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既见君子,云胡不归。

有些话,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等着我先说。想起以前的自己,为了顾及长辈间的情面会同意给相亲对象留联系方式,却在相处中耍一点小心机,故意暴露自己的缺点让对方不满,从而让对方主动跟介绍人提出不合适,这种让自己“被拒绝”的方式总是能在长辈面前“讨巧”。现在的你像极了当时的我自己。有些话,总是憋着对双方都不好,如果在这一场“持久战”中,一定要有一个先说出口,那么这一次,我也不介意当这个“恶人”。

第一次联系上的时候,惊叹于这样的巧遇,像你我这样的人,跟别人或许凑合不来,但彼此或许真能凑合。那天,我们打着“合作”的旗号,开启了一段知己般的袒露心扉,或许这些年,我们都没有遇到过能接纳彼此的人,所以一时间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可恰恰是这巧遇,让我对自己产生了误解。我以为我可以一直大方的做一个合格的“合作者”,不吵不争不黏人不在乎,可时间长了,我才发现这是很难做到的。也许你更适合找一个乖巧懂事的妹子,说好了合作便只是合作,不会在你忙的时候非要你陪着聊天,不会在每一个生活细节上去要求你必须做到怎样,而我,从来都不属于懂事的那一类,所以每一次到不了一个月,其实都是有原因的,很多事,我没法自欺欺人,没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恐婚”这个毛病,以前从没正视过,直到最近才开始意识到,原以为你可以带我走出来,没成想却造成了对相亲这件事的过度施压。跟老师说了自己这段时间以来内心的焦虑,他告诉我先以朋友的心态相处,不要形成太大压力,我不是没尝试过,可是好像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摆正心态。有些事,越在乎就越计较,或许,我还没真正走出来,现在的相遇可能不是最佳时机,大概我还需要冷静一段时间吧!

其实我的介意我的耿耿于怀,早在见面前就已经初见端倪,只是我不愿意去承认罢了。七夕节的前一天,你问我七夕怎么过,也许你当时只是因为陌生而找点话题聊聊,可当时我挺生气的,你是我的相亲对象,如果不是你,我会去跟别人约着过七夕吗?所以自然,我只会把七夕当成一个普通的工作日,正常上班而已,而你“明知故问”式的问候,只会让我恼火。七夕当天,你跟我说“节日快乐”,再无其他,我也只能勉强收下这句祝福,谁叫我一开始就跟你说好合作的关系呢!或许是虚荣心作祟,我非要在那一天一意孤行去跟别人比较。单位里还有两个单身的小姑娘,那段时间也在相亲,七夕那天,一个从外地赶过来陪她过节,一个送了一大束玫瑰花,而我有意无意的暗示你,如果你来株洲,我会请你吃饭。或许你不是有意拒绝,或许你只是直男而已,似乎并没有听懂我的暗示,尽管后来你好像看懂了我的生气,转而改口说下了班过来,但那时正在气头上的我早已在你第一轮拒绝我的邀约时便没了兴致。其实七夕的前一天,同事就约我看电影,我拒绝了,他又约我散步,我也拒绝了,因为一个只在名义上存在的相亲对象,让我从本能上拒绝了别人的邀约。

接下来几天,我们的联系依然仅限于三言两语,我气鼓鼓的“投诉”你太忙,你却说误以为我不喜欢被黏着。我试探着问你前几段感情结束的原因,你却说出有一段是因为对方太黏人的缘故。真是替你惋惜错过了那个姑娘,但凡她愿意黏着你,至少证明她在心里给你留了一席位置,而你竟然不懂。在我差一点要因为你若即若离的态度想要放弃时,朋友劝我还是见见你,说不定现实中的你和微信中的你不一样,不死心的我决心一试。第一次我主动约一个男孩子见面,第一次主动去对方的城市,第一次化了淡妆想在见面时留个好印象,第一次对抽烟的男孩不那么抵触,太多的第一次。见面前,我想把主动权交给你,希望你能找一个见面的地点,然而无论我怎么暗示,你却做不了决定,或许你当时只是单纯的希望尊重我的意愿或者担心你定的位置我不满意,但是我的心却在一点点往下沉。好在见面后的你温煦如春风,你给我夹菜、在过马路时把我护在身旁、带我去见朋友,都让我觉得很暖,习惯了一个人的我突然间觉得有个伴也不错,所以你送的口红,即使不是我常用的品牌,我却也开心的收着。后来见了你说的他,我有些于心不忍,起初打定主意只是合作,就考虑着要帮你们保护这层关系,但是却又担心,这样暖的你,我会不会有一天舍不得,最终连他的醋也要吃,他很好相处的样子,我本无意成为他的对立方。

