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弦:铜像篇

我已不再高兴雕塑我自己了:
想当然不会成为一座铜像。 

从三十年代到七十年代,
始终立于一圆锥体之发光的顶点,
高歌、痛哭与狂笑。
睥睨一切,不可一世,历半个世纪之久
把少年和青年和中年的岁月挥霍殆尽。
而还打算扮演些什么呢,今天?
去照照镜子吧!多么的老而且丑! 

不过,我确实地知道的是:
除了这身子的清清白白,
一颗童心犹在。
所以我是属于有灵魂的族类;
上帝之所喜爱的。然则,然则,
你们这些企图引诱我的魔鬼呀,
还不给我滚开?给我滚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纪弦诗选40首 纪弦(1913——) 祖籍陕西,生于河北省清苑县。原名路逾,曾用笔名路易士。1928年春开始发表诗...
    诗之源阅读 446评论 0 0
  • 我从未想过得到你的手机号竟然是以这种方式,这让我不禁想起《原来》里程铮说苏韵锦“自私”、“别扭”、“冷血”,而后又...
    三途曼珠阅读 156评论 0 0
  • 富春钱塘感遇 参叁 江南入梅雨难停,夏至刚过沁心脾。 高楼欣欣栋栋起,蛙声连连处处鸣。 富春江边泥菩萨,钱塘涉水衣...
    诗意贝蜀黍阅读 78评论 0 5
  • 忍受得住湿疹带来的奇痒难耐、明白说话之道
    夏冬生阅读 14评论 0 0
  • “正确姿势的功利,就可以涨功力。其中,功利=一定的目的性。” 这是来自下面这篇文章的观点。 http://www....
    李东西的南北阅读 63评论 2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