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裂的人生,回不去的从前:姚策魂葬妻子家乡,是无奈的两难选择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中的主角姚策去世后,选择把自己葬在妻子熊磊的家乡——景德镇浮梁。

姚策的遗体火化后,去世前没能见上他最后一眼的养父母,于3月25日凌晨6时许,在亲戚朋友的陪伴下,从江西九江赶往景德镇的浮梁县,参加了他在那里的遗体告别会。

疼爱养育了28年的养子再见时已成灰,养母许敏哭得两眼红肿,被丈夫搀扶着走出灵堂时,她和杜新枝夫妇没有任何交流。

许敏说:“姚策走了,以后我只能对着天空和他讲话了”。


人生能有几个28年?

河南开封出生,江西九江长大,北京去世,姚策28岁的人生犹如过山车,一会在幸福的顶端,一会在绝望的深渊。

“错换人生28年”事件发生后,他的人生,突然之间身不由己地被硬生生割裂成两半。

河南是令他无比陌生,却真真切切的故土,江西九江是记录他成长,却再也回不去的家。

不满29岁的姚策,于两难中,无奈的选择将自己葬在景德镇,永远留在妻子和儿子的身边。

这个看起来有悖常理的选择,其实是姚策最好的归宿。


割裂的人生

姚策28岁的人生,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

幸运的是,28年前他遇到了世上最好的母亲,一个把他宠成殿下,当作王子的养母许敏。

28岁前,他是养母的一切,也是她的唯一。许敏的一生全是为他而活,她把整个家族的爱,都给了姚策。

28岁前的姚策被养母惯成了世上的宠儿。

可是28岁这年,他却遭遇了人生的飓风,忽然之间,世界在他面前崩塌了,他一夜间成了世上的弃儿。

肝癌、错抱、偷换、养母、生母这些瞬间发生的事,让他一时反应不过来,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身不由己地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这一切都源自28年前的那场医院错抱。

1992年6月16日,来自河南驻马店的杜新枝女士,在河南淮河医院剖腹产生下一个男婴。

婴儿出生时,面部有红点,两眼紧闭,软塌塌的脑袋歪着,拽他耳朵也拽不醒。

孩子出生前,杜新枝产检时就知道自己是乙肝大三阳携带者,但她还是把孩子生了下来。

这个两眼紧闭,面部有红点的孩子就是姚策。

姚策生下来的前一天,也就是1992年6月15日,在同一家医院,来自江西九江的许敏女士,也顺产生下一个男婴,这个男婴出生时哭声洪亮,身体健康。

可是,第二天喂奶的时候,许敏发现,护士抱过来喂奶的孩子,脸上有红点,两眼紧闭,软塌塌的脑袋歪着,怎么拽耳朵也拽不醒。

而且喂他奶时,连嘴都不张,最后奶都没吃上就被护士抱走了。

宽厚善良的许敏,什么也没有多想,出院时,她毫无戒备地抱着脸上有红点,脑袋软塌塌的孩子走了。

本来是杜新枝儿子的姚策,被错换成许敏的儿子。


成了许敏儿子的姚策,得到了母亲无微不至的爱护和照顾,许敏和母亲把两代人的爱都给了他。

姚策两岁半那年,幼儿园体检时,查出他患有乙肝病毒,许敏很纳闷:自己和丈夫身体健康,双方家族都没有相关遗传史,儿子是如何患上乙肝的?

因为此事,她被母亲狠狠埋怨过,说她没有照顾好孩子。因此许敏一年的时间没上班,专门在家一心一意家里照顾姚策。

在姚策的成长中,许敏一家倾注了全部心血,所以,尽管有人在他们面前,说过姚策长得一点也不像父母,但他们从来也没有怀疑儿子是别人家的孩子。

发现姚策患有乙肝后,他们带着他跑遍北京、上海、深圳,耗尽全部心血和钱财,把他的乙肝病毒,从大三阳转为小三阳,最终让他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

直到2020年2月,姚策感觉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时查出肝癌,许敏欲割肝救子时,才知道姚策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从这天起,姚策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知道姚策并非亲生儿子后,许敏依旧对他关怀备至。她一边借钱筹款为其治病,一边开始全网寻找自己的亲生儿子。

在《等着我》栏目组的帮助下,许敏在河南兰考县的郭家庄找到了亲生儿子郭威,同时姚策的生母杜新枝也浮出水面。


相比许敏全心全意的付出和欲割肝救子,姚策生母杜新枝的表现,让人体会到了什么是世态炎凉。

姚策的亲妈拒绝许敏让他们割肝救子的请求,在一段视频里她说:自己身体不好,女儿身体也不好,如果让丈夫为姚策割肝,家里一个好身体的人也没有了,以后谁来照顾他们?

一直到姚策身上的癌细胞扩散,已经没有手术机会后,他的生父郭希宽才回应不愿意割肝救子的原因:当时还没有跟姚策建立起父子感情。

多么荒诞的解释,割肝救自己亲生的儿子,还需要先培养感情。

聪明的姚策,看出了亲生父母被动接纳他的无奈,更看透了他们的真实本性。

在自己的病躯需要救助的时候,原本应该不顾一切救他的亲生父母,却用一句“没有感情”轻易将他打发了。

姚策的心该是多么的悲凉?