自从见面后,我完全忽略了微信上对你的不满,觉得你根本不像想象中的冷淡或者直男。可是一回到微信交流,你又变回了那个永远 在忙碌的你,永远没时间搭理我的你,我们的交流仅限于茶余饭后的敷衍,可我要的远不止这些,人心不足蛇吞象,是我想要的太多了吗?再次暗示不满你太忙了没时间陪我,你却依然只是忙。我不知道你在忙什么,是工作还是其他,可是我知道,一个男孩子想要跟你说话时,再忙也会联系你,而他不想跟你说话时,你再多的主动也抵不过一句“在忙”。在感情方面我一直活得很通透,从来没觉得非谁不可,所以也就没有再过多纠缠,每次你有事要忙,我就说“好”,看似很识趣,不过都是自欺欺人罢了。看着聊天记录里我大段大段的文字,而你简短的回复,我忍不住开始较真。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以前总是我冷落别人,现在也轮到自己被冷落了。有人说,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耐心经营的,但也有人说,强扭的瓜是不会甜的。我一向是个没有耐心的人,如果一开始就没有交流的热情,便不留执念,感情之事,知其不可而不为。可你总能在我要放弃的时候又给我希望,你主动要求送我回家,我感动于即使被我婉拒你依然执着的坚持,带你去见了朋友,见了爸妈。在朋友眼里,我是从来不轻易涉足感情的人,更别说带男孩子与他们见面,毫不夸张的说,我就是他们眼中那张白纸,能翻开这张白纸的人,一定是他们认为有过人之处的人。回家前,我跟爸妈发消息说你来了,平时一入夜就待在楼上的他们,听到开门的声音便立即下楼,茶水也早已备好,生怕怠慢了未曾谋面的你。第二天你来接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连车都没下,是过于生涩还是不喜欢我家的环境,我生怕这举动让爸妈有什么不开心的想法,回头找了个“赶时间”的借口让他们没多想,我也没想到自己会那么介意你在爸妈眼中的印象,那样急于维护的样子真是有点“护犊子”。那天返程的途中,我俩话都不多,或许是之前把能说的都说完了,也或许是心中各有各的小别扭。那天你没有把我送到高铁站,虽然是我自己提出的送到地铁站即可,但我仍然想到了从宁波归乡的那一天,我担心自己泪崩故意没有跟要好的同事透漏具体的发车时间,可他们依然执意要送我进地铁,又赶到高铁站央求安检员放行送我离开,可长沙到株洲,你终究只是送我到地铁站。正当我又要耍小性子时,你说“时间还早,找个地方停车陪你说会儿话”,我很快又心软了,感觉你很体贴,尽管路上忙着开车不便分神聊天,却特意为我多停留半小时,难搞的我原来也这么好感化。

可是一到不见面的时候,你却总是让我忍不住有小脾气。大多数都是我主动在找你聊天吧,大多数最后你都有事情要忙不能跟我说晚安吧,大多数我们都只是躺在彼此通讯里的一个“网友”吧。我告诉自己,一个人忙不是一个坏现象,至少说明他上进,可是另一个声音却告诉我自己,我要寻的,不是一个忙的人,而是一个可以陪伴自己的人。即使再忙的人,一天也总有闲下来的时候吧,一条微信、一个电话的时间总有吧?降温了,当我在株洲西站门外的风雨中等滴滴却等不到的时候,我知道你不能陪在我身边,但我失落的是,连你一句微信都等不到。我终究,只是那个你在不忙的时候才会想起来的那个人,而不是一个你再忙都会放在心上的人。当然,我还只是一个相亲对象,名不正言不顺的,去计较这些未免有些想太多,可是我没法不去计较,我也终究会去计较。别人下雨天有人送伞,觉得冷有人添衣,而我终究只有自己照顾自己,在宁波的六年,我没把自己照顾得多差,却也没把自己照顾得多好,要不是那些永远把我当小妹妹宠的同事,我或许早已厌倦了一个人的生活。

