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96
黎明洋
2017.06.07 12:41* 字数 3842

我想说四件事:

  1. 这个目录是按时间顺序排列的,而不是按故事线;
  2. 没在这个目录里面的文章,不必算作“正史”,也不影响剧情;
  3. 这个目录不仅是简单的列表,也梳理了人物关系的前后脉络,应当被当作单独一篇文章阅读;
  4. 我还没写完全书,所以本目录会随时更新,请惠存网址。

掌纹


我和林诺相遇在她三四岁、我八九岁的年纪。
上幼儿园的时候,诺诺特别喜欢玩我的掌纹。

诺忆录·罗曼史(一)


2006年10月,我陪林诺在小区里做游戏时,结识了诺诺的同龄伙伴缈缈。扮家家酒时,诺诺怂恿小缈作她的嫂子,却让年仅6岁的小缈当了真。
2007年情人节,小缈想要给黎明洋情人节礼物,林父支招。

林诺与小缈·贰


2007年10月某日,我带林诺去小缈家里玩。我品尝着小缈给我准备的豆奶,却招致林诺的吃醋不已。
那次让我明白,林诺心目中的兄妹关系是独占式的、不准替代的。

圣诞晚会


2007年圣诞节,温柔体贴的小缈又送给了我圣诞礼物。沉浸在“爱情”的喜悦中,我差点错过了去观赏林诺的晚会演出。
那时起,我开始觉得,自己对不起林诺对我的感觉。

菲菲姐姐来我家做客了


2009年五月某日,在远方读书的杜芳菲姐姐回家来了。在餐桌上,坏心眼的她,故意引林诺争风吃醋。由此,芳菲姐姐确认了林诺对哥哥的心意。

诺忆录·旅行篇


2009年暑假期间,我和林诺随家人去南方旅行。
在最后一站,我发觉了我内心中对林诺的喜爱。

两女孩即将搬入宋居


2009年下半年,我的好友宋小小升入了初二年级。
流落异国他乡的留学生“谢思诗”(当然是化名——这整本书用的都是化名)打算搬进宋小小独居的单身公寓。不久后,宋小小那别离一年有余的“青梅竹马”沈一一,一个开朗体贴的女孩子,也将搬入宋居。

初中生自己住明明很平常


初次参观宋小小住处的谢思诗,被他自己住的事实吓了一跳。

思诗:丢了字典,以及初吻


权衡了一夜,思诗决定搬入“宋府”,便要将此决定告诉小小。开启谈话时,由于紧张,谢思诗的语气有些冰冷——这并不是她的本意,可她又不好意思当面解释(毕竟是“让我搬去你家吧”这种尴尬话题)。于是,说完要说的话之后,谢思诗便飞奔了出去。宋小小当然追了出去,但时间不巧,正是教导主任巡逻、检查纪律的时间。求生本能被迅速唤醒的宋小小,二话不说地便搂着谢思诗的腰、乘在楼梯扶手上,迅速滑到了最低楼层的杂物间门口。因为他腾不出手来,为了堵住大呼小叫的谢思诗的嘴,这家伙情急之下选择了用嘴去咬住她的嘴唇。

鸠占鹊巢,临场发挥


谢思诗正式搬入宋府。宋小小将这套单身公寓里唯一的卧室腾给了思诗,但思诗不好意思让他这位房东睡在客厅。最后,他俩决定,小小可以睡在卧室的地毯上。
期间,小小回忆起父母双亲的教导。他觉得,他自己也开始继承起了爸妈在说话方面的毛病了。

围巾


图片来自这里
初冬,诺诺决定给我织一条围巾。不巧的是,我的母亲给我买了一条回来,就在林诺的手工围巾要完工的时候。林诺看到了我戴的成品新围巾,又生气又伤心。

2010冬,黄昏


2010年12月,诺诺已经瘫痪7个月了。
我在天台堆起轮椅般高的一排纸箱,接了厚厚一层白雪,推着诺诺去玩。
作为回报,诺诺给我分享了她的半条围巾。
以这种方式,我们兄妹俩确认了互相守护的心意。

