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灵感突如其来后陷入枯竭】

【8】

纪初这么抓纪亲夏的学习是有原因的。

纪初记得自己当时读高中的时候非常刻苦,不过大概因为在理科方面始终差一点天赋,他考上的大学并非十分一流。然而如今的纪亲夏对待学习没有那么大的热情,成绩总是在中游徘徊,纪初很想让他考去自己的母校,然而以纪亲夏目前的成绩有些困难。

所以,他必须要在这最后一年里,严厉督促纪亲夏,把他的成绩提上去。

纪初做的是设计方面的工作,工作地点随意,工作量的多少也视接的活多少而定。纪初自从纪亲夏出事以来就常常愧疚,后悔自己过去太专注于工作而忽视了儿子。因此纪初在找他的工作里只是选择性地接了一部分,决定把余下的时间都用来陪小夏。

纪初构想得很完美,有人可叫苦不迭了。

夏遇坐到纪亲夏的书桌前,只是扫了一眼纪亲夏的课本,就倒在了桌上——

文科!纪亲夏读的是文科!这让从高中到大学一直攻理的他这个“理科小达人”怎么学!

纪初倒是心情很好,把夏遇塞进了卧室后就回到了厨房,告诉他学得好的话一会有水果沙拉吃。

夏遇趴在书桌上,看着以前他从来不放在眼里的政治、历史、地理,呜呼哀哉。

先每本都翻了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是什么?看不懂;陆王心学又是什么?没听过;问我索马里洋流的特征?不如让我去死一死好了……

夏遇大概在书桌前发了半个小时的呆,本来还可能一直呆下去,这要感谢纪初及时出现:“小夏,出来吃点水果。”

夏遇蔫头耷脑地坐在餐桌前,对纪初叹气:“文科好难啊,我什么都不会。”

“你以前成绩还可以啊。”纪初有些疑惑。

“可是我不是出车祸失忆了嘛……”夏遇脑海里有一个小灯泡“嘣”地亮了,他继续对着纪初撒娇,“那文科都是要背的东西,我连自己都不记得了,更别说还记得学过什么了……”

纪初皱起眉头,这是一个问题。他心疼地看着儿子,想了想,道:“给你找个补习班?”

夏遇眼睛一瞪。

“我会跟你们老师说明情况的,期末考就不要考了,下周你就开始照常上学,放学回来上补习班。”纪初手一拍,觉得自己的想法真是两全其美。

夏遇觉得他大概是最苦逼的魂穿者:

他是回来和对象再续前缘的!不是回来高考的!

但是夏遇只能在心里呼喊抗议,他表面上还必须微笑着,应和着,咬着牙微笑着,咬着牙应和着。

纪初看出了他的不情愿,修长的手突然放在了他的手上,夏遇浑身一激灵,呆呆地看着纪初。

纪初一边手上揉捏着夏遇的手,一边说:“小夏,你要理解,高三就是要吃点苦,过去就好了……”

夏遇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什么学习、补课上了,他的全部神经末梢似乎都集中到了被纪初握着的那只手上,夏遇的脸和耳朵偷偷地红了。

夏遇暗笑自己真是“死”得太久了,被摸个手就脸红心跳的。

要“反客为主”,夏遇决心一下,眼睛直勾勾对上纪初的眼睛,反手握住了他的手。

夏遇对摸手什么的很有一套,纪初本来手就小,纪亲夏一个高中生的手都比纪初的手大,夏遇能很轻易地把他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手里。

这时就不只是单纯的“摸”了,夏遇的大拇指悄悄搔着纪初的掌心,一下一下,节奏恰到好处。

纪初被摸愣了,纪初也脸红了。

怎么回事?怎么本来是父亲和儿子之间关于学习的友好交谈,怎么突然就,就好像变味儿了呢?

而且,小夏这样,好像一个人……

纪初一震,心一下子落下去了,连带着有些烫红的脸也凉下去了。

那个人已经死了。

小夏不可能像他。只不过是觉得好玩,跟他闹着玩罢了。

纪初清咳一声,想接着说教,却一时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尴尬地停在那里。

夏遇看着脸上潮红还未散尽的纪初,不禁手痒,捏了捏他的脸蛋。

“爸,”夏遇恶趣味地打趣,“你真是太可爱了。”

说完夏遇就步伐轻快地回房了,只留纪初一个人在那里发呆。

夏遇关上卧室的门,靠着门轻轻笑了起来。

纪初还是这么可爱。

可爱得他整颗心都软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匠人之心,情商之美! 在全国,在无锡有这样的一群人, 家庭孩子们在哪,我们在哪 我们负责情商之美, 家庭孩子们负责...
    情商教育章佳灵阅读 23评论 0 0
  • 是谁发明了朋友圈,既不像发QQ说说一样所有人包括陌生人都能看得见,也不像QQ空间一样需要进入复杂界面。微信下方同个...
    Lucy_Lee阅读 272评论 4 2
  • 01 苏佳和张小兰,她们分别来自全国前两所名校,同一天进这家央企。入职培训后,苏佳定岗在市场营销部,张小兰在人力资...
    为舒阅读 288评论 1 4
  • 这一生是如此漫长 不知经历了多少阴晴圆缺 看见了多少春去秋来 这一生是如此短暂 不知能忍受多少转瞬即逝 又能经受多...
    鲟余阅读 50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