑起一些情绪,我的安全岛就是在草原上,蓝蓝的天空,白色的云朵。,有一群白色的绵羊,还有一些红色的马,我自己也躺在一个飘浮在空中的白色的床单上,上帝用祂的圣灵亲自拖着这个床单,我躺在这里,漂浮在羊群上马群上去享受太阳照过来的温暖。也许你很奇怪,为什么在我的安全岛当中会有羊群?我可以告诉你,我小时候一直都是在放羊,因为我们家里养了好多羊,我放学以后就是带着羊出去吃草。

是的,在我的安全岛当中,上帝是坐在我床的旁边的,当然我们都是飘浮在空中的。上帝用祂慈爱的眼睛看着我,我可以在这里缓解我的焦虑。也可以在这里诉说我的委屈,任我的眼泪飘飞。感受到圣灵的充满同在。

有时候在我的异象当中会出现天使,就是那种很高大,很威猛,穿着白色战袍的天使。我看不清楚天使的脸色,但是可以感受到天使在我旁边的保护。每当这时候,我就会感动的流泪。一切工作上的疲惫和来访者带来的负面情绪,还有我生活当中各种的压力都会随之而飘飞。

所以这次来到呼和浩特,想到要去草原去开会。我的心情是何等的激动,充满盼望和憧憬。

但是事情好像总不是那么顺利。我来这里之前是被告知我要培训义工的。结果我来了以后和十几个义工一对接,发现我只是被安排工作的一个。有点落差,但是也有一些放松,因为我看到我们其他的义工真的非常棒。

我一个人被安排在酒店的楼下,去接待参会的300多个人,并且引领他们来到呼和浩特的新动力心理学院进行休息。

当时觉得这没有什么困难,但是没有想到,在中午一两点的时候,突然来了一大群人。我直接就崩溃掉了,虽然当时临时调过来一个义工跟我一起。天气热的让人发燥,酒店保安说,我们不可以在门口放桌子接待这么多人。更糟糕的是,我突然来例假了。肚子特别凉,但是全身却在冒汗,所有的义工投入到一级战备状态的焦头烂额当中。

我在志愿者群发了一个信息问,谁可以帮我拿点热水下来。大家都太忙了,所以没有人回应。大概十分钟以后,有一个胖乎乎的义工,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吧,因为他穿着我们一样的红马甲,他下来问我说是你要水吗?

我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说,是的,但是我要的是热水,你给我拿来的是矿泉水。你让我怎么喝?

他看着我有几秒钟的愣神,这么热的天气,喝矿泉水不是更好吗?

我实在渴的不行了,所以就打开一瓶水喝了两口,但是我的肚子马上就抽得更紧了,感觉到一点抽搐。  我告诉你,我要的是热水,这水太凉了,对于我来说没有办法喝。

说完我很严肃的盯着他。

现在我们的新动力接待量已经够大了,上面没有热水。我冒着那么大的人群拥挤,偷偷跑出来给你送过来,这个水你又觉得凉。没关系,你不是就觉得凉吗,来,水给我,我帮你捂捂热。

他竟然一脸天真的看着我,向我伸出手,要我刚喝了一口的那瓶水。

这时旁边有好几个人都笑了。我也笑了。我想没有热水也算了,快乐了也行。所以我调侃的把水递给他说 你用什么给我捂热啊?好,给你拿去加工。  我有点嘲弄的口气。

然后他很认真的接过来我这半瓶水直接放到腋下。没有想到我没有把水的盖子拧紧,所以一些水出来了,洒到他衣服上。他把水拿出来,认真的把盖子拧紧说,我把瓶子夹这个胳膊下面。大家都被他逗笑了,觉得这小伙子还不错。这次我仔细打量他,给我这样的感觉,胖胖的,黑黑的,一脸认真的笑容。

真的是太忙了,转眼我就忘了这件事。

等到我们送走了一大批人群,乘坐大巴到达我们开会地方的时候我突然又看到了他。我把他叫过来说。

嘿嘿,你不是给我捂着水吗?来,姐姐现在想喝了,拿过来看看热不热。

这次我只是想跟她开个玩笑而已。没有想到他认真的走过来对我说,

水还是有点不太热,不过比刚才热多了。

说玩真的从腋下拿出来那瓶水。天哪,夹了那么久的一瓶水。

我的搭档义工说

哎呦,你真的给姚老师一直在捂着这瓶水呀,这都好长时间了。

我们就叫他 范儿吧。因为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这样的人还是第一次遇到,挺有范儿的。

我接过范儿递给我的这半瓶水,真的感受到了一点的温度。我拧开盖子,笑着喝了几口。水好像真的有那么一点点热,但实际上还是很凉的。不过这次喝到肚子里的水,却没有让我的小肚子有点抽搐,所以我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感觉到我还是可以喝凉水的,看到我喝完以后,他一脸认真的问我说,

姐是不是真的热了一点?

