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纷呈宋王朝(第二部,第一章,第三节)

              第一章 大娘为你守江山

                      第三节 钱惟演

公元1022年七月,王曾升为宰相,吕夷简、鲁宗道为参知政事,钱惟演为枢密使。

八月,刘娥恢复王曾之前的提议,和赵祯一起御承明殿垂帘听政。大宋重新步入正轨。

九月,向天下、宗庙、社稷宣告赵恒的谥号、庙号,并下诏所有的天书殉葬真宗。让真宗在天上读天书,可能真的更合适一些!十月,葬真宗皇帝于永定陵!

再说钱惟演,和丁谓是儿女亲家,丁谓排挤寇准时,钱惟演利用和刘娥姻亲关系,屡次在赵恒面前诋毁寇准,附和丁谓。寇准被贬后,钱惟演还不遗余力地攻击他。有次枢密院议定在南墙篆刻历届枢密使、知院、副使、同知院的名字,以示荣耀。钱惟演特意嘱咐道:“叛逆寇准的名字不能写上去!”

好在公道在人心,御史中丞蔡齐知道后,上疏赵祯道:“寇准忠义闻名天下,乃社稷重臣,岂能为奸党污蔑?”

赵祯急忙派人将所有的名字都磨去!

雷允恭事发时,辅臣在资善堂吃饭,内侍突然来传话,让众辅臣去承明殿见太后刘娥,唯独留下了丁谓。丁谓知道大事不妙,眼巴巴地看着众辅臣起身,可怜兮兮地道:“各位相公多宽言!”

钱惟演急忙回答:“相公放心,我们会尽力斡旋,没有事!”

冯拯瞪了钱惟演一眼,钱惟演踧踖不安,立即起身先走。等到了承明殿,刘娥怒不可遏,要诛杀丁谓,钱惟演吓得唯唯诺诺,不敢回话,反而还是冯拯出言挽救丁谓的。

丁谓获罪被免后,钱惟演害怕危及自己,又对丁谓落井下石,相比任中正,人品差了一大截。从丁谓事件,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名字的字面意思,有时候甚至可以体现该人品质。比如说“惟演”,比如说“中正”。

钱惟演的骚操作,引起了宰相冯拯的极度恶心,冯拯上疏道:“钱惟演以妹嫁刘美,乃是太后姻亲。按祖宗法度,外戚不得位列两府,请陛下罢黜他!”

第二天,钱惟演被罢免枢密使,先降为镇国军节度观察留后,下午又改为保大军节度使知河阳府。

在河阳不到一年后,钱惟演请入朝,朝廷加他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判许州(河南许昌),成为“使相”,可钱惟演还不满足,却赖在京都不去许州上任。因为钱惟演获悉朝廷有大的人事变动,他还想往上拱一拱呢!

原来,宰相冯拯年老多病,几次上表要求退休,朝廷没有准许,但旁观者都知道,从冯拯的身体状况来看,退下去势在必然。如果冯拯罢相,宰相就剩下王曾一人了。

对头冯拯下台了,我钱惟演是不是该上台了?钱惟演心里活泛起来了!

钱惟演四下活动时,御史鞠咏却奏了他一本,鞠咏直言道:“钱惟演奸诈险恶,先与丁谓为亲家,因此被重用。后丁谓奸状显露,他怕牵连得祸,因此极力攻击丁谓。这样的人如果做宰相,天下人都会失望!”

鞠咏的上疏振聋发聩,刘娥派内侍将奏疏拿给钱惟演看,让他自己好自为之,可是钱惟演还是不死心,迟疑观望,不想到许州去。

鞠咏又找到谏官刘随道:“如果朝廷任钱惟演做宰相,我们当众将制书撕毁!”刘随也是一条刚直的硬汉子,满口答应下来。

钱惟演听说后,只得灰溜溜地到许州去上任。


佐料:钱惟演是吴越王钱俶的儿子。

钱惟演出身勋贵,博学能书,文辞清丽,名声和杨亿、刘筠不相上下。于书无所不读,家藏文籍极为丰富,且喜欢奖励后进。著书立说极勤、极多。

钱惟演醉心权柄,曾对人道:“我平生不足者,唯有不能在黄纸上签字!”他的意思是没有在中书做宰相,所以一直耿耿于怀,抑郁不得志。钱惟演死后,太常张瓌上谥号为“文墨”,谥法云:敏而好学曰“文”,贪而败官曰“墨”。

这个谥号很打脸,他的儿子们不服,上诉朝廷,仁宗诏宰相复议,宰相们认为钱惟演没有贪墨,而且晚节改过自新,有惶恐悔罪之意,改谥号为“思”,再后来,又改为“文僖”。

欧阳修的《归田录》对钱惟演的描述又是另外一份景象:

钱惟演生长富贵家,但性格俭约,家中用度,很是节省。子弟之辈不能随便拿到一文钱。

钱惟演有一个珊瑚笔架,平时最为喜爱珍惜,经常放在案几上。子弟有想用钱者,就将笔架藏起来,钱惟演看不到笔架,每每怅然若失,便在家里悬赏十千求笔架。等了一两天,该子弟假装找到了笔架,献给钱惟演,钱惟演欣然赏赐他十千。

过些时候,有人想用钱了,又将笔架偷去,一年之中间,同样的事竟能发生五六次,钱惟演始终不能省悟。

欧阳修最后强调,他在洛阳,在钱惟演的幕府中亲眼见过,每次都和同僚赞叹钱惟演的纯萃品德。

一位品德高尚的人,却醉心官场权力,反复无常。人呀,真让人捉摸不透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