我冻得通红的双手,林诺裸露的上身

忘戴手套的我,回到家时已经被冻僵了十指。阴差阳错,竟导致最后林诺被我扒去了上衣……

宋小小·一


2011年夏季某天,已经有一年未曾联系的宋小小忽然来电,告诉了我一个惊人事实:他已经变成了个“她”。
原来,宋小小出生时即为罕见的“双性人”,最近才发现身体里内含一套女性器官。出于身体状况所迫,他不得不接受变性手术。
小我一岁的宋小小,拜托我教她当女孩子。

宋小小·二


2011年下半年,我一方面开始了高二年级的学习,一方面在周末时开始带宋小小去购买女装。我极想欣赏昔日男性伙伴身着花裙的样子,所以极力怂恿其走可爱路线。
十月某日,林诺对我几乎强迫的怂恿行为提出了反对,教导我应当尊重小小自己的意愿。那应该是林诺第一次在理智上战胜了哥哥。由此,我观察到了林诺心智上的成长。

促膝长谈


通过旁听我和学妹(前·学弟)宋小小的聊天,林诺意识到:不出两年,黎明洋哥哥就要离开家乡、去外地读大学了。
林诺提出“自己要转学跟着一起去”的意愿。我则以母亲和舅父们的关系为例,解释道“兄妹长大后都会分开的”。林诺追问:“怎样的关系到老都不会分开呢?”
我答:“夫妻关系的话,有可能。”
林诺下定了决心:“嗯,那就这么办吧。”

我们版本的晚安吻


次月起,林诺每晚开始以“猜谜语”为借口索取晚安吻。一方面为了避免麻烦,一方面认为吻额无伤大雅,我答应了她每晚给她一吻。

走不尽的套路

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林诺的各种套路。
这篇文章介绍了,除“谜语晚安吻”以外,小姑娘施展过的几种套路。

诺诺的房间


这纯粹只是一篇描写,是我高中一篇作文的草稿。
也可以说,这是林诺开始做出出格举动前的“暴风雨前的宁静”。

咳嗽与称呼


2012年10月上旬,林诺假借咳嗽为掩饰,试图转变对我的“哥哥”称谓为“亲爱的”,未得逞。
这实际上是“攻势”的一部分,但写此文章时我还没意识到紧接着的火力之紧,所以这篇文章单独成篇。

诺忆录 IV


2012年下半年,随着母亲认为诺诺已经长大到“不能与哥哥共寝”的年龄,林诺加紧发动了攻势。
每晚,林诺会将隔开我俩的抱枕挪开,让我相拥入眠。我为了掩盖她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迹,对父母撒谎说是“某女同学送的吻痕”。
这却让林诺偷偷听到。林诺心情崩溃,并从此认为我有一女朋友在学校。

谋杀亲兄


林诺认为,虽然其攻势已如此猛烈,但仍未能阻止我与别的女生交好。因此,她试图与我同归于尽。

约会·上


2013年初,《霍比特人》初映。想到好友宋小小和我本人都是《魔戒》迷,我请她去看电影。由于她家房客——沈一一——的传达偏差,宋小小以为我是在计划一次约会。

约会·下


和宋小小分享着同一桶爆米花,我总是不小心碰到她的手。几次之后,我们两人在爆米花的掩埋中,悄悄地勾起了手指……

后花园记


2013年春季、初夏,林诺被送到北京远郊的一疗养院去进行康复训练。与此同时,我正准备开启在北京的大学生活。
这篇文章又是一篇纯粹的描写。

坏心情随笔


在林诺接受治疗期间,我与她频繁视频通话。我看到了她的进步,从而我也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该对林诺放手了。
让她自由成长,比活在襁褓里要好。

2013林诺生日随记


诺诺完成了康复治疗。2013年诺诺生日那天,我们将诺诺接回了家。

双节快乐:吃着元宵的圣瓦伦丁


2014年的情人节,恰与元宵节重叠在了一起。尽管我在求学期间冷落了她,但小姑娘的攻势丝毫不减。
小时候习以为常的兄妹游戏,现在都变得暧昧了起来。

我家林诺是病娇


2014年六月,母亲前来探望在备考中的我,顺便将已经转学到北京、住在爷爷奶奶家的林诺从城东接了过来。
自从步入大学的一年以来,我已经从“防范林诺的攻势”转变成了“主动渐渐减少与林诺的交流”。这让诺诺陷入了战战兢兢的鼹鼠状态: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唯恐惹恼我这哥哥、从而让关系进一步削弱。
偶然的机会,我发现诺诺时刻在肩包里藏着一只模特假手,用它来模拟与哥哥牵手的触感。这让我觉得毛骨悚然。