亲生父母用一句“没有感情”,冷酷地剥夺了他生下去的希望,为他的生命提前画上了句号。


在和亲生父母的一次次接触中,姚策已经猜测到错换人生的真相:他是个一生下来就被亲生母亲抛弃的孩子。

错换人生28年事件,让姚策的人生从此割裂开来,他从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宠儿,一瞬间成了世界的弃儿。

亲生父母于他而言,就像是陌生人,虽然双方在极力营造一种母慈子孝的氛围,但彼此间的生疏感都藏在各自的心里。

河南对他而言更是陌生之地,没有一丝让他可以留恋的亲情。


回不去的从前

错换人生事件,带给姚策最大的不幸,是因他的嫉妒和私心带来的,与养母许敏之间的误会和隔阂。

从一个幸福无边的王子,到一夜间变成世界的弃儿,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姚策痛苦地宁愿死在28岁之前。

他开始变得敏感嫉妒。

从小到大,他都是养母手心里的宝,他28年的血肉之躯,已经和养母深深连在一起,他闻惯了养母的体味,更忘不了她的奶香。

当他得知养母许敏悄悄去看自己的亲生儿子时,他嫉妒地头晕,他觉得养母要抛弃他了,所以他开始对养母大发脾气。

让姚策和养母许敏产生隔阂的最大原因是房产一事。

姚策名下的房子,是许敏向父母借了20万,又把原来的学区房便宜卖掉,换来50万作为首付款按揭买下的,许敏和丈夫每个月要还数额不小的房贷。

而姚策的生母杜新枝名下有4套房产,一套也没有放在养子郭威的名下。

出于替亲生儿子考虑,许敏决定从姚策那里要回房子,她让姚策把房子过户回来。

许敏的做法可以理解,自己家里就这一套房产,姚策既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了,要回来也无可厚非。


姚策也并非冷血和不知感恩的人,28年的养育之恩,许敏对他不是亲生,胜似亲生,这一点他永远不会忘记。

为了让养父母年老时有安全感,他决定把房子还给他们。

可是,他口头上说要把房子归还养父母,但由于一些迫不得已的原因,迟迟没有行动。

此事在网上曾引起一场骂战,有人网暴许敏不该逼迫生病的姚策归还房子,有人骂姚策是白眼狼,不仅肝坏了,心也坏了。

更多的是舆论一边倒,矛头都指向了姚策,除了骂他是白眼狼,还骂他是吸血鬼,种种恶毒的话,句句如刀。

要不要把养父母买给自己的房子还回去,姚策心中做过很多抉择,从道义和公平上来讲,他理应还给养父母。


但是从私心上来说,他又想留给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因为他怕自己走后,妻子儿子居无定所。

他以为养母那么疼爱自己的孙子,不会非得把房子要回,但是他忘了一点,养母也是人,她不是神,在血缘面前,亲生的就是亲生的,血缘之爱不需要争取,但也无回旋余地。

没等姚策把事情办好,他已经被网暴得体无完肤,遭受全网攻击的他,一气之下说出若干不懂事而且伤及母子感情的话。


他写给养母的那封绝笔信,无异于给自己断了后路。

虽然养母许敏一再表示,她不相信自己养了28年的孩子会恨她入骨,而且一再对外界说:”虽然姚策把我拉黑了,但我认为这就是孩子的任性,做母亲的从来不会计较这些的“。

但是,对姚策来说,养母越是这样,他越感觉内心惭愧。

不管养母是否真的原谅自己,他之前和妻子熊磊说过的种种伤害她的话,加上房产问题最终没有解决,已使他无颜面对疼爱了自己28年的养母。

要想回到生于斯长于斯的九江,他已经无法跟养父母开口。

到生命的最后,纵使心中对养父母有再多的留恋,血亲关系已不再,早成了不争的事实,有些话再也不能像当初那样任意说出口。

无颜开口说出要魂归九江的姚策,在生命的最后,唯一可以选择的只有妻子熊磊的老家——景德镇浮梁。

不管妻子熊磊为人做事如何,她终究是陪伴他走到人生尽头的女人,入土浮梁,至少他可以陪在妻子和儿子身边。


入土浮梁,魂归景德镇,是姚策最好的选择。

”错换人生28年“事件中,姚策是最不幸、最痛苦的一个。

当他知道自己拥有享受的一切,原本该属于另外一个人时,他的心里是无比悲哀的。

因为人生最大的痛苦,不是不曾拥有,而是拥有后,又无可奈何地失去。

28年的生命旅程中,姚策不曾做错过什么:错换的人生不是他的错,身染重病不是他的错,养父母错爱更不是他的错。

但生命的最后,他都为这些错买了单。

割裂的人生,回不去的从前,让他死后河南不愿去,九江回不去,只能把自己永远葬在妻子的家乡——景德镇浮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