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6号 遥远的梦

曾生走了,哪哪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干净地好像他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可是他真的来过,真的:因为A姐实实在在的赔了五十万;薛总十万货款没了去处;我们大半年的工资没了着落;还有,还有,还有......如此如此多的帐都还在这里,他怎么能消失不见呢?

叮铃铃A姐的手机响了。

”你跟Micheal(曾生朋友,给我们介绍了一个订单,需要给人家提成)说了什么?”是曾生,他劈头盖脸一顿嚷。

”实话实说咯,他的一万块,我9月底就给你了!”A姐毫不示弱,嗓门不比他的小。”

俩人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你不仁我不义,噼里啪啦开始吵!

据说A姐和曾生是通过一个香港客户认识的,当时曾生在找工厂合作,而A姐啥没有,就是工厂资源丰富,于是一拍而合。

A姐向来雷厉风行,高大上办公室租起来,员工招起来,各路人马到齐后,就等订单就位了!记得我是2016年9月11号去上的班,是的,就是那个星期天,当时情况很严峻,A姐周六晚上10点致电,说是周日有客人需要英文资料,让我帮忙整!那必须上啊!

周日等了一天没有资料,周一,周二,周三......一个星期就这样过去了,可是资料依然没有过来。

终于,第三周,也就是国庆节前,客人来了资料,翻译,整理,找工厂报价,各种沟通后,A姐报价给客人。当时大家磨肩擦掌,等着大干一场。

国庆节后,客人来了电话说是我们的价格比孟加拉贵太多,订单还是继续在孟加拉做,不会挪过来给我们。

那天我记得,A姐有那么一点点儿失落,据说那是她第一次失信于工厂,找人家报价的时候,说了订单是一定有的!

那时的A姐还算是意气风发的,因为这点儿小单不算什么,他们组建团队,租高大上写字楼为的是做阿迪达斯!

那遥远的阿迪达斯,到今天都没有什么影子,那个遥远的,一件衣服可以赚一美金的梦,至今都没有实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