这个样子把大家都给逗乐了。我告诉他

一点都不热。 没想到你一直把这个事儿当真捂着。好吧好吧,姐姐心领你的意思了。

没想到他一脸认真的又对我说。

那你喝两口,剩下的我再继续给你捂着,一会儿你喝的时候就热了。

我都快笑喷了。当然,大家也都哄笑了。

这个事情也就过去了,好玩的是我觉得和他建立了一种链接。

   

这几天的确是太忙了,我们十几个义工竟然服务了300个人。我发现范儿有个好朋友也参与在我们的中间,就叫他小季吧。这两个人关系太好了,开的玩笑也是那么的亲密。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跟我讲话的时候总是会拍一下我的肩膀。也许他们觉得我长得太矮了吧,或者说他们跟我说话的时候我不怎么搭理他们,所以认为声音传输的速度比较慢,总是拍拍我的肩膀,低下头告诉我说什么什么。。。。。

这样我很反感,所以有一天我真的撑不住了怕,我一本正经的给他俩说

为什么你俩说话的时候总是拍我肩膀呢,请不要再拍我。

他俩一愣,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对我说

我们拍你肩膀怎么啦,没有什么啦,就是这样拍拍而已啦

当时我心里想,这真是俩孩子,也的确,他们比我小好多好多年吧。也就都20来岁。

所以我问他们说

你俩多大了?我告诉你们,跟我说话就说话,不要随便拍我,更不要摸我。

谁知他俩同时爆笑。

然后范儿拿出手机来说,那以后我们跟你讲话的时候就拿手机捅你一下。

说着真的拿手机捅了一下我的肩膀。小季也这样

我真的感觉到有点鸡同鸭讲。

我在表达一个身体界限的问题,但是他们在表达表达开玩笑。

然后接下来我就观察他们俩到底是什么样的物种?我发现他们对所有的人说话的时候,总是会拍拍别人的肩膀,我好像有点释然了。更让我释然的是,我发现他们很多关系比较好的人讲话的时候,也总是用拍拍别人的肩膀来表达。

难道这就是呼和浩特的人民面对朋友之间的一种表达亲密的方式吗?

这也挺有趣。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不那么有趣了,在会议第三天的时候我还中午去拍集体照。草原上的太阳把人晒起来还是很毒辣的。拍完集体照,我们义工要拍一个合影。因为连续三天的条件恶劣,水土不服,导致我有点晕。所以我们在台阶上清点人数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眼前发黑,好像看不到什么,但我知道我前面有一个人,在我朝后踉跄的那一瞬间,出于本能我右手去抓前面那个人,是的,我抓到他了,我明显的感觉到我抓到了他的胳膊,但是恼火的是他的胳膊太粗了,我不能够完全抓住,所以,我的手还是滑落了。那一瞬间是绝望,就好像一个溺水的人,突然看到一根很粗的木头,去抓它的时候才发现根本抱不住,所以又滑落了。是的,那是一种绝望的感觉。

我大声叫了一声。随之身体朝后倒去。我隐约看到前面这个人扭过头来,似乎用另一只手想抓住我,但是好像他并没有抓过来,也没有抓住我,我想完了,但是那一瞬间我没有向上帝祷告。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急难的时候,我竟然忘记了上帝。但是我突然感觉我站住了,因为台阶很低,所以我没有摔倒。我的头还是晕的,头向右后方看了一下,发现范儿就在我身边。我俩挨得非常近,但是我看到了他的两只手全是向下自然垂落。我问他说,

我都要摔倒了,为什么你没有扶我?

他一脸无辜的看着我,并且有点诡异的笑着说

你不是不让我碰你吗?所以我就不敢碰你呀。

这时候我看清楚了前面那个我抓住他胳膊的人说

原来他是小季,

为什么要抓你的时候你都没有拉住我,害得我差点摔倒。

因为你不让我碰你啊,所以我不能拉你

当然,他是非常笑着对我说的。

原来他俩都在同时说,因为我之前告诉他们了,不要讲话的时候碰我的肩膀,所以在我要摔倒的时候,他们竟然见死不救。

太气人了。哼

而且他俩还是笑着说的,其实那时我还是头晕的,但是他们没有关切的问我说,你现在怎么样呢?其实我当时是需要有一个人扶我一下的,可是没有人管我。

  下午学陈玉英老师EFFT的时候,我和小季小林正好是一组,老师让讲一个自己今天不舒服的事情,正好轮到我讲,我就对小季把这个事情讲了,我讲的时候就,突然流了眼泪,边讲边哭,边讲边哭。把小林吓着了。小季还是笑着对我解释

