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

我说,没有声音的呐喊

我说,没有听众的冷漠

我说,这被选择的人生要遵循你们的规则

其实,没什么可说,轻飘飘的人生发出的声音进入不了第三只耳朵

经验跟我说:你说的太多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