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杀生记

字数 2014阅读 74
比利时插画家CLtilde Goubely


幼年的我是沉默寡言的,童年的我是胆小懦弱的,即使这样,我还是残害了许多动物,这篇文是反省,是怀念,也是徇着一种不复返的过去,规划未来的生活。

童年我是孤独的,仅有一棵高大的核桃树陪伴,每天看着不同种类的蚂蚁忙碌得在树的纹理中间行进,我便来了兴致,那群杂乱又有组织的群体背后好像有种势不可挡的力量操纵着,特别是大雨将至的时候,更能看到一种壮观的场景,这种震撼让我不安,童年的内心虽然孤独,可孤独的同时意味着要称王称霸,这些蚂蚁让我的幻想破灭,我便要让他们好看,每天见到蚂蚁便丝毫不会客气,夏天的大地皲裂而有尘土,我像赤脚大仙一样独立于天地之间,试蚁群为刍狗,一脚下去便踩死许多,这种快慰让我疯狂,继续踩,最后找到它们的巢穴,一盆水浇灌下去,冲走了一大批,另外一批继续搬家,我便生气得不可遏止,抓来一把麦草,点上火烘烤着这个即将大雨的土地,火中哔哔啵啵的声音是它们的尸体在燃烧,这个时候,我确定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可是这种短暂的胜利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少欢娱,慢慢得我学会了折磨,这是比致它们于死地更缓慢更难以承受的游戏,端来一盆水,捉来一只健壮的蚂蚁,扔在水上看它挣扎着漂浮,等到奄奄一息的时候,我便找一根小木棍,漂在水上,让它看到生的希望,站在上面不久又生龙活虎起来,我便又一巴掌把他打在水里,继续奄奄一息......

这种无聊的游戏我看了太多,面对蚂蚁更多残忍的游戏难以用文字描述出来,那种血腥和对生命的麻木是无以复加的,像侵华日军对中国老百姓所做的种种暴行,烧杀抢掠,毒气,剖腹,比赛杀人,它们把人当成蝼蚁一般,肢解,然后看他们颤抖着痛苦的死去。

蚂蚁如此,蜘蛛也是,我对这种大腹便便,肢脚过多的生物没有丝毫好感,看着它好不容易织好一张网,大概一天的时间,我找好一只木棍过去胡乱一捅,它便迅速逃去,不过几天,原本残破的网又变得精致。面对蜘蛛,我喜欢去烧它们的卵,和蚂蚁一样,有所区别的是,我喜欢看蜘蛛猎杀苍蝇的场景,苍蝇趴在网上挣扎着,蜘蛛靠近去吸干它浑身的能量,这种上帝视角的观看体验让我觉得自己果真高大无朋,操纵着一切,仿佛借刀杀人,仿佛自己培植了一个傀儡王国,这种体验又是不同以往,我心安理得的承受了很多次。

渐渐长大,和玩伴在一起,打弹弓我是最差的,可是竟有一次,我闭上眼睛随便一发射,便有一个黑色的生物直直坠落下来,颤抖了一两下,沉默着死去。这是不同于蜘蛛和蚂蚁,我变得有些心悸,这个燕子的死让我内疚了许久,我埋了它,没有抹眼泪,只是很久没有碰弹弓。

弹弓玩过又是弓箭,一个人的内疚早就被一群人的喝彩遗忘。这次我们碰到一个受伤的猫头鹰,同伴用网把他扣住,给他脚上绑上绳子,倒挂在树上,它的眼睛圆圆的盯着我们每一个人,像蒙娜丽莎一样,可又毫无善意,在我们家乡,猫头鹰是一个不祥的物种,凡是猫头鹰在哪户人家的房顶深夜阴森地叫,这家日后必有余殃。因此,人们对猫头鹰总是敬而远之。

我们小孩子没有管那么多,找来瓦片,箭头磨得闪闪发光,一个接着一个练习箭术,活活把它射死在树上。随后有许多动物,青蛙、蟾蜍、鼹鼠我们都采用过如此的方式,我都毫无知觉,这些行为远没有射杀小燕子给我带来的伤心。

真正的罪恶必然是群体大众的唆使,一个人的罪恶便会时常记在心里,挥之不去。

有一年腊月二十四,大雪覆盖了整个世界,我在玩耍的路上,一个灰影一闪而过,定睛一看,兔子!它的腿脚在厚雪中变得笨拙,我便紧跟上去一把抓住,父亲回家剥皮做了好吃的兔肉羹,那副皮囊一直挂在门前的树上,我终日对着它,心想是我害死了那只兔子,我在兔肉的可口和杀兔子的这种矛盾之间纠结了好多年。

又是一年腊月二十四,我常年手有冻疮,一是自己不用心防护,二是身体羸弱四肢冰冷,我的家乡有一个传闻,有冻疮的人用猪血洗一遍患处,便可迅速痊愈,我的邻居是个屠户,每到年关生意正旺,五哥去帮忙杀猪,母亲便央求一定要让我洗一次手,因为我的手背已如龟壳一般皲裂,红肿的五指不能蜷缩。

我被五哥拉着,找到机会,那个将死的猪的脖子上立马被捅了一刀,一群中年人死死地压住它的全身躯干,刀被抽出来的时候,它的鲜血便也喷了出来,旋即五哥便把我的手塞入它的脖颈,那种温热的黑红色的血液随着我的臂弯汩汩流出,我一时间竟然很享受这样变态的温暖。

事实上,多年以后我的冻疮才好利索,并没有因为那次猪血的清洗而有所变化,但我还是时常能够感受到它的心慢慢地跳动、跳动......

眼不见心为净,没有看见杀鱼,你吃鱼便会心安理得,兴奋时还会评头论足一番,怎样做才足够鲜活和美味,要是你真正目睹了鱼被一棒敲晕,或者被重重摔在地上,开膛破肚的恶心和残忍,你便会觉得这个鱼不吃自己也不会死掉,但是要知道,目睹了死亡的过程,也等于参加了死亡的行动,鲁迅先生说中国从不缺少看客,也许每个人都是刽子手吧。

我没有变成一个素食主义者,我只是对自己童年的无知做一点清算,告诉自己往昔已逝,来者犹可追,以后的日子不要随大众愚蠢的做事而不自知,不要独处时做些残害生灵的勾当而不心生悲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高的“中小学创客教育课程深度开发”高端论坛,活动第一个环节的专家报告中, 南方科技大学的张进教授在谈完创客教育与...
  • 齐桓无情主周盟, 晋文志坚胜枭雄。 秦穆罪己励将士, 楚庄一鸣飞九空。 夫差兵势霸天下, 勾践尝胆夺吴城。 仁义旗...
  • 众生皆菩萨,唯我独凡夫。 这是古代大德高僧的信念。我也曾怀疑过,总是认为那是书本上的说教,与现实差距甚大。当我走进...
  • 6点就下班,匆匆赶往北京音乐厅。这次是动漫钢琴演奏会,期待并不是很高。 估计在场的大多数都是B站上的A叔粉。大家都...
  • 最近谭明老师被邀请到我们学院进行讲座,连进行了三场,涉及摄影、科学艺术通则和地球系统的简单关联。一个问题被抛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