我听到你当时叫的时候,我赶紧回头左手抓你,因为你碰了一下我的胳膊,但是我没有抓住你,因为你倒的快了,太快了。而且你提前没有跟我说你很难受,所以我也是突发状态。

但是听他这么说的时候,好像我就不太生他的气了,我就想,其实不是他故意不管我,而是因为真的他没反应过来。但是我对于范儿还是很有意见。

  下午下课后是我们同行小组的时间,正好我和范儿是一组的,当然还有另外三个老师。我看到范儿的时候很生气,不想和他说话,我想我必须要跟他讲这件事情。

我们中间隔了台湾来的专门教我们艺术愈疗的丞玲老师。老师也鼓励我讲出来。我就把我想说的话都讲完了,并且用一种兴师问罪的口气和眼神看着范儿。

  范儿真是一脸茫然一脸闷。但是他很努力的听我讲完,马上回应说

姐,事实不是你想的那样子,也不是你猜的那样子。当时我们拍完照的时候,因为我跟小季是好朋友,总是走在他后面,你正好走在我们中间。我不知道你身体不舒服了,我就听到你叫了一声,然后看到你摸了一下小季的胳膊。我看到你往后倒,我在你后面离的很近,我左手的胳膊就马上抬起来了,要挡住你。我当时感觉我的理解错了,你并没有往后倒,你只是稍微趔趄了一下,然后站住了。然后你慢慢的转过头来跟我说话,我看到你转过头来的时候,因为我想到你说不让我们碰你,所以我就赶紧把胳膊抽回来,放到我自己身后,然后你责备我说没有拦着你,其实我是逗你的。但实际上如果你当时真倒下去的话,那你不可能倒地上,你会倒在我胳膊上,而且我有足够的力气能够把你扶住,可能你就倒在我怀里了。真的是这样的。

你确定假如我真的往后倒的话不会到地上吗?我咄咄逼人的问范儿。

绝对不可能倒地上,我身体这么壮,我的胳膊已经伸过去了,你只可能倒在我的胳膊上。

我们好几个同行小组的成员都盯着范儿。我感觉没有一个人可以质疑他的真诚。

我突然流泪了,那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感觉。

其实我当时所感受的是一种绝望和没有人情味的凄凉。我感觉到这两天我们玩的其实挺好的,交流的也很顺利,在工作的配合上也很默契,为什么在我快要摔倒的时候,这两个人竟然无动于衷,而且只有他们才有可能帮我一下,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你们可以帮我,竟然没有帮。

我和范儿握手言和了,但是我想我应该觉察一下我的内在。

所以我转身去叫另外一个老师,然后做了一个祷告,然后我有下面的体会。

我常常觉得上帝不爱我,因为我向祂祷告的事情,祂没有给我。所以我常常跟上帝发脾气说,我做的这么好,你没有给我奖赏,那我不干了,我出门去服侍你了,然后我回来生病了,你没有保守我,赐给我一个健康的身体,下次我不干活了。

我也常常抱怨上帝说我的人生怎么这么难,你看我现在已经到绝境了,你竟然没有伸手帮过我,还是我靠着自己的能力爬起来的。

但是在那一刻,我有了不同的感受。我常常在讲夫妻营的时候告诉我的学员,那就是当你感受不到爱的时候,并不代表爱不存在,爱就在那里,无论你感受到还是感受不到。

圣经上告诉我们,我们所担当的重担都是我们所能担当得了的。神不会把我们担当不了的东西给我们。

当我没有落到最低端的时候,是上帝给了我能力让我爬起来的,但是假如我真的没有爬起来,一直要往下掉的时候,上帝会派天使来保护拯救我。而且天使一直住在我身边,以避免我真的就掉在最底端。

这是啊我离开的时候写给范儿的字条,今生不知道能否再见,留点小纪念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想上帝每一天都在透过一些事情一些人来对我说话,实际上经常性的我是没有时间读圣经的,或者我是没有兴趣和感动去读,所以我不能够每天从上帝那里领受到祂对我说的话。但是上帝总是要透过一些事情的发生来告诉我,他与我同在,并且给到我一些真理。就是像那一天上帝透过范儿对我说的这一些一样,让我感受到了上帝那种全然的保护,全然的掌控和全然的祝福与恩典。是的,如果你一定倒下来的话,一定是倒在我的胳膊上,并且倒在我的怀里,而绝对不会倒在地上,这句话是上帝再透过他告诉我的。

我流泪了,发自内心的流泪,就好像我现在正在机场的候机厅,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流泪一样,我感受了上帝的爱。

那几天的工作特别的忙,特别的乱,我害怕我做不好。我有各种各样的担忧,但是事情好像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糟。所以,我想上帝当时对我说,不要怕,只要信。

