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重新开始

1

晓玲结婚的时候,其实是不太想叫太多自己的朋友,因为她总觉得他长得不够帅气。晓玲是一个长相靓丽、身材高挑的女孩,而且毕业以来一直在时尚圈混,虽然名气不大,但总算是圈内的人。身边出入来往的都是一些时尚俊朗、漂亮的男男女女,大家的审美眼界都很高。

偏偏晓玲的男朋友是一个身高中等、长相普通的男子。把这样的一个男子介绍给身边的朋友认识,肯定会被他们笑话死,他们肯定会尽情嘲讽她、鄙视她,晓玲受不了那些鄙视的眼神。

可是如果不交她们,又会说她不仗义,而且更加会激起他们的好奇心,与其让他们不停地追问,不如干脆直接通知算了,反正丑媳妇总得见公婆。

结婚那天,很多圈子里的好朋友来了。他们见到晓玲寒暄着,可是晓玲总觉得他们的眼神在审视着今天的新郎,晓玲底气不足地说:“他不帅气,可是怎么办呢?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我父亲住院的这段时间,他一直陪护在床,而且全心全力。我父亲说他是一个好人,把我嫁给他放心。为了不让父亲遗憾,我只要答应了!”

晓玲有点悻悻然,圈内的朋友只是简单地笑了笑,然后打趣说:“晓玲,结婚之后,可不能不和我们继续疯呀,那样的话,就太没意思了!"

晓玲振振有词说:”那不会,我给他说了,我不会很快要孩子的,我要继续工作,等我累了,再说孩子的事情。“

2.

此次他们这些平面模特要到美丽的西湖边拍写真,大家一起男男女女十几个人。一路上,叽叽喳喳地闹个不行。晓玲也很开心,结婚以来,尽管丈夫国平对自己很好,但是他太闷了,两个人之间的话题很少。

每次晓玲问国平自己穿那件衣服好看,国平只会憨憨地说:”都好看。“晓玲不觉得开心,她只觉得他笨拙,什么也不懂。慢慢地晓玲就不想再问他了,反正他也没什么审美眼光。

拍照的时候,摄影师alun给晓玲拍的特别尽心,而且比别的人多拍了好多,惹得那些姑娘们很不高兴,可是alun说谁让晓玲的气质好,而且她特别适合这次的主题“刹那。永恒”呢!

反正摄影师都非要这样说,姑娘们生气也无可奈何。晓玲心里美美的。

拍摄结束之后,大家回到宾馆,一起吃过饭,各自休息去了。晓玲觉得天气有点闷,是,这虽然已经是立秋了,但暑气依然还很厉害。晓玲又不想开空调,同室的女孩在洗澡,晓玲一个人来到宾馆的花园里散步。

正巧alun也在,见到晓玲打了招呼,晓玲就走了上去,和alun坐在长椅上。

阿伦注视着晓玲,满眼的柔情,看得晓玲都不好意思了。晓玲扭了扭头,脸有些微微泛红。

alun不住地感叹,可惜了,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

晓玲有些纳闷,忍不住问:“怎么可惜了?”

alun说:“你天生一张模特脸,如果有机会的话,好好发展,肯定会火的,却这么早结婚,而且听说,对方很普通!”

晓玲听了,委屈地说:“哪能怎么办呢?我父亲的遗愿,我不想要他放心不下地离开。”

“晓玲,你条件这么好,跟着我吧,你的气质太符合我的审美观了,我会让你红起来的!”alun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真的?”晓玲忍不住激动地问。“对,我会让你红起来的!”alun坚定地说。

第二天拍摄的时候,晓玲的感觉非常的好,因为她总是感觉到身后有双火辣辣的眼睛在望着她,这让她的心跳不停地加速,脸上泛起了点点桃花般的绯红,嫩嫩的。晓玲原本身材就高挑、有型,平时凹造型时有些拘束,线条不够舒展,今天因为有些特殊的味道在里面,出来的效果特别好,拍摄的几个摄影师都夸晓玲,说晓玲的眼神和面容有故事,拍出的效果像美国大片。

晓玲一整天心里都是美滋滋的。

3.

晚上吃饭的时候,alun总是在别人低头的时候,看似无意地、却又深邃地望向晓玲。晓玲不经意间抬头时,发现了阿伦充满暧昧的眼神,晓玲有点慌张,紧张地低下了头。

过了一会儿,忍不住又抬头,却又与alun的眼神相遇,此次,alun没有一丝躲闪,轻轻点了个头,示意了一下,眼神瞥向了一边。晓玲顺着alun的眼神,原来是通向昨天的后花园。

晓玲心里恍了一下,不安地低头,旁边的琳达突然问:“晓玲,你在干嘛,菜都凉了?”

晓玲慌了一下,连忙回答:“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点也不饿。”

琳达不置可否地继续吃饭。他们这个行业,为了保持身材,少吃饭甚至不吃主食,很正常,彼此之间拼命的较量身材的优劣,却又非要不动声色。

4.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晓玲刚刚洗过澡,国平的电话打了过来,还是憨憨地,简单问了问晓玲能不能够吃的习惯,晚上睡得好不好,除此之外,别无说辞,甚至连一句“有点想你了”的话都没有。

晓玲心里有点失落。国平说要值夜班,就先挂了。晓玲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心里很闷。

犹豫了半天,晓玲决定下楼走走。不知不觉中竟走到了后花园,此时园中只有微弱的霓虹灯,黄黄的,很淡,只能模糊地照见路面,不让人跌入花池中而已。

晓玲感觉到有丝微微的凉意,自然地用手抱住了自己的双臂。突然,一个人一下子把晓玲拉进了树林中,晓玲感觉很惶恐,一个趔趄,身体就要倒在地上,这时,那个人用另外的一只胳膊托住了晓玲的腰,顺手拉住了她,把她拉向了自己,彼此之间贴得很近。晓玲感觉到他的呼吸声,很急、也很粗。晓玲有些慌,想开口呼救。