人心最怕试探。我提出“财政权移交”的想法,你却避重就轻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我便知道,即便我愿意“放权”,隔阂却已经真实存在。其实身边一直有不少人劝我一定要找个主动“上交资产”的男孩子,我还总是乐呵的以为这根本不重要,但直到我主动“争权”得不到你的回应,我才知道他们为何会那样嘱咐我。原本只是小心机的想试探一番,这一试便试出了小九九,你曾说希望彼此间不要有小九九,可是依然存在不是吗?爱情和面包的比喻你听过吗?我跟朋友说,如果只能二选一,我宁愿选爱情,所以我从来没有去考虑过你的经济能力,我有工作,会自己挣钱。朋友都笑我痴,相亲中哪有爱情,谁不是冲着“合适”来的,或许她们只是想让我清醒只是不想让我将来吃亏,可是我怎么就骂不醒呢?我以为只要时间够长,感情总是能培养的,我不想像其他相亲者一样迅速步入家庭,我知道,他们只是因为门当户对因为合适而选择了彼此,速食婚姻于我而言没有必要,我想要的,是细水长流的爱情,如果要不到,单身有何妨?所以,尽管有能力养活自己,当听到你说愿意养我时也是欣喜的,只是我也清楚自己是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主,你有这份心我已然很高兴,但却也没必要给你添太大负担,所以我必然要继续留在株洲工作,这也势必造成我们长时间的异地,如果只有见面时那几分温存,线上缺乏交流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快到一个月的时候,我想着要跟你一起分享这份成果,可是我感冒了,想着见面可能有传染的风险,多了几分担忧,生怕仅靠线上时有时无的三言两语,终究熬不过一个月。我也没跟你说自己感冒了,虽然很想得到你的关心,但期望越高失望就越大,我也担心一句“感冒了”并不会换来你的关心。或许是注定,还没来得及等我犹豫,你却说周末有事要忙。国庆是我下半年唯一的长假,尽管我热衷于旅游,但凡你说一句希望我陪着你,我或许会放弃今年仅有的一次旅行去跟你多相处,但你依然要忙工作。在你说要跟我商量换工作的事时,我很感谢你把我放在一个重要的位置,但是一想到你需要经常出差,我大多数时间可能要独自生活,我就会反问自己“既然怎么都是要独立生活,我为什么要选择成家呢?”原谅我这么自私,我只是想找一个能照顾我生活的人,如果你会做饭,却没有时间为我做饭,那么“做饭”也仅仅是一个“隐藏技能”而已。每次你说在忙正事的时候,总会发来照片“以图为证”,我感动于你愿意给我这份安全感,可是却又失落于只有当我主动问起来时你才会回复我,多少感情败于“你若不问,我便不说”的沉默,多少感情败于“我以为不用说你便懂”的自信。我也是忙过的人,能理解工作中难免有忙到无暇顾及感情的时候,但是我接受不了这份忙,所以我放弃了以前的工作放弃了以前的职位。身边有人要给我介绍对象,说对方实力如何雄厚,我一一婉拒,我说人品过硬、对我好就行,可是他们跟我说,都不在身边,如何对你好?我哑然。我们见面的机会太少,要么你忙,要么我忙,而微信上寥寥几语的联系,我们都看不到彼此的热情,其实各自心里都明白,我们都不是为了找一个跟自己一样忙的人,也不是为了找一个乖巧懂事到互不打扰的人。真相总是残忍的,可它终究是真相。

我很感激你曾经因为我不想过早成家而去考虑两年三年四年五年,感激你说家中有一个会家务的就行,感激你说可以不用生小孩,可是我也很清楚,按照如今的情势我们走不了那么久,与其勉强拖过一段时间,不如趁早清醒,虽然清醒并不快乐,可是相处得越久,我怕越放不下。我没有办法去阻止你忙,也没有理由去阻止你进步,但是很抱歉,我也没有那么懂事,没有那么体贴,没有那么善解人意,我终究不是能站在你身后那个乖巧的女孩子,所以我选择退出。说来也巧,我以前有食指戴戒指的习惯,我的老师告诉我不要戴,这样会“注孤生”。在遇见你的前几天,戒指被我弄丢了,可是今天在收拾房间的时候,我找到了以前的一枚戒指,它曾经,也被我戴在食指上。还有,那天《答案书》里的解答,是“要谨慎”和“要大方”,“谨慎”指的是感情的开始,“大方”指的是感情的维系,我走错了第一步,没有选择“谨慎”,所以接下来,“大方”这一步,我既然认清自己一定走不了,就该及时收手。

我没法跟你说“谢谢”,所谓“谢谢你曾来过”的话都是没心人说的话,我做不到那样坦然,如果有“如果”,我宁愿你没有来过,我也没有感动过。我也说不出“再见”,我们应该也不会再见吧,再见时身边人早已不是眼前人,何必徒增伤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