  我总是有很多的判断在很多的事情上,在很多的情境当中。尤其是在我坐飞机的时候,这种害怕很经常的出现。

  那种离开地面的不确定感,那种你不能掌控你的生命,只能去把你的生命交给飞行员的全然信任,那种飞机颠簸起来的焦虑,那种雷闪电鸣中飞机飞行的感觉,让我感觉到我们是多么的渺小,生命是如此的脆弱。所以我常常在坐飞机的时候会选择靠窗户边上的座位,我经常会把头贴在玻璃窗上,看着外面去祷告,我也经常看到这样的异象,是一个穿着像花仙子一样的小女孩,她和一个慈祥的父亲^0^就是上帝坐在飞机的机翼上,当然是坐在飞机的外面,随着飞机一起穿越云层,一起面对风浪,一起促膝聊天,我经常感受到,上帝在这样的意象当中对我说,你是我的爱子,是我所喜悦的。

我也经常听到上帝对我说你看我们一起在这里经历雷闪电鸣,这都是我所创造的,也是我所掌控的,好美啊

我还经常听到,上帝好像对我说来,靠在我肩膀上休息会儿吧。我们一会儿就到了,我已经为你预备了一切。

那一天从范儿的表达当中,我看到了我生命当中的天使,这都是上帝为我预备的。在这次大会当中,我还遇到了更多的天使来祝福我,第一天报到的时候,我忙得不亦乐乎,有一个我不认识的人给我带来了很丰盛的饭菜,我竟然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和长相。

我告诉一个学员说草原上很辛苦可能要带大的桶装水他竟然买了两桶,但是告诉我说有一桶是送给我的。

当我把桶装水喝完了,告诉一个从呼和浩特市上来的学员说,可不可以帮我买一桶水,然后他晚上把水给我送过来。当时已经晚上10点半了,他打电话让我到蒙古包门前等他。他大老远开车,直接到我们蒙古包面前把水提了下来,我走过去要迎上去的时候,他冲着我吼  站住,不要走过来,停在那里,不要站在草地上,站到路边上,不要动。    我当时也晕了,我说  你怎么啦。

  他提着水,快步跑过来,把水递在我手里说,快,不要站在草地上,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赶紧出去到路上。

看我还不动他又着急的吼着说,出去出去,赶紧回去,草里面有虫子,毒虫子,会咬你的脚,不要穿着拖鞋在这里,快回去,快。。。

我当时才知道,原来他这么吼是在表达友好和关爱。

哈哈哈哈哈

我生病了的时候,有两个人给我带来的药。

还有饭店的服务员,我告诉他说我需要吃碗面,然后他真的就给我带来了,并且没有另外收费。

为我拍照蹲在地上的室友,不厌其烦的教我拍照技术。。。

当然还有草原上的会议结束以后,回到呼市,我竟然幸运的坐到了吕荣老师家里,这可是新动力的发起人和负责人呢。

对了,刚有一个牧师和两个姊妹知道我要在呼市一个人住一晚上的时候,他们邀请我和他们住在一起,并且可以请我吃饭,我没有和他们一起,但是感受到了爱。。。

。。。。。。

所以在几个小时以前当飞机开始从呼和浩特起飞,我从玻璃窗上看到外面  呼和浩特  这几个字的时候,我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这是一个让我感受到爱的地方,也是一个让我感受到祝福的地方。

一个人经常在外面旅行,免不了孤单,但是上帝用各种各样的天使来陪伴我,有的天使是卡通版的,比如今天晚上我会碰到一个古林精怪的小朋友,就是之前经常想我的那个小女孩。有的天使是强壮版的,比如范儿,有的天使是服务版的,比如饭店的小服务员。有的天使是妈妈版的比如吕老师,有的天使是一直给你你笑的,比如小季。有的天使是经常拍你的,比如说后来大家都知道了我很不舒服小季和范儿拍我的时候,突然所有的义工都经常拍我的肩膀。我就很奇怪的问他们说,为什么你们都是要经常拍我呢?他们说我们在表达对你的爱呀。看到每一个弟兄姐妹充满爱的眼神,我突然发现,我也学会了拍别人表达亲热。。。

所以我刚刚在飞机上一直在唱一首歌,把歌词也分享出来给大家

小草永不会抱怨土地的瘠贫,

无论在哪里都能够深深扎下根,

河流也不会抱怨群山的高耸,

饶流急行也要把土地滋润。

把握着你生命中的每一个感动,

那将是最美的信息最好的声音,

往事再不会上心头,有宽广的心胸,

海角天涯,天涯海角我们同工,

一人不能完成大使命。

在路上,有上帝和上帝派来的天使与我同行,前面将是一片灿烂的天空。

Y(^o^)Y~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