双层蛋糕


2014年暑期,林诺的生日那天,我和社团的伙伴们在外地做活动。
林诺要求妈妈买了一个双层蛋糕,因为她邀请了好多朋友。谁知道,她小气地只让大家分享了上面一层——她说,下面一层要留着等我回来,再举办一次只有两个人的生日派对。
如果说,我高中时期的林诺的攻势,体现了她幼稚的话,这段时间她的作为,可以说是不择手段、狂热而盲目的。

接吻狂魔杜芳菲


2015年六月某日,已经成为了上班族的芳菲姐姐,因公务来到北京。我和诺诺去造访,却被她蛊惑,而先后同她湿吻。
我同菲菲姐姐接吻,有着各种历史原因;但诺诺眼中,姐姐的双唇只是与哥哥“间接接吻”的道具而已。
菲菲姐姐是基于六年前林诺对我的态度,对诺诺做出了测试。林诺的“矢志不渝”让轻浮的菲菲姐姐由衷佩服。从此,姐妹两人稍有联络。

我的姐姐回忆录·一

芳菲姐姐的身世。
芳菲姐姐为何如此对人。
我为何任凭芳菲姐姐如此欺负。

日记本·上


2015年九月,我出国去做一年期的交换生。与此同时,刚刚进入高中生活的林诺小姑娘决定发奋学习,遂在周末时频繁造访当地图书馆。
林诺的美貌和举手投足,深深吸引了18岁的男生郑乔文。郑乔文是附近社区大学的大一新生,在打工之余的闲暇时光里,也是图书馆的常客。
郑乔文怀着仰慕之情,在林诺不小心丢在图书馆的日记本上留了言。
林诺发觉后恼羞成怒,撕碎了日记本。

日记本·下


林诺去便利店购买打火机和烈酒,想要烧毁日记本的残片。在该店打工的郑乔文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凑过来帮助林诺烧火,并怂恿林诺喝下了人生中第一杯啤酒。

乔文哥哥·上


接下来一个多月,郑乔文博取了林诺的信任,成为了她的家庭教师,甚至成了她实际上的男朋友。
林诺将郑乔文视作黎明洋的替代,满足了她想被关怀的诉求。

乔文哥哥·下


2015年秋季某天傍晚,乔文带着林诺在他的校园里约会,却不慎漏出了马脚,让诺诺确认了乔文就是那个偷窥其日记的家伙。
然而,惹人怜爱的诺诺并未因此生气,而是选择原谅了他。通过此次坦诚布公,林诺与乔文的关系也又上了一个台阶。

私奔·一


尽管有着如此特殊的情感,已经成年的郑乔文,面对未成年林诺提出的恳求,还是必须斟酌一下尺度。
他搜刮着他那贫瘠的法律常识,考量着后果:带走自己的朱丽叶,会不会构成诱拐罪呢。

私奔·二


乔文、林诺两人最终决定,寻一个早晨,谎称去上学,实则为私奔。
同乔文在同一家便利店打工的学姐,正巧一个人居住。乔文恳求她,希望给私奔路上的他俩提供一处歇脚之所。
私奔当天,林诺的班主任发现她没有到校,遂给其父母打电话询问情况。听到女儿失踪的消息后,诺诺父亲连忙给我打了电话,但我却毫无头绪。

私奔·三


罗密欧与朱丽叶正式踏上了私奔之路。为了扰乱(幻想中的)追兵的视线,乔文用公交卡使出了偷梁换柱的伎俩,让林诺又是佩服、又是担心。
来到了郑乔文的学姐家里,推开房门的那姑娘,竟然认识林诺!

我的妹妹回忆录
我的妹妹回忆录
14.5万字 · 3.1万阅读 · 45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