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有期 君问归期未有期(3)

君问归期未有期


我从来都不是被上帝宠幸的孩子

  我浑浑噩噩地洗好了碗,把自己关进房间,扑倒在被子里,无声而又剧烈地哭泣。

  哥哥的话点醒了我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的事实。

  在我八个月大的时候,我被妈妈送去了乡下奶奶家,一去就是十二年,期间,他们只回来看了我一次。

  我谈不上恨他们,因为经过岁月的洗礼,他们所留给我的记忆已经跟随着流逝的时间变得模糊不清,我甚至已经淡忘了他们的样子,这样的我,还会恨他们吗?

  我想奶奶,想着她每晚给我讲的故事,想她做的青菜炒饭,想我们那些相依为命的年头。

  姑父拖了些关系把我送到哥哥所在的学校,他在高中部,我在初中部。

  长相帅气,成绩姣好的他在学校很出名,有很多女孩子追,很得老师同学的喜欢,我总是可以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里听到哥哥最新的情况。

  “你知道吗?高一五班的那个陈程,拒绝了校花秦媛媛的表白,当场撕碎了她写的情书,那气场,别提有多man了。”

  “你听说了吗?这次月考,他又考全年级第一。”

  “哇!你看,陈程打篮球的姿势多帅!”

  这便是我的哥哥,那个总是站在阳光下那么优秀的哥哥,在那个时候,我就应该要知道到,我们之间那遥远的距离。

  夏天很快过去,秋天来得很快,去的也很急,转眼进入了冬天,仿佛秋天的存在只是为了过渡夏天的炎热和冬天的寒冷。

  坞县的冬天总是阴雨绵绵,整日整日地,见不到阳光也看不到雪花,洗好的衣服总是要晾很久很久,干了之后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霉味。

  我很怕冷,一到冬天我的手脚就会长满冻疮,红红肿肿的,还有些难看。

  哥哥就不一样了,就算是冬天,他也只穿一件薄薄的高领的毛衣,外边儿再加一件卡其色风衣或者穿一条白色的衬衣,外边套一个很薄的军绿色的棒球服版型的棉衣,好像不知道冷似地。

  或许我从来就不是被上帝宠幸的孩子,所以,零二年的寒假,我接到了来自我所谓的父母的电话。

  “戚期,你想要个弟弟妹妹吗?”

  电话里,妈妈的声音想起,而对于我来说,却是那么陌生。

  “妈妈怀孕了,我和你爸爸商量了一下,决定把他生下来,我们来问问你的意见。”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要给我打电话,这个似乎就像消失了的人,为什么突然要对我说这些。

  “你们决定要生就生吧!”

  我平静地说出口,他们都商量好了还来问我干什么?

  “妈妈怕你会不高兴,怕你不喜欢弟弟妹妹。”

  “怎么会?反正我一个人也无聊,生个弟弟妹妹还可以陪我玩,有什么不好?”

  我无所谓地说,妈妈又跟我寒暄了几句。

  “戚期,爸爸妈妈没有钱,想让你姑姑给我们借一些钱……你看,你能不能去说说。”

  妈妈的声音有些窘迫。

  你们连生孩子的钱都没有,生下来干嘛?我很想质问他们把我生下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生了我又不管我?可我没有勇气,我是那个胆小懦弱的戚期。

  “要说你自己说吧!”

  我不等妈妈把话说完,冲冲挂了电话,把电话还给姑姑,姑姑关切地看着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记忆中的夏天很热,我在大宅里面东奔西跑,不小心在三楼的客厅滑倒。被大哥哥拎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记忆会如此深刻,他紧...
    永寧阅读 44评论 0 1
  • 虽然刚才出了点小意外,下次不随便算命了。 但是这首诗还是要送给你,友人,我很开心,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仙呢,希望是你。...
    风起非我意阅读 35评论 1 3
  • 再说耳,其实这个关系的是乐感和节奏感。大人拍掌让小孩子跟着唱歌,可以选择唱儿歌,所有的儿歌都是有节奏的,看他是否跟...
    死亡是个伪命题阅读 5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