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七十六章)虚实混淆

字数 2085阅读 320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我不知自己走了多久,也不知自己将行向何处。

我已失了方向,失了时间,我的心口塞着一把粗糙的沙砾,磨得胸口生疼生疼的。

待我反应过来,天空早已明月初上,星辉渐显。

我顿时恍然不已,何必要与那和尚拗那一口气?适才一时冲动,此时冷静下来,才觉得将才那一段话实在过于意气。

其实我心里明镜得很,他那个人,自幼受佛理浸透,善恶早已立观,黑便是黑,白便是白,哪里还来那么多混淆?我想与他争论人妖两道,实在是太难为人了。

可如今悔过也无济于事,前路不知何处,归途又不忆回程,且我身上还毫无灵力,着实是没有什么法子再回头找他了。

我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盼着在前方哪条岔道能好巧不巧的碰到他,再不济,若是歪打误撞的碰到了初寒与素素,也是好的。

但我似乎是高估了自己的运气。

天色越走越暗,四周越来越静,到最后,附近已经连虫鸣声都听不到了。

望着陌生交错的道路,我不敢再继续前行。

若是一个地方,安静得连一丝生灵的气息都听不到,那这地方必然有所古怪。

我下意识的拔出伞剑握在身前。

唯一值得欣慰是,纵然我已没有了灵力,但好歹身上的武功不曾失去。我从未像今日这般感谢师父他老人家悉心的教导过。

已经不可再往前走了,谁也不知道前方等待我的会是什么。

下定转身的决心后,我却徒然听见不远处蓦然传来一个奇怪的悉索之声。

待我凝目望去,只见原本深不可见的林子里亮起了一盏紫光。那光原本只是一个圆点,却渐渐熏染开来,最后细细密密的聚集在一处。

那簇光慢慢的移动着,离我越来越近,然后至了林子的出口,在一瞬间明亮起来。

被那光照亮的,是一袭宽大的白衣,一个清风朗月的身影,他手中执着一串檀木的佛珠,脚下踩着一双布制的僧鞋。

那人,是净玄。

我顿时松了一大口气,绝境之时可遇见亲近之人,这当真是世间最为幸运之事。

“青持。”

他叫我的名字,那声音幽远而苍凉,仿佛一个古老的故事。

我收了伞剑,不自觉眼眶也有些湿了,委屈地对他道:“臭和尚,你怎么现在才来!就算,就算我白日里说错话了,你也不该这样狠心,明知我已没有法力了…”

“青持,”他不动声色的打断我的话,“你累了罢?”

“啊?唔…那自然是累了,我走了一天了。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啊?好生诡异。”

“累了,便同我走罢。”

“太好了,你认识路呀?不过…你已经不生我的气了吗?”

“我怎么舍得生你的气。”他十分宠溺的笑着,“你累了,与我一齐回去罢。”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了眼睛立在原地,今儿个是怎么了?木头也会开花么?

“回去?回哪里?去你的和尚庙里么,咱们不找初寒了?”

他眼神热切的望着我,只道了两个字:“回家。”

“家?…你明明已经是出家人了,还有家么?”

“有。”

他仍是十分简短的回答了,我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声,却始终迈不出向前走的步伐。

不对…有什么事情不对。

我渐渐冷静下来,凝神朝他望去。

他的面容还是那样的俊美,然而却像笼罩在一层薄雾之中,始终看不明澈;他的眼瞳很暗,暗得透不出一丝光亮;他的唇边勾着一抹浅浅的笑,此刻看来,竟莫名有种动人心魄的魅力。

空中忽然吹来一阵风,带来一阵诱人的香气。

我却徒然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人…这人不是净玄!

净玄不会无端朝我笑,也不会对我说那样温情可人的话语,他的面上往往是一副无喜无悲的表情,又怎会笑得这般蛊惑人心?他常年诚心礼佛,身上只带着一股浓浓的檀木之气,怎会有这般艳丽的香气……这人断然不会是净玄,可他却长得和他一模一样!

“你是谁?”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已默然将伞剑握在手中。

他还是笑,笑得极其温良无辜:“我是净玄。”

“你不是!”我大叫一声,将伞剑直直向其劈去。

可他居然分寸不躲,于是利剑瞬间没入在他的血肉里,发出模糊沉闷的声响。

他皱着眉,微微低着头,望着自己身上不断涌出的鲜血:“青持,你居然伤我?”

“我……”

他为何不躲?他这般坦然的受了这一剑,倒反而让我有些无所适从了…

“你伤我,你想杀我?”他眼中徒然变冷,“你要杀了你至亲至爱之人?”

“我…你不是他…告诉我他在哪?”

“他就在这里。”他鬼魅的笑着,然后伸手将伞剑一点一点拔出来,剑刃与血肉摩擦,发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血已经淋了一地,也染红了他素白的僧衣,但他看起来毫不自知。他究竟是感觉不到疼痛,还是我眼前看到的是幻觉?或许这里根本没有血,也根本没有任何人。

“我就在这里,”他缓缓地道,“阿持,我很想你。”

我惊诧抬头,这人究竟是谁?这究竟是什么魔物?净玄从不会叫我“阿持”,面前这人是……!

“梓靖哥哥……”我眼眶突然酸得要命。

他执一方玉面扇,温润如水,又沉稳深然,是我最为亏欠之人。

片刻后,他的身形又渐渐模糊了,变成了一个身披锐甲的将军。

他将长剑往身后一送,眼中盛着滚烫的情愫,右手朝我伸来:“阿持,嫁给我,我们再也不分离了,好不好?”

“谨俞……”

我望着面前那只手,犹豫不定,再抬头的时候,却见面前已经没有赵谨俞的踪影。

只有净玄,穿着僧衣,握着佛珠的净玄,他淡然的看着我:“小鹤妖,跟我回去罢。”

何为现实?何为幻象?眼前究竟是真实,还是皆为臆想?

我只觉得脑中一片天旋地转的昏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上一章过10赞了,所以这章是依约的加更~喜欢别忘了点个赞噢,你们的点赞和评论是我更文唯一的动力!(˘•ω•˘)ง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