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天

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 不激动也没有舍不得 我对家的概念就是母亲 我不是单亲家庭甚至我还有一个姐姐 当然我不想过多提及他们  在我脑海里中他们和我交流方式就是对我施加暴力 会提到母亲是因为到我考上大学都是他在鼓励我和支持我 母亲是个女强人也是个软弱的女人对于他和她母亲也是不敢多说只是默默流泪 直到我明天走 我也只订了两张车票 早上 我爸回家臭骂了我一顿知道我没订他的票最后说 我是不会给你一分钱 我心里已经麻木了 一分钱 呵呵 眼里只有钱的他却从没为我花过钱 甚至为了钱打我 整天只知道打牌的他已经老了 我不会半点心疼他 在我快高考时朝我脸上吐唾沫说我考不上 宁愿我没钱报名也要去打牌 这就是他 现在我要走了他吵着要送我 我问他 你有什么资格 他火冒三丈骂我去死  我很羡慕别人的父亲但我也很庆幸有这么一个伟大的母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