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黄蓝虐童案:真实的世界远比想象中的邪恶!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两天各大平台陆续出现北京某幼儿园虐待、性侵儿童的文章,说实话,每当面对这样的话题和字眼时,我的内心是拒绝的,不敢点开逐字细看,宁愿将其想象成是成年人之间的商业、权利斗争,而将这些稚嫩的孩子们当成炒作和斗争的道具。多希望媒体和有关部门站出来拿出充足的证据说这一切不是事实,背后另有蹊跷,这些纯洁如白雪的天使们并没有被人世肮脏的污泥践踏……

然而,并没有,事件持续发酵。

终于在昨晚,儿子睡着后,伴着他轻轻的鼾声,强按住内心的恐惧,用几乎颤抖着的手指点开那条题为《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被爆集体喂药注射性侵儿童竟长达一年多……》。

“打针、喂药、致幻剂、男孩女孩、恶魔部队......”强忍着内心的惊恐与颤抖大概扫视。作为一个母亲,当看到文中所述幼儿们被当成玩偶般被所谓的“园长”巫婆供到哪些恶魔手中以满足他们的兽欲时,我不由得去紧紧搂抱我的孩子。有多少母亲在看到这些内容时和我一样的反应。

那些恶魔的爪牙和丑陋的面容在黑暗中萦绕,摩挲着儿子的头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入睡后一直做噩梦。半夜儿子喊叫“妈妈”,睡梦中恍惚以为儿子跌入悬崖般绝望,一秒钟清醒,在黑暗中寻找那只小手,很快摸索到熟悉的触感和温度,一直毛毛的心这才稍微平复下来。儿子只是天冷受了风寒肠胃出了点状况,起身给他喝了热水、服了药,看他皱着眉头口中念叨着“妈妈”又沉沉地睡去,我却再也睡不着。

拉开窗帘,望着沉没在无边黑暗中的城市,在想在这暗流涌动的尘世间,在我们见不到的暗冥角落里,到底还藏着多少道貌岸然的成年人渣们针对弱小未成年人的肮脏不堪、惨绝人寰的伤害,

想起那句著名的“人之初,性本恶”,经过几百万年的进化,我们的某些同类身上依然摆脱不了兽的本性:生而为人,现代社会的文明人。在社会道德、法律条文的约束下,他们的兽欲仍然如臭水沟的蚊蝇、茅厕的虫蛆,随时等待合适的环境伺机而动、迅速膨胀,狼狈为奸、猖獗肆虐。

人类的道德感与生俱来吗?古往今来,关于人性善恶一直存有争议。西方研究表明,婴儿早在能开口讲话和行走之前,就有能力判断他人行为的好坏,就能产生共情和同情,就能产生原始的正义感。

无独有偶,我国历史上的传统儒家思想对人性也如此阐述:“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孔子一直坚持性善说,他指出“有教无类”思想的理论基础是其“性相近也,习相远也”的人性论。“性相近”说明了人皆有成才成德的可能性,而“习相远”又说明了实施教育的重要性。

孟子认为人有四心:恻隐之心,人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因此“人之性善”,“人之学者,性其善” 即人可以由学习而完成其天性之善。

虽然人的本性是善的,但丧失了本性才变为恶的,即“今人之性善,将皆失丧其故也。”

所有这些古今中外先贤的理论思想无不在向我们传递一种理念:外部社会环境对人性善恶形成的重要性。直到此刻,我依然不能相信北京红黄蓝幼儿园的园长为满足其丈夫及“恶魔部队”的兽欲长期对娇嫩洁白如花朵的稚童们实施侵害。如果是事实,这群人渣又是如何被批量生产出来的?揣测这些恶魔们有着怎样的人生过往?

当我想再度打开类似的爆料文章时,提示帖子内容因违反规定已经被删除!

知乎上有一种说法:

依靠人性,也就是人们对自己的道德约束,远远比不上一个好的社会制度与风气。因为在一个坏的制度风气下,普通人都会成为作恶的一部分,一起来维护这个制度的运作,并且会为自己寻找一个理由。那就是我只不过在做权威告诉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就好像我只是在做一份工作,做我的分内事而已。

意大利著名教育家蒙台梭利在《童年的秘密》一书中说: 

社会所犯的最大错误就是把本该花在儿童身上的钱,花在了能给儿童和社会本身带来危害的东西上。

由于成人没有为确保儿童的健康成长做出努力,所以人是以一种不正常的方式长大的。

很明显,社会应该慷慨地给予儿童最多的关怀,这样,反过来社会也可以从儿童那里获得新的能量和潜力。

社会上没有保护儿童的呼声,如果有的话,应该是爱的呼声、爱的力量和父母的职责。

正如爱默生所认识到的,儿童就像弥赛亚一样,他降临到堕落的人间就是为了引导人们重返天国。

社会就像一列高速的令人眩晕的朝着某个遥远的目标前进的火车,构成这个社会的个人可以比作在车厢的包厢中熟睡的旅客,他们那处于睡眠状态的良心是真正进步的最大障碍……走向社会改革的第一步,也是最困难的一步是,唤醒这种沉睡中的人性,强迫他听听正在召唤的声音。

教会你的孩子:要明白这个真实而邪恶的世界,而不是活在美好的想象里等待受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