“晓玲,是我,alun。”那个声音低低地说。

晓玲定睛一看,真的是阿伦。晓玲不知道如何回答,身子挣扎了几下。

alun紧紧地拉住她,头慢慢地低了下来,晓玲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晓玲有些慌,可是感觉身体无力。alun那浑厚的双唇印上了晓玲柔软的红唇,晓玲感觉到,一丝烟味,混杂着男人浑浊的气息,让她感觉到窒息,头脑晕眩。

alun试图伸手向她内衣中探出,晓玲暂时得到了一丝呼吸的机会,加上被风一吹,晓玲打了一个冷战,意识突然清醒,猛地推开了alun,赶紧跑开了。

5

晓玲的大片已经投放到杂志封面,吸引了很多品牌的关注,晓玲的关注度倍增。也因为给晓玲拍的照片,alun的摄影得到了有关部门地喜欢,获奖无数。

晓玲内心充满了欣喜。国平不知道晓玲的世界,只是晓玲回家的时候,瘫软到床上,国平尽管下班很累,还是会接盆热水,为晓玲泡泡脚,轻轻地按摩一下。国平医学出身,这些他懂一些。

晓玲越来越喜欢和alun一起拍片,但是alun却似乎没有了往日的激情。总是推三阻四的,很多时候晓玲约alun,alun总说在忙。晓玲心理不舒服,回家之后,总忍不住对国平发脾气,国平却总以为她们这个行业充满了竞争,这些很平常,自己帮不到她什么忙,只能加倍对她好,把她照顾舒服。有时国平会小心翼翼地说:“如果做的不开心,就不要做了。虽然我的工资不高,但我们两个人省着点儿,还是没有问题的。”

晓玲总是没好气的说:“我不上班,你能给我买的起香奈儿的包?就你那点工资,还不够我吃一顿饭呢!“

国平也就不再说什么。

只是alun越来越少见晓玲了,晓玲偏又是一根筋儿,alun越是不见她,晓玲越是想见他,而且很多时候,一些品牌的广告拍摄,晓玲非指定要alun拍,说什么只有alun才能拍出让人最满意的效果。

旁边的人一开始不说什么,慢慢地闲言碎语就多了起来。晓玲却置若罔闻。

国平只是感觉到别人看自己时有些异样,但是国平以为大家认为他配不上晓玲,也就没有乱想。可是后来有些关系近的人向国平暗示了一些内容。国平有些怀疑,但总认为晓玲不会这样的,她是那样一个单纯的女孩。自己第一次见她时,还是她父亲第一次来医院看病,晓玲拉着父亲的胳膊,稚嫩、单纯、阳光,言语中有对父亲的依赖和撒娇,清新时尚但绝不庸俗,国平一眼就看上了。

6

国平得知消息后,国平不知道如何劝晓玲,只是变得更加沉默了,也越发对晓玲好了。

晓玲有时也会有一丝愧疚,觉得国平太可怜了,可是转眼一想alun迷人的眼睛,国平的一切,小玲都忘了,只觉得内心被alun的一切都充满了,再也挤不下任何东西。

晓玲会不由自主地摸着自己的嘴巴,alun那充满味道深邃的吻,似乎想要将晓玲吞噬了那种疯狂的感觉让晓玲太着迷了,晓玲深陷其中。

晓玲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国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话语也越来越少,但每次晓玲回来,无论多晚,国平只要不值夜班,总会给晓玲泡个脚。

那次晓玲又去找alun,叫了半天门,阿伦才慢慢腾腾地打开,可是并不邀请晓玲进去。晓玲推开阿伦,径直走到卧室门口,阿伦挡住了门,说屋内太乱了,有话在客厅也能说,晓玲分明感觉到屋内有悉悉索索的声音。

晓玲太熟悉那种感觉了,忍不住想和alun大吵一架,最后还是忍住,哭着跑了出来。

回到家中,晓玲哭了半天,等止住哽咽,才意识到今天国平并不当值夜班,为什么不在家。

打开手机,发现国平的同事打来了很多通电话,可是因为晓玲生气,把手机关机,所以并不曾接住。

晓玲赶紧打过去,国平同事说国平在讲究病号的过程中感染了H7N9病毒,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病的很厉害,也许因为他太累了,身体虚,导致病菌侵入太厉害。

晓玲赶过去,才知道,国平已经在重症监护室两天了,可是晓玲只以为国平在值夜班。这也是晓玲第一次来到国平的办公室,第一次了解到国平竟然是教授级别的医生,而且最近研究的一个项目获得了国家的扶持,发表的论文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而且这个发现填补了世界上的一个空白。

大家都在惋惜,晓玲隔着玻璃,看着消瘦的国平的脸,突然很后悔,原来自己一点也不了解国平,只以为他就是那个老实的有些笨拙的傻男人。

晓玲全副武装,进到重症监护室,国平看到她,连忙拼尽全力说:”你赶紧出去,传染。“等他说完,呼吸都已经非常困难,大口大口呼吸却似乎总也呼不进去气息一样。

国平走的太快,快的都没有来得及和晓玲说一句话。

晓玲回到家,看到冰箱里放满了东西,而且好多都贴上了便利贴,告诉晓玲怎么使用,能够存放几天;阳台上凉满晓玲的衣服,因为晓玲的衣服大都昂贵,一般都是国平用手给她洗的,晓玲都不曾留意过那双开刀动手术的手,竟然为她洗了那么多的衣服;还有,还有。。。。。。

晓玲无声地哭了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