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之一

我听过好多人的故事,写过好多人的故事。小到爱情友情亲情,大到生死离别。故事里的一字一句都被人反复朗读,他们抱着怎样的心态,用的什么目光我不知道。

故事里的人未必真实存在,或许仅在我心中活着罢了。越来越觉得自己写不出生活,因为生活里有无奈和无能为力,我们是不是被推着走过来,这些我都写不出来。

闭关不理很多天,对于那个三十万字的承诺完成了三分之一,有天夜里失眠,一夜看过来自己写过什么,看完没了勇气。

勇气?我有勇气的时候什么都敢做,都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行。

谨慎是个魔咒,每次做事的时候问一问自己是谁。

我问朋友,朋友说,你就是胖子。

我就是个胖子,胖子不敢承认,编造自己是个文艺青年写故事。尽管没有被人揭穿,可是胖子觉得没有勇气了。总是说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可在自己的思想里,渐渐失去了勇气。

我问小新,是不是搞创作的都人格分裂?

结果我被小新骂。

小新说他见过一些明星拿着剧本对戏,有说有笑,可是真正演起来就是活在那场戏中,那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我还是不理解。

小新说,要是故事里的主角都是胖子,还会不会有人看?

我说,或许胖子们喜欢吧?

喜不喜欢这种事是要把三本之一变成一以后我才知道的。可无论有没有人喜欢,喜欢的人是不是清一色的胖子,我都要把三分之一变成一。

至于勇气,我没有勇气去做,还是要忐忐忑忑的去完成。

——深蓝

2015.9.2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