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那些有趣的人秋天之六

后面的事情...似乎如我所期待的那样充满转折的希望。

小秋在省会一个期货公司工作了一年多。她以为她能成为一个操盘手,但是她没有。顶多学了点期货知识,和我讨论是炒大豆还是炒棉花。

那几年棉花价格出奇的高,很多内地去往新疆种棉的大户都发了家。

小秋一直找不到客户。只是每天没完没了的打电话,当话务员,领话务员的薪水。他公司的老板是个高瘦打领带的男人,看上了小秋隔壁办公室的业务经理。小秋的日子彻底过不下去了,她不会和其它女孩子那样讨好这个业务经历。

某天,小秋给我打了个电话。

辉,我要去广西了。

广西?为什么去那里。我问。

因为我爸。

你爸?你不是一直很恨他?

对...但是他毕竟是我爸。给别人打工也是打,为什么不给我爸打。他让我去给他帮忙,我没法儿狠心不答应。

去帮什么忙?

她说,我爸加入了一个项目,你也可以参加。你找齐3个人,每个人交6000就可以入伙。然后你下面这3个人再找3个人,没个人再交6000。你就能挣到钱了。

这...不是传销嘛?秋天!

有点类似。但是有很多人挣到钱全身而退。传销不是只有头目才挣钱的嘛,我爸这个项目每个人多多少少都能挣到,多少不同而已。

那就是非法集资。我说。

有几年,我们那个小县城经常有一家人一晚上全家都蒸发了,因为搞所谓的理财被别人骗得骨头都没了。只能远走逃债。

你...确定你要去?

确定,我感觉我爸从没对我这么好过。辉,这也许是修复我们父女俩关系的机会。

我还是觉得你应该慎重!我知道说这些没用。小秋和她爸,都穷够了。有个机会,哪怕带着火,他们也愿意试试。

栾什么意见?我问。

他,和你一样。劝我别去。

栾先生是小秋新近交往的男友,论岁数都能喊他叔了。两个人是在一群网友聚会的时候认识的,两次吃饭都是路边的麻辣烫摊,饭钱还没有打车的钱贵。这群网友男男女女都是些年轻人,吃完脏串就张罗着唱歌去了。没人注意到这个有些秃顶的大叔,除了小秋。

小秋说,我一去就注意到这个人了,他身上有股高级的感觉,他纯属来凑热闹的。我喜欢他身上散发的那种感觉,有种高级的味道。栾姓先生可能也发现小秋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吧,反正最终栾先生和小秋熟悉了,也认定小秋是个善良,单纯的姑娘。

有次,栾先生打开电脑,指着自己一支股票说,你看看这有几位数?小秋认真数了数,7位。那只是其中一支而已。

后来,小秋发现栾先生去过的几家银行有一多半都是他的存款。

这是个低调的富豪。

如果小秋愿意,以他们的关系,栾先生能让小秋的生活发生变化。虽然,这个方式不是那么正大光明。小秋先改善自己的境遇,然后再洗白。

我知道,这里有点三观不正。

不过,除了蝼蚁自己,谁会在意一个蝼蚁是不是遇到一块蛋糕?而且这块蛋糕连人家手缝儿大小都不如  这是没有恶意的,只是需要身体作为交换的蛋糕。小秋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碰到一块的蛋糕。

但是,如我所料,小秋还是去帮他爸搞业务去了。

栾应该是小秋的贵人,但是,以小秋当时的状态,这个贵人想出手帮都无从下手。

小秋去了广西。

一同去的,还有四五十个来自全国各地的搞项目的。

这已经不是第一拨了,他们的信念就是,挣了钱就像前面那几波那样走人。

他爸的确挣了点钱,不多,算是上了个等级。按照他们那个组织的规定,必须尽快把第一笔钱花出去,好挣更多的钱。他爸给小秋买了个笔记本电脑。

小秋激动得给我打电话,我爸还是爱我的。

好吧,也许,也许有奇迹。

后来,曾有一次惊恐得给我打电话说,警察刚来搜查过,到处乱敲门。但是小秋他们一伙儿得认为,这是组织在调控呢,警告他们不能暴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